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四十五章 青玄是凶手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青玄是凶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风再次来到与恪心一起生活过的那个山洞,心中有酸涩,更有一点点的甜意。

  当初古风把洞口封闭的严实,如今这里已被一层层的蔷薇包裹,哪里还有半点曾经的样子,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味,丝丝钻入鼻中,令他的思绪有些陷落、沉迷。

  古风轻拨开壁上的蔷薇,挪走封住洞口的石头与泥土,山洞再次显现出来。

  他怀揣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再次进入洞中,青玄也在其后跟了进去。

  “这里好像有股特别的味道。”青玄传音道。

  “特别的味道,难道……你嗅到‘她’的味道?”古风心中激动,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青玄一扭小脑袋,传音道:“不懂你在说什么,这明明只是些腐草味,真不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有什么癖好不成,竟然喜欢这种味道?好难闻,我要出去了!”

  望着扭着屁股走出去的青玄,留给古风一脸的尴尬,旋即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的抚摸着山洞的石壁,最后坐在恪心曾经躺过的草垫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许久之后,古风才从山洞内走出来,重新把洞口封住,将那些蔷薇恢复原位,转身看到早已等的不耐烦的青玄,随后再次留恋的回头望了望,方才怀着难以割舍的心情,说道:“我们走吧。”

  旋即又自嘲似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还以为你的鼻子有多灵。”

  “总是要比你的鼻子灵些,不过也有犯错的时候。”青玄晃荡着脑袋传音道。

  “何出此言?”古风随口问道。

  “比如前一阵子,遇到了一个人类,我嗅到他身上似乎有一点你的味道,本以为是你,不料那个人类二话不说,竟要出手打我。”青玄传音道。

  “什么?你说说是个什么样的人?”

  古风情绪有些激动。

  “好像个头比你高些,也要比你魁梧些,修为也要比你高。”青玄一面思考,一面诉说着。

  “那后来呢?”古风问道。

  “后来,我轻轻踢了他一下,也不想伤他性命,怎料他的身体太弱,怕是伤的不轻。”青玄传音道。

  “原来是你……”古风闭起双眼,紧咬牙关。

  “什么是我?你认识那个坏人不成。”青玄歪着小脑袋问道。

  古风好似没有听到青玄的传音,只是愣在原地好久,旋即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皱眉道:“你走吧。”

  “早就不想在这里待了。”青玄听得古风说走,起先还满是兴奋之情,旋即似是觉得哪里不对,传音道:“你是什么意思?”

  古风轻叹一声,点头说道:“你遇到的那个人类是我的好友,被你踢得重伤身亡,我又怎能留你。”

  “他死了?我也不知道他是你的朋友,况且我也不是故意的。”青玄一脸委屈地传音道。

  古风看到青玄的样子,心中也感难受,但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杀死自己朋友的小兽,不论他是不是有意为之。旋即将心一横,也不管青玄在身后嗷呜地叫唤,一路狂奔而去。

  古风再次来到了那片空地,见玄渡真人仍在打坐之中,便轻声说道:“师尊,我回来了。”

  玄渡真人缓缓睁开双眼,沉声说道:“怎么就你自己,那只小兽呢?”

  “嗯……它……不跟我们回去了。”古风沉着脸,含糊着说道。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玄渡真人问道。

  “没……只是感觉这里更适合青玄成长。”古风说道。

  玄渡真人也不再多问,只是摇了摇头,随即淡淡说道:“好吧。”

  说罢,玄渡真人再次丢出鹤型符来,自己也踏上飞剑。

  师徒启程不久,突然二人下方闪出个瘦小黑影,在山林中不住穿梭着。

  那黑影自然是青玄。

  古风也看到了下面奋力追逐的青玄,心中犹如刀绞一般,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紧闭双目不忍再看。

  玄渡真人则一直目视前方,好似没有注意,仍旧一副淡然模样。

  “师尊,能再快些吗?”古风说道。

  “嗯。”旋即师徒二人加了几分速度,迅速将青玄抛在后面。

  “不想说些什么吗?”玄渡真人淡淡道。

  古风偷偷回头望了望,方才支吾道:“师尊,您……指的是什么?”

  “明知故问!”玄渡真人厉声说道:“你当为师察觉不到吗?”

  “只是出了些状况,弟子不便带上它而已。”古风解释道。

  “哦?说来那小东西甚是可怜,你倒是能狠心放下。”玄渡真人幽幽道。

  “我……”古风也不知该怎么说,论起来青玄与自己的命运很像,自然而然对它产生一种亲近之感。

  “不然,我们再回去?若是迟了,怕是以后再难有相遇的机会。”玄渡真人微微笑道。

  听得玄渡真人说到再难相遇,古风心中仿佛又被刀子猛扎了一下,但还是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必了!”

  “你说不必就不必了吗?”玄渡真人一手捋着胡须说道:“我倒是有些好奇!”

  ……

  青玄在全力追赶,但师徒二人突然加快了速度,让它再也无法追赶上,很快便落到了后面。望着渐渐消失在天际中的二人,青玄只得停下脚步,蜷曲在地上,泪珠子从圆溜溜的眼眶里滚落出来,时不时的抬头哀嚎几声。

  突然,青玄耸了耸鼻子,四下嗅了嗅,随即抬起小脑袋,看到玄渡真人与古风二人正向自己飞来。

  青玄一跃而起,嗷呜、嗷呜的上下跳跃着,待古风落到地面,便兴奋起来,正想跳到古风怀中,但见他依旧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才又默默的垂下了小脑袋。

  “我正好奇,你们俩为何如此这般?”玄渡真人微笑说道。

  青玄闻言,一脸委屈地望着玄渡真人,口中嗷呜呼喊着。

  “我的徒儿不说,那你便说说。”

  说罢,玄渡真人伸出两指,随即向着青玄打出一道法诀。

  青玄头脑顿感一阵晕眩,眼珠子骨碌一转,旋即开口道:“我不是故意的,而且……”

  古风急忙抱起青玄,打断了它的话,说道:“好了,我不生你气了,以后若有机会自然回来看你,快走吧。”

  “古风,我可有让你说话。”

  玄渡真人见古风如此紧张,更是好奇起来。

  “师尊,我……”古风见玄渡真人板起脸,也不敢再反驳,只好放下青玄,退到一旁。

  青玄没了古风的拦阻,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给玄渡真人叙述一番。

  玄渡真人一直紧闭双目,直到青玄诉说完毕,才缓缓睁开双眼,长叹一声,随即缓缓说道:“原来是你这个小东西。”

  古风见此,赶紧跪倒在玄渡真人身前,紧张道:“请师尊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玄渡真人一转身,负手背对着古风,抬头望着天空,许久后,方才长舒一口气,随即缓缓说道:“这就是命吧。”

  古风见玄渡真人并未出手,提着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下。而一边的青玄则一脸懵懂地望着玄渡真人。

  “这小东西灵智初开,心智尚未成熟,若留在这里必然危险。风儿,你若想带上它,为师也不会拦阻。”玄渡真人也不想多做停留,径直踏上飞剑腾空而去。

  古风闻言,心中甚是矛盾,若是丢下,怕它会遇到危险,而带上它,却仍有心结,一时间犹豫不决起来。刚刚骑到纸鹤背上,见得小豹伸出前爪来不住勾自己的小腿,看着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古风心下一软,随即冷冷说道:“你也上来吧。”

  青玄一阵欣喜,当即跃到纸鹤背上,却也不敢靠古风太近,只是在纸鹤尾部蜷伏着,一双眼睛不住偷偷瞄向古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