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五十九章 比试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比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风也不再客气,三两步便登上最近的一个方台。

  “叶师兄,恭喜了。”周振林已经在提前庆贺了,不过内心还是有点酸溜溜的,寻思着如果是自己与那个傻东西比试就好了。

  “放心吧,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叶欢仿佛看出周振林的想法,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那就提前谢谢叶师兄了。”周振林一听叶欢如此爽快,内心也一阵欢喜。

  叶欢掸了掸衣袍上的尘土,踱步迈上方台,悠然的站到古风对面,随后礼节性的拱手说道:“古师叔,请。”

  “请。”古风也还了一礼道。

  古风话音刚落,叶欢便率先发了招,只见一道冰刃‘嗖’的一声,向着古风飞来。能在瞬间凝发出冰法的人不多,古风知道,这种人必然是有风、水双灵根,而且变异产生的稀有的冰灵根。拥有此种灵根之人,所使出的寒冰法术,不仅速度奇快,而且其威力并不在雷火法术之下。

  话说回来,古风不承想对方竟是冰灵根,而且攻击如此凌厉,不禁愣了一下。虽然只是刹那之间,但冰刃已然飞到他的面前,旋即他将头一歪,冰刃贴着面皮掠过。

  “好险!”古风心中暗道。

  “赶快认输,免得吃了苦头。”叶欢一边轻笑着说道,一边又‘嗖嗖’的接连发出两道冰刃。

  “笑话。”这次古风提前有了准备,身体一矮,随后又一个侧身,轻松避过两道风刃。

  叶欢又是一阵轻笑,手中却未有丝毫迟缓,两道冰刃再次发出。

  这一次古风不再躲闪,而是飞身跃向叶欢。

  叶欢见古风冲向自己,轻蔑一笑,旋即化出一道冰墙挡在身前。

  古风眯着双眼,身子微微一侧,肩膀狠狠撞在冰壁之上。只见冰壁形成一道道裂纹,瞬间碎成冰渣。

  叶欢大惊,他怎能料到着冰墙竟然拦不住对方,身体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却哪里及得上古风的速度,眨眼间古风已来到叶欢身前,抬起一脚踢在叶欢的小腹上。只见叶欢身子倒飞出老远,随后竟一屁股坐到方台外,又蹭着地面滑出去两丈有余。

  叶欢只感觉小腹一阵剧痛,过了好一会方才捂着肚子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

  旋即听到身后田清如‘啊!’的一声叫喊。

  还没等叶欢醒过神来,只感觉屁股一阵凉飕飕的。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旋即凝出一团水雾罩住自己。

  几个呼吸的功夫,叶欢换了一身新袍由水雾中走出来,原来叶欢的衣袍在地上蹭了个破洞,恰好漏出了两片屁股。

  古风站在台上,俯视着叶欢,冷冷说道:“你输了。”

  叶欢憋红着脸,狠呆呆地看着古风,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心里恨不得挖个地缝立马钻进去。

  这时田清如脸蛋还有些微微透红,兴奋地说道:“古师兄,好厉害。”

  “这局不算,他用的是凡人武学,这怎么能作得数。”此前愣在一旁的周振林此时也醒过神来,大声叫嚷着。转即又看向杨姓长老,说道:“杨执事,这局他犯了规,理当判负。”

  “这……”杨姓老者也是满脸茫然,一时间也不知要如何作答。

  古风在方台上飞身跃起,轻轻落在杨姓老者身前,缓缓说道:“请问杨执事,这里比试可是有规定不让使用凡人武学?”

  “倒是没有这个规定。”杨执事皱眉沉沉说道。

  “既是没有,比试之前又没有约定不许,你倒是说说,我又如何犯了规?”古风一边说着,一边望了望周振林。

  周振林一时间,竟也无言以对。

  杨执事望了望众人,随后缓缓说道:“既然都没了异议,那么这一局古师侄获胜。”

  待杨执事正准备将信筹划拨给古风之时,只听叶欢扯着嗓子喊道:“且慢,这局算我倒霉,输了也就输了。古师叔,你可敢再战一局。”

  “再战?”古风瞅了瞅正一瘸一拐走过来的叶欢,冷冷说道:“怕是你一时无法恢复。”

  “自然不是我与你战,而是周师弟。”叶欢说道。

  “我?连你都不是对手,更何况我呢。”周振林看向叶欢,咧着嘴低声说道。

  有着凝气中期修为的叶欢都败的利落,更何况刚刚晋级凝气初期不久的自己,听叶欢如此说,心中自然没了底气。

  “你身为玄渡师祖的弟子,在武灵宗比试不使用法术,却用凡人武学,乃是对玄渡祖师的不敬,更是对武灵宗不尊。若再打自然要有个说法,你承诺不再使用凡人功夫,可敢再来一局?”叶欢只怕古风不应战,抢先扣给古风几条罪名。

  周振林闻言,心中稍安,那古风只有引气后期修为,而自己是凝气初期,比他要高上几个层次。

  “赢了便是赢了,哪里来的那么多事。”田清如愤愤道:“古师兄,何必理会他们这些赖皮。”

  古风却沉着脸说道:“要战可以,那赌注又是多少?”

  “方才我输你一千信筹,这次我们赌两千,你可有胆。”叶欢紧盯着古风说道。

  周振林低声跟叶欢说道:“叶师兄,我可没那么多。”

  “放心,不够的我为你补上,难不成你还赢不了那个废物。”叶欢说道。

  这边周振林点头应下,另一边古风则略作沉思,随后缓缓说道:“叶师侄既是说了,我这个做师叔的又怎好意思不应,就按师侄说得好了。”

  叶欢听古风一口一个师侄,又一口一个师叔的,心中那叫一个气,却又不好当面发火,只得拍了拍周振林的肩膀,低声说道:“别留手,一会为我好好招呼他。”

  “请叶师兄放心吧,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周振林信誓旦旦的给叶欢打着包票。

  田清如偷偷扯了扯古风的衣袖,古风则淡淡的回以一笑,示意让她放心,田清如这才静静地点了点头。

  古风再一次跃上高台,待周振林走上台后,拱手道:“请周师侄赐教。”

  周振林听古风叫自己师侄,心中微怒,不禁冷哼一声,随即左手在腰间轻轻一触,右手瞬间闪出一把短剑,左右隔空劈砍两下,随后双膝微曲,剑尖指向古风,冷冷道:“请吧。”

  古风见对方唤出的短剑泛着幽幽光芒,必然不是寻常之物。旋即,见那柄短剑金光大方,让他微微一怔。

  “金灵根。”

  普通练气境即便使用法宝也无法令手中武器放出如此光华,他可以肯定对方必然有金灵根。

  周振林也不废话,提起手中短剑,三步并作两步向着古风胸口刺来。古风虽不能动用内力躲避,但对方速度算不得快,况且自己有远超常人的反应能力,只是将身体横移半步便已避过。周振林见一刺不成,将手腕一抖,横剑又扫向古风。

  古风有了上一场的教训,并未着急出手,而是想看清楚对方路数。他向后跃出数丈,可这一招并不寻常,由打剑尖发出一道无形剑气,‘呜’的一声向他袭来。

  此时他立足未稳,眼见剑气距离自己不过数尺,只得将身子侧向一旁,怎奈步法却跟不上了,若不是右手及时撑住地面,已然摔倒在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