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三十四章 子高的遗愿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子高的遗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韦家的上房内坐着一位面容清瘦,灰白头发的紫袍老者正品着清茶,隐约听得外面有人叫喊,便唤来下人问道:“外面是何人叫喊。”

  守在门外的下人匆忙进来,恭敬回禀道:“听声音像是陈管家。”

  紫袍老者责斥道:“越老越没了样子,不成体统!”

  话音刚落,陈管家已经踉跄着进了屋,伏在地上也顾不上缓缓气,便呼哧着说道:“老爷……大……大少爷回来了!”

  紫袍老者一怔,用微颤的声音说道:“你说谁?”

  “是大少爷,大少爷回来了!”陈管家肯定道。

  紫袍老者沉默片刻,突然站起身子,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摔在地上,旋即气急喝道:“这个逆子,还有脸回来,我没他这样的知该如何说下去,有些含糊起来。

  “他怎么了?”紫袍老者刚刚还板着的脸上,随即漏出不易察觉的关切之色。

  不等陈管家回答,由偏屋闪进一位贵妇,急切道:“谁?你说谁回来了。”

  陈管家道:“大少爷,我刚刚在门口遇到了大少爷。”

  那贵妇闻言,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儿子,让他滚!”

  “这……大少爷……他……”陈管家不涌了出来,呜咽着说道:“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些叫他进来。”

  紫袍老者将头扭到一边,似乎还在生着气,却是不在言语。

  陈管家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少爷,他……他又走了。”

  “什么?又走了!去了哪里?”紫袍老者瞪着眼睛问道。

  一旁的贵妇突然好似泄了气般,瘫坐在地上,竟呜呜的哭泣起来。

  陈管家叹了口气,随即说道:“我听大少爷说,他拜入仙门,此次回来是要了断尘事,之后就飞走了。”

  “拜入仙门?飞走了?”紫袍老者有些难以置信,贵妇闻言也停了哭声。

  陈管家又道:“大少爷走之前,给了我一瓶仙药与一封书信,要我交给老爷和夫人。”陈管家说完,将小瓶与书信连同那玉佩一并递给紫袍老者。

  紫袍老者一把抢过书信,看了起来。

  那贵妇则缓缓起身,接过那枚玉佩,握在手心不住摸索,两行清泪再次夺眶而出。

  紫袍老者颤抖着拿着书信,时而眉头紧皱,时而眼含热泪,最后竟是笑出声来,只是那笑说不上苦,也说不上甜。

  “信上都说了什么?”贵妇急切问道。

  紫袍老者将信递给贵妇,旋即长叹一声,说道:“我儿既能觅得仙缘,也算得他福泽深厚,罢了,罢了。”

  说罢,便将身子转向墙角,不再作声。

  贵妇忙接过书信,只看了一眼便破涕为笑,轻声说道:“看这潦草的字迹,倒像是出自我儿手笔。”

  要说这书信,古风也算下了一番功夫。韦子高曾为他抄录过气引诀,他完全按照韦子高的笔迹写的这封家书。

  此时古风正在房顶之上窥探,一来怕那陈永泉贪了辟谷丹,二来是要肯定此事没出差错。但他看到这种情境,联想起自己的父母亲人,心中甚是酸涩,一时间晃了神,竟然动了房上瓦片。

  咣啷啷,房上的瓦片顺着房檐掉了下来。

  “谁!”紫袍老者大喝一声。

  倒是那贵妇愣了片刻,旋即一边匆匆朝房外跑,一边柔声喊道:“是子高吗?”

  古风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旋即感到那拟话符还有尚存的灵力,便仿着韦子高的声音,高声道:“父亲、母亲,子高不孝,如今修炼到关键期,不能妄动情念,故不得见父母,更不能给二老尽孝。那瓶‘仙药’可解百病,又可益寿延年,算作孩儿的一番孝心。”

  古风沉默片刻,又取出一瓶灵酿,径直抛到贵妇怀中,说道:“这瓶灵酿每次取一滴,用一坛酒水稀释,也有健体强身之效,切记要稀释之后再行服用。”

  交代过后,他又使了法术,便在房顶间跳跃着离开了。

  一阵劲风吹过,留下那贵妇孤零零的站在院中,四下急切张望着,盼着看到孩儿,哪怕是一个背影……

  古风一阵猛跑,直到出了镇方才缓了脚步,心下甚为难受,想着若是以后有了易容之法,便再次前来替韦子高尽一尽孝道。

  “前面的道友还请留步。”他忽听得后面有人喊道。

  古风住足回身望去,见一身着褐布长袍的青年正向着自己奔来。

  “道友可练得一身好轻功,想来修仙之前必定是个绝顶高手。”褐袍青年夸赞道。

  古风未加理睬,而是不住上下打量对方。

  褐袍青年不气也不恼,拱手道:“在下‘武灵宗’弟子商元,不知道友又该如何称呼?”

  那商元虽言语客气,但古风仍是感觉对方来者不善,礼节性的拱手道:“在下区区一介刚入门的散修,贱名不足挂齿。”

  “散修?”商元玩味一笑,说道:“若只是散修也不便要求你太多,但道友的某些做法,倒是让在下有些看不惯了。”

  “哦?不知商道友所指何事?”古风说道。

  “修仙虽讲究清修,但仍要尊孝道、懂感恩。你为修仙弃生养你的父母于不顾,岂不枉披了人皮。”商元摆出一副义正辞严之态,朗声说道。

  “这是我的家事,不劳道友费心。”古风淡淡说道。

  “家事?”商元闻言,轻蔑地看了看古风,不屑道:“我商某人最恨不孝之徒,不论是不是家事,今日我都要代你父母管上一管。”

  古风眯着眼道:“你想怎样?”

  商元道:“乖乖的交出你的储物袋来,我寻些好东西替你孝敬下父母。”

  古风这些日子行事已算小心谨慎,对方竟然能知道自己有储物袋,想必留意自己很久了,便轻笑道:“你既要夺人财物又何苦大费周章,直接过来明抢就是,非要搞得如此冠冕堂皇。”

  “少废话,乖乖交出储物袋,还可饶你性命。”商元厉声说道。

  古风并不想与之纠缠,旋即便要使出轻功,想着离开。

  商元冷笑道:“还想走!”旋即化出几个火球打向古风。

  古风未承想对方竟然如此狠辣,即便自己轻功再好又如何快的过法术,好在他反应足够机敏,勉强躲过了几个火球,不过衣袍也被烧了几个窟窿。

  他惊魂未定,突然一道丈许宽的火墙挡在自己身前,同时又几个火球向着自己袭来。他自知一时无法逃脱,只得使出水引术应对,但他还不能像白袍青年一样能同时控制多个实体,只得连续施法逐个打向来袭火球,到熄灭最后一个火球,那火球已然到了身前,甚至燎焦了自己的一条眉毛。

  “等等……”古风见形势危急突然开口道。

  “怎么?现在才想来求饶,是不是晚了些。”商元讥讽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