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二十四章 交换住所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交换住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玄渡真人的院门口,古风倒是有些怯了,说道:“我们这样去是不是有些不好,万一师尊发起火来……”

  蒋卓义急道:“不会的,师尊脾气很好。你看况是我如此这般得疏于修炼,师尊他都很少训斥我的。”

  “你们两个小子在外面嘀咕什么呢?”院内传来玄渡真人的声音。

  蒋卓义似乎早有准备,眨巴眨巴眼睛,说道:“禀师尊,古师弟刚刚进入练气境,正需要灵气充足之地巩固修为,作为同门师兄,我自愿与他交换住所,也好帮助下他。”

  “哼”玄渡真人道:“你就是不服管束,却能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蒋卓义辩解道:“弟子也是为师尊着想,弟子生性顽略、懒惰,若是住在这里岂不是总气到您。”

  玄渡真人几声冷笑后,道:“如此说来,你倒是有心了!”

  旋即古风见到一个巨大手掌虚影从院内汇聚而成,眨眼间便飞到蒋卓义的面前。

  古风与蒋卓义二人都是一惊,伴随着一句“该打!”只见那手掌虚影中指回弯,并与拇指合作,在蒋卓义的脑门上重重地弹了一下。

  蒋卓义手捂着额头,“哎呦”“哎呦”地叫了好几声,当手再放下来,他是眼泪鼻涕齐流,且脑门鼓起了鸡蛋大的红包。

  看到蒋卓义如此形象,惹的古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片刻后,堂屋内传来玄渡真人的声音:“既然你二人都有此意,便如你们所愿吧。唉……”

  蒋卓义顿时转成了笑脸,笑嘻嘻地躬身,说道:“多谢师尊!”

  说完,一边拉着古风走,一边说着:“走,我带你去看看住所。”

  古风也不知怎么,双眼总是忍不住地看向蒋卓义额头上的大包,笑道:“你脑门不疼了?”

  蒋卓义抬了抬眼皮,向上看了看,旋即正色道:“我们修真之人,哪里还会在乎这点痛。”又压低了声音道:“疼是有点疼,不过大多是装给师尊看的。”

  “咳”

  二人又听到玄渡一声轻咳。

  “疼……疼……疼……是真的疼!”蒋卓义抱起脑袋急跑几步。

  那住所不过就是在岩壁上挖出来的一个山洞,洞口装有一扇木门。

  “这里就是环境差了些。”蒋卓义有些抱歉意味地说道。

  古风笑道:“我曾在山洞中住了十来年,感觉这里倒还有几分亲切。”

  二人进了山洞,古风见洞中石床、石桌、石椅等俱全,倒还很让他满意。

  “听展师兄说,这里是师尊最初到这时住的地方。”蒋卓义介绍道。

  古风点点头,并将手中的‘小参’放在一个角落。

  蒋卓义哀叹一声,说道:“二哥,你说若是大哥还活着,那该有多好。”

  古风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一会将这里安排好了,我们二人再去祭奠一下大哥。”

  蒋卓义点头道:“好”

  古风沉默许久,说道:“另外,以后再谈论与大哥无关之事时,你也不必再称我叫二哥,平时我们还是以师兄弟相称吧。”

  “为何?”蒋卓义有些不解。

  古风道:“你每次叫我二哥,我就会想起子高,我们的兄弟之情早已印在心中,倒不必在乎一些小节。待我巩固几日修为,我便向师尊请个假,去完成大哥的遗愿。”

  蒋卓义道:“我也想跟你一同前去。”

  古风说道:“如果师尊允许,自然会带着你。现在我要先完成师尊的任务,照顾好药园和灵田。”

  蒋卓义笑着说道:“好吧,我晚些时候再来找你。对了,那茶树就不要去采叶了,我方才都摘过了一遍,算我占你一次便宜。”

  一边说着,一边笑呵呵地顶着个‘鸡蛋’走了。

  古风简略收拾了下住所,他先去见了玄渡真人把五百灵币还上,随后打理了药园与灵田。这工作要换蒋卓义来做,至少要花上两个时辰,而对于已将气引诀修习到入微境的古风,只是用了一炷香的功夫。

  接下来,古风便回到石洞内,稍微调息一下身体,便尝试着动用内窥术观察自己的身体。

  当神识在自身经脉间游走,这感觉好生奇妙。当神识来到丹田之内,感觉宽敞无比。

  丹田之内有两种不同的气息掺杂在一起。一种古风已经熟悉,那就是灵力;此外还有一种让古风既陌生又熟悉的气息,他可以肯定这便是内力了。他才刚刚进入练气境,丹田内灵力积存不多,倒是内力占了绝大多数。

  古风继续控制神识顺着周天通路查探,最终来到百会穴处,他想搞明白,让自己困惑了近二十年的疑问。

  神识努力探查百会穴附近的每个细节,除了百会中央位置,有个球状的小东西,其他并未发现异常之处。他尝试用神识探查这个球状物,却被阻隔在外,尝试了几次均无结果。按理说若是自己的身体,无论什么地方,动用神识都能查看,单单这个球状物却是不能。说他是外来之物不属于自己的身体,这个小球外围却有血肉相连,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想来这个小东西八成就是令自己好久无法晋级炼气的症结所在,不过既然已然成功晋级,况且自己一时也得不到答案,也就不再拘泥于此了。

  古风拿出展洪给的几本书,简略翻翻,发现火球术与风斩术二术适合初入练气的自己修习,乃是最为简单的攻击法术。

  经过古风反复研读,觉得这两种功法与气引诀有几分类似,均是用自身灵力引动天地灵气,区别在于要动用灵力进行凝型,这倒是与那日玄渡真人所用横纵境的气引诀有几分相似。尤其这风斩术,施展下来能形成无影无形之力,让对手防不胜防。

  古风按着书中所述,尝试着施展风斩术,因这风斩术可以形成无形风刃,倒是颇得古风喜欢。初始到还顺利,但是到了凝型阶段却感觉自身的灵力有些接济不上。他自然晓得,乃是自己刚刚达到练气境,体内灵力远没达到充盈的地步,反倒是自己有些着急了。

  如此,古风便开始打坐吐纳,只是还没有一个时辰,蒋卓义便找上门来。

  古风与蒋卓义二人又去韦子高坟前祭奠一番。

  当再次回到住所已然是傍晚时分,蒋卓义倒是没有再跟来,估摸也是怕师尊又会责备他不思上进。

  古风随便烧了些灵谷饭,一来,整日尚未进食;二来,这灵谷可以补充体内灵力。

  吃过了饭食,古风便又在石床打坐吐纳,不知不觉已是次日清晨。

  他感觉体内灵力,要比前日提高许多,不过远未达到上限。想想也是,修真又岂是一朝一夕之事,但他觉得若再次施展风斩术应当绰绰有余了。

  古风再次施展风斩术,这次倒是没有了前次的尴尬,但所使出的风斩术难以凝成风刃,风气也四处游走难以对其施加控制。

  古风稍稍琢磨一下,又开始练习火球术。一番施法过后,半空中形成拳头大小的火球,但其行迹却难以把控,好在住所都是石头,否则非要被上下翻飞的火球燃起来不可。虽然如此,但火球术还是要比风斩术更易把控,而且所消耗的灵力也少了许多。

  接下来的数日,古风除了每日打理药园与两处灵田,其他时间全部用来打坐吐纳和练习火球术。

  经过无数次的练习,他终于能随心地控制火球。

  古风又在室外挑了小片空地,练习起风斩术。有了火球术的经验体会,再次施展风斩术,风气收敛许多,但仍难形成最后的风刃。一股股风劲砸在不远处的树干上砰砰作响。

  又过数日,他施展的风斩术已形成风刃,能在树干上留下深深的沟痕,几个风斩术下来,胳膊粗的树干便被拦腰斩断。

  按书中所述,这风斩术可以在一次施法中同时操控两个或多个风刃,以此来提升攻击效率与威力。火球术等其他此类法术也是如此,古风明白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他也并不急于求成。

  这些日子,他倒是通过火球术与风斩术的练习,对灵气感悟与灵力控制都提升不少。当使用气引诀时,隐隐感觉摸到了些横纵境的门道,这到成了意外之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