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二十六章 对弈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对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日后,古风得空来到酒坊,想来那第一批灵酿该是好了。

  他来到一个丈高的木桶前,木桶表面篆刻着许多稀奇古怪的铭文与图案,想是用了什么阵法。

  古风一拉木桶旁边的绳索,木桶内便探出一根长管,旋即酒香四散开来,一股醇馥幽郁的灵酿从长管中流出。

  古风急忙取出小瓷瓶接着,倒是没浪费多少。

  这一次便得了百余瓶灵酿,尤其是开始接的三十几瓶更是极品。古风打算着将这些极品灵酿送给玄渡真人五瓶,再给卓义五瓶,还有给他印象不错的展洪三瓶。而那些稍次的则想着去坊市卖掉,毕竟自己从未去过坊市,还能顺便见见世面。

  古风来到玄渡真人的住所,行礼道:“弟子古风,前来拜见师尊。”

  房内悠悠传出玄渡的声音:“进来吧。”

  待古风进了屋,玄渡真人沉声说道:“找为师何事?”

  古风恭敬道:“弟子前些时日酿了些灵酿,来献上几瓶以表心意。”

  玄渡呵呵笑道:“算你有心了。”

  古风从储物袋中拿出五个瓷瓶,双手呈给玄渡。

  玄渡真人接过瓷瓶,初始并未在意,而打开瓶塞后,当闻到那酒香后,不住发出‘咦’的一声。

  “这几瓶与寻常灵酿大有不同,闻其味道可是添加了‘晶香草’?”玄渡真人问道。

  “师尊明鉴,弟子曾参阅过‘灵草集’,发现‘晶香草’不仅清香味甘无毒,而且可以聚住灵力不易挥发,更有提纯的功效,正巧弟子田里有所种植,索性加了几株。”古风恭敬说道。

  玄渡真人点了点头,浅浅尝了一小口灵酿,随即缓缓说道:“为师曾见过酿酒时,往其中加灵芝、人参等增加灵力的做法,往往都浪费了灵力,得不偿失。如你这般只是添加了辅助灵草‘晶香草’,到时头回听说,而且能做得如此恰到好处,也实属不易。”

  古风得到玄渡真人赞许,心情也是大好,旋即说道:“谢师尊夸奖。”

  玄渡真人淡淡道:“可还有事?”

  古风道:“弟子想去趟坊市。”

  玄渡道:“也好,卓义平日常往坊市跑,明日便由他陪你一起去吧。”

  古风约了蒋卓义后,又找到了展洪,托他照顾一日药园与灵田。展洪近几日正清闲,自然愿意帮忙。不用说有三瓶上好的灵酿,光是那十几片茶叶就大有价值。

  次日,古风早早的便叫起了蒋卓义,准备一同前往坊市。

  可刚刚出了住所不远,便碰到了陆元青。

  “古师弟,最近可好?不要有了师父关照,便忘了我这个大师兄。”陆元青轻笑着说道。

  古风不承想平日都很少搭理自己的陆元青,竟会主动找自己说话,而且听他说话的口吻,倒不像有什么好事,不过碍于情面,古风还是满脸恭敬说道:“不知陆师兄此言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陆元青撇了撇嘴,冷冷说道:“听说你做了不少品质上成的灵酿,你还给了展师弟三瓶。虽说这东西对我并无太大作用,但凡是总要有个规矩不是,不要以为平日我的确太过苛刻,便对我心生不满。”

  蒋卓义愤愤道:“那是古师弟的东西,想给谁便给谁,没见过你这般厚颜无耻的……”

  古风一把将蒋卓义拉到身后,白了一眼,旋即说道:“陆师兄说的严重了,我怎会对大师兄心生不满,既是给了展师兄,自然也有陆师兄的,只是这两日未曾见到大师兄,所以才引了误会。”

  说罢,取出三瓶灵酿来交到陆元青手上。

  陆元青打开灵酿闻了闻,呵呵笑道:“这灵酿果真是不错,师弟的这个情我陆某人领了。”

  说罢,便腆着大肚子离开了。

  “你……”蒋卓义正要说些什么,又被古风使了个眼色止了。

  待陆元青走的远了,蒋卓义才撇了撇嘴说道:“为什么要给他。”

  “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古风皱了皱眉头,旋即说道:“不过,我倒是想知道,大师兄是如何知道我有这灵酿的。”

  蒋卓义闻言,立时将手一摊,摇头道:“可不是我,你知道我是连话都不愿跟他说的。”

  “这便怪了。”古风沉思道。

  “我……我只是在周师兄面前显摆了一下而已。”蒋卓义眨巴了几下眼睛说道。

  “唉……要我怎么说你,还好只是些不值钱的灵酿。”古风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来有些秘密还是不要逢人便说的好,古风如是这般的想着。

  ……

  按照蒋卓义地说法,那坊市倒是不远,只有百余里的距离,以目前古风的脚力最多不过一个时辰,可如今带上了蒋卓义,倒是慢了许多。

  二人到了坊市已近午时,这坊市不过是山谷中的一片阔地而已,聚集着百余人,倒显得热闹。

  “这间坊市只是我们这些练气境的修士买卖物品,互通有无之地,筑基境的修士大多不屑这里,他们会去更大的坊市。”蒋卓义一边走,一边给古风介绍道:“由于这里没有管束,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东西。”

  古风有一搭无一搭的听着蒋卓义的话,留意着路边地摊的各式东西。

  蒋卓义虽见古风并未认真听自己的话,也不在意,还是继续装模作样地说道;“在这买东西要评个眼力,捡漏的机会太少,大多都会打了眼。”

  “你可有打眼的时候?”古风闻言,倒微笑着看向蒋卓义问道。

  “我……”蒋卓义一时间有些支吾了,手蹭了蹭鼻尖,说道:“我也只是收些低端的灵草,倒是少有打眼的时候。那些看不准的都是灵符、丹药、符器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对那些不感兴趣,自然不会买,又何来打眼一说。”

  古风笑了笑,怕蒋卓义与自己再说个没完,小声说道:“我们分开转转吧。”

  蒋卓义何尝不知古风是嫌自己碍事了,识趣地说道:“那好吧。”

  待蒋卓义走后,古风便在每个地摊前都留意一番,不管是何物都饶有兴趣地问问价格。

  一把刻满符文的小剑,倒格外引得他注意,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符器,拿在手中久久舍不得放下。当然价格也是不菲,虽然只是一把下品符器,也被摊主作价二百多灵币。

  不过目前符器对他并无大用,自己只是刚刚踏入引气期,这符器拿在手里倒与普通短剑无太多差别。

  古风放下符器,无意中扫到边上摆的一枚青色戒指。

  “这是……”古风拿起戒指询问着摊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