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三章 化险为夷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化险为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风本就饥渴难耐,这蟒血刚入腹中,便迅速的化解开,被胃肠吸了个干净。旋即,蟒血化作精纯的内力,向丹田处汇聚而来。

  仅仅一个呼吸的功夫,就让丹田变得充盈无比。然而身体还在不断的吸收蟒血,一股股内力依旧不断由血管与经脉中向着丹田涌入,哪有停止的迹象,搞的小腹要炸裂开一般。

  他身体也被赤蟒越缠越紧,在内外剧痛地刺激下,不禁大声叫嚷起来!

  终于,古风丹田再也经受不住暴涨的内力,内力又开始反过来冲向各大经脉。如此,令他苦不堪言,若不是整个身子一直被赤蟒缠绕、挤压,身体极可能爆裂开。

  期间一股汹涌的内力,向着他金门穴冲来。金门穴是任脉终点,对于常人来说,到此便没了通路。一道道汹涌的内力皆被拦阻下来,但后面仍不断有更多内力猛扑过来。

  旋即,他感觉尾椎处传来一阵撕心的剧痛。但这痛感只持续了片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阵麻痒,并沿着脊柱一直冲到头顶。

  原来内力竟然撕开了金门穴,机缘巧合地联通到长强穴。

  如此,内力似是找到了突破口,自丹田,经金门、长强,又沿着督脉一路冲到了头顶百会,再一路向下道了龈交穴,剧痛又从龈交穴传来。

  此时,赤蟒仍在不断收紧身躯,挤压的古风全身骨骼都在咯咯作响,一口鲜血喷出。

  随后,他舌尖恰巧抵到上颚的龈交穴,原本囤积在龈交的汹涌内力像是再次找到了宣泄口一般,顺着舌尖的玉液、金津两穴,一路奔到咽喉部的廉泉穴,并沿着任脉再次汇入丹田。

  顿时,原本冲击四处经脉的杂乱内力,统统收聚回丹田,顺着刚刚形成的通路在体内自行流转起来,原本那种鼓胀的疼痛感一下消失不见,一股股酥痒,一阵阵清凉,竟让古风有种说不出的舒服,赤蟒缠身的压迫感也消减了许多。

  这九死一生的经历,恰好为古风打通了任督二脉。虽然这并非正统意义上的小周天,这个循环越过了唇下的承浆穴,而这到底是福是祸暂且不说。

  他身体中的蟒血仍在不断转换成内力,迫使周天运转速度不断加快。同时全身原本被内力破坏的经脉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且这经脉几乎扩到以前的一倍。

  古风对体内的变化还一无所知,只是默默的感受着这次变故给他带来的好处,其中最直观的便是赤蟒的挤压再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赤蟒也好似感觉到了古风的变化,那原本赢弱的身体变得好似磐石一般。但赤蟒绝不想放过古风,依旧不住地拧着身子缠绕。

  如此,一人一兽僵持了近一盏茶的功夫,赤蟒已然精疲力尽。恰在此时,古风缓缓睁开双眼,奋力将身子一挺,好似伸懒腰的动作,就听从赤蟒体内传来‘嘎嘣’几声脆响,竟然将赤蟒脊椎撑开数段。

  旋即,赤蟒轰然倒地,缠绕着古风的蟒身也自然松开。

  古风在着地的刹那,敏捷地跳闪到一边。随即想也不想,转身向着洞口奔去。还没到洞口,似乎记起了什么,又谨慎地向洞内走去。

  他望着眼前的一动不动的赤蟒,发现仅剩的一只蟒目紧紧闭着,已是一副垂死之态。他稳了下心神,拾起掉落一旁的匕首,又照着赤蟒腹部心脏的地方刺了几下。

  那赤蟒竭力地扭了扭硕大的头颅,哀嚎了一声,便僵在那里不再动弹。他又伸脚踢了踢,确认赤蟒已死的干净,便俯身撬开蟒口。只见蟒口中的小豹还在死死地咬着蟒信不放,气息已很是微弱,若是再耽搁个一时半刻怕是很难活命。

  古风将那奄奄一息的小豹抱在怀中,一种悲悯之情涌上心头。

  他盘膝坐下,略作思考,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这正是陈玄风给他的那瓶‘仙丹’,取出一粒捏成碎末,撑开小豹的嘴巴,分出一半来,送入了小豹口中。

  说来也怪,那仙丹粉末到了小豹口中,小豹竟然咂了砸嘴,随即一口吞入腹中。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小豹终于靡靡地睁开眼睛,慵懒地伸了伸腰,好奇地盯着古风看了好一会。小豹好似明白是他救了自己,舔了舔他的手掌,并用乌溜溜的小脑袋,在他臂弯处拱蹭一番。

  随即,小豹蹿出古风的怀抱,抖了抖一身毛发,满身的血迹与污渍立时荡然无存,一身黑毛更显得油亮,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散发着幽蓝的亮光,甚是可爱。

  小豹好似想到了什么,拱着鼻子四处闻闻、嗅嗅,再次跳进古风的怀里,对着古风那只握着仙丹碎末的手掌,不停嗷嗷叫唤,并用渴望的眼神,眼巴巴地看着古风。

  “三爷爷说过,这药力太过强横。”古风喃喃自语道。

  令古风惊讶地是,小豹似是能听懂他的话,竟对着他点点头,嗷嗷地叫了两声,前爪不住往他的手上拍。

  “好了,好了,你个贪吃鬼,既然你想要,剩下的这些也都给你吧!”古风对这可爱的小豹颇感无奈,摊开手掌让小豹舔食起来。

  眨眼的功夫,小豹便将剩下的丹药碎末全部吃进肚中,而后便眯起眼睛,一副昏昏欲睡之态。

  古风不知这小家伙为何会遇险,又为何没有父母照料,想到这,他不禁喃喃说道:“难不成你与我一样没了父母,也不知为何感觉你很是亲切。”

  他见小豹向着自己嗷呜地吼了两声,但也不知这小家伙是认同还是否定,不禁苦笑。

  古风摸着小豹柔软的绒毛,一脸的哀伤之色,心中也不知想些什么。

  小豹则很享受地蜷在古风怀中,呼噜、呼噜地睡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洞外一声惊天巨吼,仿佛将时间都凝固了一般。旋即,由洞外闪进一道巨大黑影,那黑影又是一声大吼,震的古风全身发颤,身体犹如被什么束缚住,半点也动弹不得。

  正在此时,小豹突然从古风怀中跳了出来,向着黑影嗷嗷地低吟几声,那黑影当即少了些狂暴,却仍然在古风身前来回踱着步子,一双铜锣大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古风。令古风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一会功夫,那黑影似乎平静下来,也不再理会古风,而是俯下身子温柔地舔起身旁的小豹。小豹吱吱嗷嗷地向着黑影叫唤着,仿佛是在倾诉委屈,诉说缘由。

  这时古风的心也稍稍平复下来,这才看清楚那黑影原来是一头身形巨大的黑豹,看样子应该是小豹的母亲。

  随即,母豹突然一个闪身,轻盈地落到那尚有余温的赤蟒尸身旁边。伸出硕大的爪子,在赤蟒尸体上轻轻滑过,而后豹爪一翻,那整条蟒皮就这样被轻描淡写地扒了下来。

  古风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嘴巴张得老大。也正在古风惊讶之时,一只椭圆的青色物体从赤蟒体内钻出,径直飞入古风口中。

  说来也怪,那东西进入了古风的身体,好似一股清泉在古风的胃里迅速化开,整个人都感觉轻盈了许多,耳目也好像比以往更加灵敏了,丹田中本就充盈的内力又增加了许多,但那鼓胀之感再次让他吃了些苦头。

  此时那母豹也没闲着,张开硕大的嘴巴,从嘴中吐出一个圆溜溜的球状之物,围绕着被扒了皮的赤蟒尸体旋转起来。随着圆球旋转,尸体也在不断缩小,并发出滋滋的声响,像是被无形的火焰炙烤一般。

  不多时,原本巨大的赤蟒身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颗眼珠大小的小球,悬飘在半空。

  那母豹嘴中吐出的圆球,再次对着蟒皮旋转起来,只见蟒皮也开始收缩。只几个呼吸的功夫,蟒皮便化作一件极为简陋的胸甲。

  小球与胸甲一起,缓缓地向着古风飘过来,并停在他身前。

  此时古风早已被眼前这不可想象的一幕幕惊呆了,直到听到母豹的一声低吼,才让他从呆滞中回过神来。感觉着体内地变化,他估计到刚才吃进嘴里的应当是那赤蟒之胆,而悬停在面前的两件物品也应该是母豹作为自己搭救幼豹的奖赏。

  古风结巴着说道:“这……这……是给我的?”

  母豹会意地点点头便不再理会古风,扭头再次舔舐起身旁的幼豹。

  古风抬起双手接过那两件物品,心中寻思着,这颗类似丹药的小球,必然是被炼化的赤蟒精华。吃了应当可以增加功力,但只是喝了些蟒血就差点爆体而亡,如今又怎敢冒然吃下。

  他毫不客气的将小球揣入怀中,随即摸摸那胸甲,手感颇为滑腻,并不像外观那么不堪。如今他刚好可以穿下,弹性也是极好,即便自己长得再高,穿着它也不成问题。

  母豹与幼豹亲昵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便闪到古风身前,低吼一声。

  旋即,古风的身子竟不由自主地漂浮起来,悠悠忽忽地落到母豹的脊背上,而一旁的幼豹有些不舍地嗷嗷叫着,母豹也不加理会,径直蹿出山洞。

  母豹的动作太快,古风没坐稳,险些从母豹的身上跌落下来,两只手慌忙抓住母豹颈上毛发,才略微稳住身形。母豹也不在意,只是转头望了望洞口,就见洞口犹如幻术一般,突然消失不见,只能隐约间听到洞内那幼豹呜呜地叫唤。

  这时古风似也明白了,母豹是要将自己送走,虽然对那可爱的小豹甚是不舍,怕以后难再相见了,但也无可奈何。

  母豹身子一躬一伸,犹如飞剑一般离地而起,轻盈的一跃便蹿出几十丈远,随后如蜻蜓点水般在野草、灌木中一点,便再次飞跃而起。

  初始古风有些紧张,一双小手攥紧了母豹脊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开始享受起着飞一般的感觉,原本阴郁的心情也被冲散了许多。

  母豹奔驰了好一会,古风由于刚刚吞了蛇胆,目力也变得极好,依稀能看到在极远地方泛起的零星炊烟。

  古风心中一紧,不禁喊道:“我……不能去有人的地方,有人要杀我灭口。”

  母豹闻言,竟然真的放慢了速度,旋即发出沙哑的女声道:“那你还能去哪?”

  “您竟然可以说话。”古风不由一怔,但等了好久仍不见母豹回答,才又缓缓说道:“我也不知该去哪里,找个无人的地方便好了。”

  母豹闻言,又飞奔起来,过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在一处清幽开阔的地方停下来。随即,将古风放下来,又蹿到不远处的峭壁比划了几下,一个简易的山洞就这样被母豹造了出来。最后,母豹一扭身子,看了看古风,没再多停留,一个闪身便离开了。

  古风四下张望,脚下葱郁的野草,偶有各色山花点缀,而身前十几丈远的地方还有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溪,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景象。

  古风心想,虽然在此地自己只是孤零零一人,倒是适合修炼。

  他再次回到山洞,看到洞口旁停放着一大块刚被烤熟的鹿肉,想来是那母豹为自己准备的食物。

  在此后的一些年月,山洞口时常会有被烤熟的肉食与野果,可古风从未再见过母豹。不过这也让年幼的他不会为食物发愁,倒能更加专心修习武艺。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