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九章 朝夕相处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朝夕相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风听到了恪心的声音,便收了招式,擦了擦额上汗水,朗声说道:“你起来了,好些了吗。”

  “嗯”恪心柔声说道:“这是什么剑法?”

  古风回答道:“这是三种功夫,分别是‘青云剑法’、‘迷踪五步’和‘玉龙缠’,而这玉龙缠我也是刚刚开始练习,还有些生疏。”

  “三种?”恪心有些吃惊道:“这三种倒是搭配得巧。”

  古风微笑道:“我也有所感觉。等你伤势完全好了,我也教你。”

  恪心抿嘴一笑,嘤嘤说道:“好啊!”

  “待你学了功夫,我便带你览遍名山大川,仗剑闯天涯,做一对神仙眷侣,绝比你日日守在闺房,要悠闲得多。”古风兴奋说道。

  恪心旋即收了笑容,幽幽地走回洞内。

  古风愣愣地站在原地,只道是自己又说错了话,高声说道:“你若不喜,那便不去,又何必生气呢。”

  随后从洞内传来悦耳之音:“我没气,只是口有些渴了。”

  “呵呵,不气就好,我这就去取些水来。”

  古风说罢,便满心欢喜地跑了出去。

  此后的一些时日,古风除了习武练剑、打猎觅食、其余时间都在陪着恪心。

  而恪心也落得清闲,不是看古风练剑,就是在洞内发呆。

  直至第五日的清晨,恪心发现自己体内真气,隐约可以调动起来,不由得惊喜万分。

  旋即,如变了戏法一般,身上原本有些破烂的衣服,眨眼间便变换成崭新的罗缎衣裙。

  恪心犹豫着来到洞口,却并未发现古风的影子,便霎时飞入空中,消失不见。

  时间不久,古风兴冲冲地跑回来,高声说道:“佳儿,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他怀抱着一只雪白小兔,那小兔温顺地蜷在古风怀里好似个雪球一般,甚是惹人喜爱。

  可当他进了洞,并未发现恪心的影子,随即又出洞四下寻找也寻不见踪迹。

  正待古风纳闷之时,一阵清风袭来,吹的他有些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他不经意地抬眼一看,望见半空中飘然玉立着一位绝色女子,正悠悠地望着自己,那女子不是恪心仙子还能是谁。

  “佳……”古风正欲开口,但望着浮在天上的女子,尽管有满腔的言语,却统统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一股从未曾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女子与自己明明只有十几丈的距离,却感觉那么遥远,那么的不可企及。

  古风就这样仰视着心仪的女子,而那女子同样浮在半空之中俯视着他,久久二人都未说话。

  过了好一会,恪心仙子终于深深吸了口气,桃目微眯,缓缓说道:“我本就不属于这里,现在正是我离开之时。”

  古风好似并未听到恪心的话,只是回忆着这几天的一幕幕,想着那个自己所爱的,需要照顾的柔弱女子。

  恪心仙子见他并不答话,心中不免有些气恼,便从手中甩出一物,落到古风面前。

  旋即淡淡说道:“这人参送你,若是吃了或许有机会成就仙道,当然也可能爆体而亡,吃与不吃随你。”

  说罢,便转身消失于空中。

  她本有心直接灭杀古风,可着实不忍下手。

  那送去的人参若是凡人服了,必然承受不住药力,爆体而亡。若他不顾后果服下,只算他自己讨死,心中自然也少了些愧疚。

  实际上恪心并未走远,而是在一个隐秘之处默默等待着,等待着古风地选择,或许只是等着他死,再拿回那枚石球。她觉得古风必会吃掉人参,因为凡人对仙道地追求近乎狂热。

  她想到这,那个率真的痴痴少年好似就站在面前,对自己说着:“你是我古风将来的妻子,自然会风风光光地娶你过门,带你览遍名山大川,仗剑闯天涯,做一对神仙眷侣。”

  此时她的脑中好似有两个自己,一个说:“恪心,你好狠!他救了你,细心照料你,如今你竟然要他死!”忽而另一个自己说:“他只是一介凡人,如蝼蚁一般,早晚都是要死,便是爱你又能如何?”。

  她内心无比地纠结,少时,再次朝着山洞飞驰而去。

  “古风!莫要吃那人参!”恪心人还未到,便大喊道。

  但恪心来到古风身前,发现他还愣在原地,一手抱着白兔,而另一只手捧着人参。

  恪心仙子心中稍定,踱步来到古风面前,轻声说道:“万不可吃那人参!”

  古风望着匆匆而来的恪心,红着双眼,郁郁说道:“这是你送我的礼物,我又怎舍得吃下。”

  恪心仙子望着古风,心中又是一软,柔声说道:“这小兔倒是可爱,是送我的么?”

  古风黯然地点点头,将人参揣进怀中,双手捧着小兔送入恪心手上。

  恪心低头望着怀中小兔,轻轻爱抚着,默默不语。

  古风又从袖中取出羊皮纸以及两本小册,说道:“我说过要教你那三种功夫。”

  他凝望着恪心,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自己的情绪,又继续说道:“只怕是没了时间,便送了你。我知你看不上这些凡人功法,若是闲在了,随便看看,也算了我的心愿。”

  恪心仙子腾出一只手来接过,将手一翻,秘籍连同小兔竟然一起消失不见,随后说道:“这小兔我很喜欢,必会好生养着。还有那些功夫,我也自然会看的。”

  少时,又轻声说道:“那……我走了。”

  她本有心告诉古风,神秘石球之事。但恪心也不知那是什么,又是为何会进入古风身体。其实说了也是无用,是福是祸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古风很想说句挽留的话,但却如何也说不出口,又想伸手拉住她的手,但自己的双手却好似无比沉重,竟怎么也抬不起来。

  眼见恪心袅袅升入空中,他身体不住颤抖,旋即再也按捺不住,高声喊道:“我要娶你,你是我古风的媳妇,便你是仙子,终有一天我也要找到你。”

  恪心闻言,身子在空中微颤,随后丢下一句:“我真名‘恪心’。”

  旋即伴着一阵破空之声,消失于茫茫天际。

  古风久久矗在原地,望着恪心消失的地方。他的心,他的魂,仿佛在这一刻都随她而去了,站在这的只成了一具空空的皮囊。

  一个时辰后,呆呆站立的古风感到腿上一阵酸痛传来,方才收了心神。心中默念着:“恪心,原来她叫恪心。”

  旋即,他拖着疲累的双腿,踱回山洞。望着洞内的一切,仿佛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回忆着恪心的音容笑貌,心头一苦,眼泪竟夺目而出。

  他来到洞角落里干草铺垫上躺下,这正是平日恪心休息的地方,仿佛还有着她的余温。拿起她曾用过的小木碗,凑在鼻边轻轻地闻了闻,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如此古风躺在草垫上,抱着小木碗,仿佛搂着心爱的女子,睡了一觉,而这一睡就是整整一日。

  第二日一早,古风找了些石块泥土将洞口牢牢封堵住,那是恪心生活过的地方,不想再被别人或是野兽打扰。

  他收拾了行囊,踏上茫茫之路,离开了那个给予他美好回忆的地方。

  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只知道书上说神仙为了追求清净自然,必然要避开嘈杂之地,如此自己便应当在与世俗繁华隔绝的山林之中寻找。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