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古仙踪 > 第一章 古家灭门

我的书架

第一章 古家灭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值正午,阳光夺目之际。

  湛蓝的天空,不见一丝白云。

  突然间,先后两道光束划破天际。

  头前那道光束坠在一片密林之中,‘轰’的一声,随之荡起的强横气浪,不仅卷带起漫天灰尘,还将周遭林木连根拔起。

  而另一道光束则化作一位身着淡白色宫装的美貌女子,飘然而落。

  那女子面如春桃、云髻堆翠、唇绽樱颗、如初发芙蓉,又似清透冰雪,美艳得不可方物。

  随即,自那女子周身四散出一股清风,顷刻间便散去四下烟尘。

  烟尘散去,一位青衣的俊逸男子也显露出来。

  “恪心仙子,你何苦对我穷追不舍。”青衣男子微眯双目,阴沉着脸说道。

  恪心仙子冷哼一声,淡淡说道:“我赵家待你不薄,你却偷我族中之物,难道还想我放过你不成。”

  青衣男子愤愤道:“好个待我不薄,多少年来,我尽心为你赵家做事,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而如今,我只是拿了些丹药及防身之物,这些东西对你家族而言又算得什么!”

  青衣男子话罢,便要飞身窜逃。

  恪心仙子正欲去追,见青衣男子猛然回身,手臂一震,一股澎湃的气浪向着恪心仙子袭来。

  恪心仙子也早有准备,手中瞬间闪出一把细剑,随手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旋即一道剑芒闪过,伴着“轰隆隆”的一阵地动山摇,不仅破开了气浪,且在那男子身前劈出一道二十几丈宽,千余丈长的沟壑。

  同时那青衣男子也被剑芒形成的气浪,逼退数步,陡然喷出一口鲜血。

  他手捂着胸口,用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深不见底的沟壑,心中大骇。若这剑芒劈在身上,还焉有命在。

  他长叹一声,随后颇为艰难地说道:“你也是知道,我对你一直心存爱慕。我自知无论身份,还是修为,都配不上你。若一直在你赵家呆下去,怕是永无出头之日,无奈之下才想独自闯荡一番,希望能混出个模样,虽不指望能博你半点情愫,但至少能有个与你平等说话的机会。”

  恪心仙子听他说得有几分诚恳,沉默片刻,柳眉微蹙,说道:“我自也不想杀你,若将偷盗之物交还,便可放你生路。”

  青衣男子不禁昂头苦笑几声,无奈地说道:“也罢!”

  只见他将手一翻,竟从手上闪出丹药、飞剑、宝甲等诸多宝物,逐一缓慢地向着恪心仙子飞去。

  这些物品每每到了恪心手中,便即刻消失不见。

  她寻思片刻,随即冷冷说道:“还有石球。”

  “一个都不知何物的东西,你又何必如此在意。”青衣男子一脸幽怨说道。

  青衣男子一抬手,一个土黄色小球抛向恪心仙子。

  恪心仙子正欲去接,突然从小球表面泛起几道黑雾,旋即聚成一条黑色小蛇,突然向她窜来。

  事发突然,她虽明白遭了暗算,立时施展护体法诀将周身罩住,哪承想在护罩将要闭合的刹那,黑色小蛇竟从脚下钻了进来,并在恪心的小腿咬了一口,随即那小蛇也消散不见。

  恪心自知此物必毒,迅速封住几处要穴,却敌不住那毒来势太猛,便是她应对得极快,还是未能完全抵御住。

  “这……是什么?”刚刚还镇定自若的恪心仙子失色道。

  “哼哼”青衣男子摸了摸下巴,轻笑着说道:“说起这东西倒是费了好些功夫,乃是由四十九条万年赤花蛇的毒液与魂魄精炼而成。”

  “万年赤花蛇?”恪心仙子开始惊慌失措起来,她知道赤花蛇的毒液本有催情之效,若是万年赤花蛇……她有些不敢继续想下去。

  青衣男子阴着脸道:“如今这里只有我而已,况且此地人迹罕至,而你又封了穴道,若是没有男人交合,不出一时三刻,便会‘嘭’的一声,爆体而亡,倒是可怜了这么美的身子。啧啧啧……”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比划着。

  “你……无耻!”恪心仙子银牙一咬,恨恨说道。

  青衣男子冷哼了一声,踱起步子走向恪心仙子,并轻声说道:“我确是倾心与你,你再说我无耻、下流都无所谓,待你我有了夫妻之实,依然会好好待你。”

  恪心仙子颤抖着身子,后退几步,将心一横,抬手向着青衣男子甩出一物。

  青衣男子万万没有想到,恪心在这个时候还会出手,待自己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然逼近身前。

  “雷爆珠!”青衣男子惊恐道。

  话音未落,只听‘轰’的一声,青衣男子身体在顷刻间被炸成粉末。

  恪心仙子仍然注视着爆炸的位置,只见已变成碎末的身体内,飘出似透不透的青烟,迅速凝聚成一个小光点。

  “还想逃!”

  恪心仙子控制起地上的石球,向着正在凝聚的小光点打去。却见那小光点剧烈地颤抖几下,飞速向着远方遁走。由于她正全心抑制体内毒素,再也无心控制石球,而失控的石球也落入林中。

  她恨恨地望着消失不见的光点,内心甚是绝望,竟然让他逃了,而自己……

  旋即,恪心仙子艰难的步入林中,想着找回那枚掉落的石球。

  没多久,她倒是寻到了那个石球,可感觉身体愈加燥热,便知道自己再难坚持,随即默念几句法诀,一股极寒之气立时将她包裹起来。

  ……

  三年后,深夜。

  秀山镇的一所巨大宅院,燃着熊熊烈火。那十几丈高的殷红火舌,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肆意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将整个秀山镇都映得通红。

  虽火焰冲天,却没有任何哭喊声,有的只是木头爆裂的‘噼啪’声,以及房梁断裂的轰响。

  这样的火在秀山镇还有几处,不过相较之下要小了许多。

  “唉,古家完了。”一位老人用极小的声音在自家院落里摇头叹息着。

  镇上的居民皆是如此,默默地躲在自家观望。

  距那起火的大宅不远处,负手站着一人。

  那人毫不顾忌汹涌的热浪,只见他嘴角微微上翘,颇为惬意地欣赏着一切,仿佛他眼中,那火焰正像是摇曳身姿的少女。

  此人乃是石家家主‘石岩山’。

  石岩山身前,匆匆跑来一位黑衣人,伏在地上,恭敬道:“禀家主,古家大宅以及周边商铺皆被清理,古家上下一千余人皆被诛杀,自此以后再无古家了。”

  “嗯,很好。”石岩山心情大好,旋即说道:“快起来吧。”

  黑衣人闻言,却不敢起身,只听他又胆怯道:“呃……只不过……”

  “怎么?”石岩山立时收了笑脸,紧盯着黑衣人,皱眉说道。

  黑衣人头也不敢台一下,唯唯诺诺地说道:“古家的三长老带着一个古家后人跑了,不过已经有人在追。”

  “三长老……陈玄风?”石岩山面色一沉,冷冷道:“那古家之后,又是何人?”

  黑衣人颤声道:“是……是古风。”

  “古风……?”

  黑衣人抬眼瞧见石岩山眉头紧锁,旋即补充道:“据传闻,此子降生之时,天降七色祥云……”

  “七色祥云?哼,简直是一派胡言!”石岩山神色凝重,稍作思量,旋即厉声道:“不过既斩草必要除根!”

  距秀山镇二十余里,一阵喘息与摩擦草叶的‘沙沙’声,渐渐打破了本来的平静。

  一位白须老者正负着个七八岁的孩童飞奔而来。

  自那老者身后跟着数百火光,并不时传出:“陈玄风,你逃不掉的!”

  “交出古风,饶你不死!”

  此时陈玄风就像个血人,身上数十道伤口在疾行之中无法愈合,不时冒着血泡。而那孩童却未受到半点伤害,可见陈玄风一直在舍命护佑。

  “三爷爷,不要管我了。”陈玄风背上的孩子呜咽着说道。

  陈玄风并未答话,反而把孩童身子更往上提了提,搂得更紧了些。

  孩童面对着陈玄风的沉默,双手紧紧地搂了搂陈玄风的脖子,一张小脸紧贴在陈玄风的后颈,那湿湿的、粘粘的,并有些血腥的味道,让孩童知道,那不止是汗水而已。

  孩童哽咽着说道:“三爷爷,我父母死了,亲人都不在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古风便是死了……”

  “住口!”陈玄风在喘息之余,打断了古风之言,说道:“待你我二人进了前面的大山,这帮杂碎就再别想找到我们。你若是死了,古家大仇要我这个老头子为你报吗?”

  说罢,他又一提气,脚下的步子更快了几分,向那山林疾奔而去。

  而背上的古风,则止了哭泣,不再做声。

  陈玄风身后背着几十斤的孩子,且身上多处伤口流血不止,就算他用尽浑身力气,速度也及不上身后追赶的数百人。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陈玄风眼看就要被后面的人追上。恰在此时,他也奔入了山林。

  树林中湿气颇重,常年被浓浓的雾气环绕,又多蛇蝎毒虫,自是极少有人进入山中。本就幽暗的月光又被茂密的林叶所遮挡,说是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而脚下又满布荆棘杂草。

  但这些在陈玄风看来分明就是生机,他顾不得没膝的荆棘,只道跌跌撞撞地奋力向前。

  追赶的那些人也好不到哪里,刚进山林,手中火把就被浓重的湿气灭了大半。便是勉强燃着,也只是凭借星点火光照亮数米,视线又被茂密的枝叶所挡。后来索性将火把完全丢弃,全凭武者超常的感觉追赶。

  那些人难寻目标,速度比先前慢了许多,逐渐与陈玄风拉开了距离。

  陈玄风背着古风一路疾奔了两个多时辰,此时天已微微放亮,后面再听不到追赶者的动静。

  “一时半会,他们再难赶上。三爷爷,放我下来,也好让您休息一下。”古风关切说道。

  此时,陈玄风两腿犹如铸了铅一般,早已到了体能极限,呼哧着说道:“嗯,我看前面就有片空地,倒适合落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