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三十七章 猎物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猎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那玄渡真人见陈友法二人走得远了,缓缓开口道:“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古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支吾着说道:“师尊,那两个修士是……?”

  玄渡真人淡淡道:“就算是师出同门吧。你虽尚未拜入宗门,既是我的弟子,也可算作武灵宗的门人。”

  古风咧了咧嘴,旋即跪拜下来,诚恳说道:“弟子有罪,还请师尊责罚。”

  玄渡真人‘嗯’了一声,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风心想着躲也躲不过,便一股脑将整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向玄渡真人叙述一番。

  玄渡真人眯着双目,摸着长髯,耐心听完了古风的讲述后,淡淡说道:“如此说来也怪不得你。”

  古风听得玄渡如此说,心中略有放宽,说道:“师尊,弟子甘愿受罚。”

  玄渡真人笑道:“罚什么,你做的又没错。但说起来你还是占了武者的便宜,但若是到了聚气以后,你变没有这个便宜了。”

  古风心有不解,便开口问道:“这是为何?”

  玄渡真人道:“在你引气期时丹田中内力与灵力尚能共存,但是修炼到聚气中期后,灵力会逐渐驱逐你丹田中的内力,到了凝气期后,你的内力会被彻底祛除干净。”

  古风心中一惊,他万万没想到,目前他一直所依仗的武学,竟会随着自己修为进境逐渐化为乌有。

  玄渡真人像是知道了古风所想,笑道:“你也不必忧心,凡人武学在对付一些出入练气境的修士还有些作用,修为稍精进些,那些武学便无法发挥作用,就像今日你与那商姓青年,若不是偷袭成功,怕是你早已命丧他手。”

  古风仍心存不解,说道:“但是那日我与天晓……”

  玄渡打断了古风所言,说道:“我知你要说什么,天晓的徒弟只是低级散修,算不得什么。而那天晓,若他上来便想杀你,怕也只是片刻功夫。”

  古风说道:“您是说,那日天晓并未使出全力?”

  “全力?”玄渡真人身躯微颤,一股威压四散,压迫得古风无法动弹,随即说道:“若他天晓一开始便使出全力,怕是你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只是最后被你激怒,这才想着用法器镇杀了你。”

  直到玄渡真人散去了那无形之力,古风才得以动弹,脊背上冷汗几乎浸透了长袍,旋即说道:“刚刚师尊的那股无形力量好生厉害,不仅让我动弹不得,而且心怵得厉害。”

  玄渡真人道:“那是灵魂威压,一般来说当一方精神力远胜过另一方,便可将神识转化成神念,来震慑对方心神。”

  “我在书中也曾有了解,但只有到了筑基境放能施展,如今亲身体验才知竟有这般威力。”古风喃喃道。

  玄渡真人笑道:“待你到了筑基境,便知道神念能做的不只是灵魂威压而已,神念可以探查对方身体、能破坏对方神魂,甚至能控制对方的意志行为。”

  古风轻叹道:“弟子能否达到筑基境还未可知。”

  玄渡真人道:“怎么?这么快就没了信心?”

  “无论机会再渺茫,弟子也会竭力争取。”古风信誓旦旦地说道。

  “不错,你能这么想甚好。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争取更多的资源。”玄渡颔首,说道:“对了,你从那商姓弟子的身上可得了什么?”

  “弟子得到了一个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倒还算多。”古风说完,便将所得的东西一一取出。

  直至取出那枚玉牌时,玄渡真人迅速将之收于手中,尽力一攥,便那玉牌捏作粉末。

  “师尊,您这是为何?”古风问道。

  “这是身份玉简,有定位之能,若是这时有人想着寻它,便能知晓所在。”玄渡真人解释道。

  古风施礼道:“是弟子莽撞了。”

  玄渡真人又看到那柄短剑,便招之过来,握在手中左右挥动两下,旋即说道:“这柄短剑也算得上品符器,你尚不会御剑之术,虽发挥不出这柄剑的真正威力,但总要比寻常兵器好些。不过,这短剑,你还不可用。”

  听玄渡真人如此一说,倒让古风有些糊涂,问道:“为何不可?”

  “你与那商姓弟子同宗,日后回宗若是被谁认出来,岂不是添了麻烦。”玄渡真人道。

  古风问道:“师尊,您的意思是……我们会回到宗门?”

  “不是或许,这次回去之后,为师便会带你们回宗。”玄渡真人道:“在宗门内你们可以得到更多资源,并且安全也多了份保障。”

  说罢,玄渡真人负手看向天边,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古风说道:“师尊,您可是想起韦师兄了?”

  “子高他心性纯良、资质尚好且修炼努力,若是当初能早回了宗门,也许不会……”玄渡真人长叹一声,旋即又道:“你们皆是我的弟子,既收你们为徒,必要为你们的将来打算。”

  古风也不知如何表达谢意,只好郑重的向着玄渡真人深鞠一躬。

  玄渡真人笑道:“这短剑为师先为你收着,待有了空闲,为它再打几层符阵,如此既可让它成为极品符器,又可掩人耳目。”

  古风自然信得过玄渡真人,便恭恭敬敬地说道:“弟子谢过师尊。”

  玄渡真人道:“你的事倒是成了,为师还有事尚未办完便被你唤了过来,你是在镇上等我,还是随我前去?”

  古风说道:“师尊若不嫌弟子拖累,弟子愿随师尊前往。”

  玄渡真人摸着胡须,说道:“那你且先随我去一趟镇上。”

  古风也不问其原因,恭敬的跟在玄渡真人身后。

  不多时,师徒二人来到镇内市集。这济会镇本就是通达之地,而来往行人大多会在这市集内购物、闲逛一番,故而这里内人头攒动,可谓是热闹非常。

  玄渡真人带着古风选了一处至高之地,旋即缓缓说道:“接下来你要留心观察。”

  古风虽不知玄渡真人要做什么,却也不多嘴询问,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他见玄渡真人取出一枚灵石,并抛向空中,旋即那枚灵石在空中悄无声息的爆裂,一股灵气四散开来,紧接着集市内倒有十数人望向灵石爆裂的方向。

  这灵石爆裂并未发出半点声响,凡人不可能有所感知,那抬头的十数人必然是修真之人。古风未承想人群中竟会有如此多的修士,便低声问道:“为何这镇上会有如此多的修真之人?”

  玄渡真人并未当即回答古风,而是踱步向着市集外走去,直至到了还算僻静之地,方才淡淡说道:“那些人大多是练气境的散修,也有些是尚未褪去凡心,贪恋酒色之人;更有些会是把你这样的低阶修士视作猎物。”

  古风心道,自己竟然一不小心被人当成了猎物,恭敬说道:“感谢师尊教诲,弟子日后行事自会加倍小心!”

  玄渡真人笑道:“你能知道便好。”

  说罢,玄渡真人唤出飞剑,又丢出一只寸许纸鹤。

  只见那纸鹤一经离手,竟有如活物一般,扑闪着一对纸翅,在玄渡真人上方飞旋起来。

  “师尊,这是……”古风一脸惊异。

  玄渡真人笑了笑,旋即对着那纸鹤念叨两句晦涩难懂的口诀,见纸鹤逐渐膨胀变大,最后竟有了一丈大小,徐徐落在古风身前。

  “走吧!”玄渡真人踏上飞剑缓缓飞走。

  古风知晓那纸鹤是玄渡真人留给自己的,但纸做的鹤,又怎能让他放心。他抬手轻轻按了按鹤翅,倒是感觉能承受些分量,随后壮起胆子飞身跨上鹤背。古风坐在纸鹤背上颠了颠屁股,感觉倒还舒服,也算得稳当。旋即那纸鹤伸了伸脖颈,扑闪几下翅膀,缓缓地飞腾起来,追着玄渡真人而去。

  这是古风第一次在空中飞翔,虽然飞得并不算快,但也是分外紧张,习惯后逐渐有了翱翔在天际间的喜悦之感。听风呼啸在耳畔,衣襟的猎猎作响,让古风对未来更是多了几分期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