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十一章 寻仙之路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寻仙之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风望向正前方,有一位年逾四旬的大汉,正在与六个骑马之人交涉着什么,而且不断要将一袋鼓鼓的物品送上,而那几位骑马之人均是不接。古风心道,那四旬大汉必是她们所说的车夫老秦了。不过他也不想多事,未曾停留,继续缓步向前走着。

  古风听马贼中一个黑脸大汉叫嚷着指着马车:“妈的,跟你说了多少遍,让我们看看车厢里面有啥。”

  老秦颤声说道:“所有银两真的全在这里,车上只有我家姑娘与她的老仆而已,再无贵重之物。”

  那黑脸大汉喝道:“你们家姑娘怕见人吗。”

  说罢,便催马向马车奔去,中途正好路过古风。黑脸大汉侧头撇了撇古风,一拉缰绳似有些不屑,喝道:“哪里来得臭小子,识相地快给老子滚开,不然取了你的小命。”

  古风竟是没听到一般,反而更是慢吞吞地走起来。那骑马之人扫了一眼古风,见古风腰上拴着一柄长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撇了撇嘴再次向着马车奔去。

  待那骑马之人近了马车,用马刀挑开门帘,便听那马车内传来两声惊呼,随即黑脸大汉大吼:“呦?大哥,车里竟有个又美又嫩的小妮子!”

  那其余五位马贼闻声,也不顾车夫老秦拦阻,皆催马赶来。旋即黑脸大汉戏谑道:“小美人,别怕,让我们哥几个舒服舒服,也不会要了你的性命。”

  说罢,便将手伸进车厢内,厢内女子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蜷曲在角落里,不住挣扎着,唯恐被抓到。

  正在此时,凭空出现了一只手,抓在黑脸大汉的手腕之上,又听得一声叫喝:“若是劫财,我不阻拦,但若如此,做的是不是有些过了。”

  说话之人正是古风,他见马贼不仅要劫财,更是起了色心,便赶在其余马贼之前来到这里。

  黑脸大汉挣了挣手臂,却发现那手掌竟依旧牢牢的扣在手腕上,便瞪起双眼说道:“臭小子,你找死不成,赶快将大爷放开。”

  说话的功夫,其余马贼也陆续催马赶来,为首一位满脸胡子的彪形大汉眯着眼,说道:“小子多事!莫要枉送了性命。”

  古风将抓着黑脸大汉的手腕一翻,轻松将其制住,旋即抬眼望向那彪形大汉,冷冷说道:“放了他?我若不在,谁又会放了车上的姑娘?”

  跟着手臂一挥,将那马贼远远地甩到路边。

  “妈的!你小子找死。”为首的马贼愤怒道。

  旋即挥刀向古风砍来,其余马贼也跟着提刀挥向古风。

  古风也不慌张,轻松退至一旁。

  而那些马贼似演练过一般,迅速将其围在中央,古风退无可退,拔出手中长剑与对方兵刃相接。

  那些马贼欲仗着人多势众,又借骑在马上的居高临下之势,疯狂挥舞着手中马刀,欲将古风砍成肉泥。但让众马贼万万想不到的是,只听得刀剑碰撞的乒乓声,而这小子,竟能在中央狭小的空间轻松抵挡。

  这些马贼也算不得高手,古风不想与之纠缠,旋即使出‘玉龙缠’。众马贼手中的马刀好似中了邪一般,纷纷脱手而出,均吸附在古风的长剑之上,旋即又被他轻轻一甩,几柄马刀被抛至几丈开外。

  马贼们皆漏出惊恐之色,不约而同地一扽缰绳,催马逃离。

  古风又怎肯让他们逃脱,旋即踏起‘疾风步’追了上去。

  要说这马本是善于奔跑的动物,就算是顶尖的高手,比之快马也只能望尘莫及,但这疾风步则不同,在瞬间就能跑出极快的速度。

  趁着这些马尚未跑出速度之时,古风便几个健步追上。随即轻盈一跳,跃到其中一匹马背上,一脚将骑马之人踢落马下,而后又如轻燕一般,飞到另一匹马背,又将一人被踢落马下。

  如此,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那五个马贼都灰头土脸的在地上哀嚎翻滚。古风也从马背上跃下,旋即对众马贼厉声说道:“莫要装了,都给我起来。”

  马贼们闻言,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均乖乖地爬了起来。他们虽说摔的鼻青脸肿,倒也无大碍。

  为首的彪悍马贼,也顾不得什么形象,立马跪在地上哀求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少侠饶了性命。”其余人也跟着跪在地上祈饶。

  古风扫过众人,郑重说道:“为讨生活,劫财实属无奈,见色起意、意图不轨,我便不得不管,今日我也无意取尔等性命,只是日后做人要有个底线。”

  众马贼闻之大喜,忙向古风磕头谢恩,旋即转身便要离开。

  先前那个被古风抛开的黑脸大汉,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想着悄悄随着众人离开。古风指着那黑脸大汉,喝道:“不守规矩,还想侥幸离开吗?”

  黑脸大汉晃荡几下脑袋,满是不情愿的嘟囔着:“妈的,你还想怎样?”

  古风三两步,跃至那黑脸大汉身前,说道:“事是因你而起,做便做得,代价总要留下,否则你怎会长了记性。”

  说罢,他挥剑斩去那黑脸大汉的一只臂膀。

  黑脸大汉疼得满地打滚,古风看也不看,随口说道:“带他离开吧,莫在这里碍眼。”

  众马贼闻声,扶着那黑脸大汉,头也不敢回一下,迅速离开了。

  古风待那些马贼都走的不见踪影,顺手牵过一匹马来,欲要离开,忽听到车夫老秦高声呼喊:“还望少侠留步。”

  说罢,从怀中取出一袋银两想要赠予古风。

  古风冷笑一声,回道:“我只是看不惯了,与你等无关,自也不必答谢我。”

  说罢,便催马离开了。

  因是夜路,古风骑行速度并不快。不多时,又听到急促的马蹄声,见那车夫老秦赶着马车追了上来。古风也无意理会,但是那马车追上他后则放缓了速度,开始与他齐头而行。

  古风望了望车夫老秦,点头示意。

  老秦也是一脸的恭敬之色,却并未说话。

  倒是马车内传出女子银铃般地声音:“敢问少侠,此行要去哪里?”

  古风愣了愣,说道:“走到哪里,既是哪里。”

  马车内的女子咯咯浅笑,说道:“好一个走到哪里既是哪里。少侠果然是位世外高人。”

  古风听闻,抬头望了望天,不禁想起了恪心,一丝悲戚之意又涌上心头。他也不知要这样漫无目地走到什么时候,究竟哪里才能修得仙呢?

  车内女子见古风并不搭话,继续柔声说道:“即便有心漂泊,你与你的马儿终要休息,如今天色已晚,何不让马休一晚,明早再行上路。

  古风微笑道:“我的马是小事,倒是姑娘是怕那些马贼再来寻仇吧?既然我也无事,护你一晚也无不可。”

  说罢古风下了马,找棵路边小树将马栓了,自行选了个空地坐了。

  车夫老秦也将马车停靠一旁,寻了些干柴,在古风身前生了堆火,闷闷地坐在古风对面,只是不断用木棍挑拨着火堆。

  不一会,钱妈从车内下来,走到古风身边,递给他一物,说道:“少侠怕是饿了,这玉花糕是我家姑娘叫我给你的。”

  古风包袱中也有些干粮,但那玉花糕竟散出淡淡的清香味,丝丝地钻进鼻子,倒是让古风的肚子显得空了。他也不客气,将玉花糕接过,咬上一口,感觉滑腻香甜,入口即化,当真是好吃。

  钱妈见他吃得津津有味,脸上泛起笑容,轻声说道:“若是好吃,车中还有,一会多给你带些,以后路上吃。”

  不等古风接话,打钱妈身后传来甜软之音:“这玉花糕很是‘娇气’,热一分则化,冷一分则僵,平时在车上也是放在特殊的木箱之内保存。”

  秦妈妈闻言,急忙转身说道:“姑娘,你怎么出来了,天冷,莫要着了凉?”

  那女子嫣然一笑,说道:“难不成我比那玉花糕还要娇气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