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身面具 > 第68章 黑血

我的书架

第68章 黑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级令牌!

  乌古的脸色稍松,打量了李邵一眼。

  “一级令牌是组织的最外围成员,对应的是兵级白瞳人,也有一些将级会拿着一级令牌,但往往是当做一个过渡,只要观察一段时日,发现没有什么异心,就能很快更换二级。

  看这小子应该也不像什么将级,可象老人都已死了,唯有他还活着,必是受象老人注意的一个后辈吧?”

  由于婴哭将铠在此之前就已脱下,乌古还以为李邵只是一个兵级。

  “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试上一试!”他想了想,伸手按了按额头。

  白色的脉轮一闪即逝。

  一道神秘的波动传了出来。

  “接下来,我问,你答。”

  对面的少年身体忽然一僵,机械回道:“是。”

  与此同时,脑海深处。

  “先生,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元盛焦急地喊道。

  就在刚才,他的意识忽然疯狂暴动。

  李邵为了避免两败俱伤,也只好将身体操纵权归还。

  所以现在操纵身体说话的正是元盛自己的意识。

  “不要慌乱。”李邵沉着的声音响起:“慌乱解决不了问题。”

  元盛稍稍冷静下来,但声音还是显得有些急迫:“那先生,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猜测不错,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被那人的将令影响了,将令能够控制附近一定范围内的白瞳兽,你身为兵级,被控制也在情理当中。

  但能感觉出来,将令的强制操控力并不算无解,我的意识藏在脑海深处,还能施以微弱影响。

  所以接下来就安心回答对面的疑问便是,如果问到一些不能答出真相的问题,我便会用意识助你一臂之力……”

  乌古看着面前陷入将令征召状态的少年,暗自点了点头。

  果然是兵级!

  只要到了将级,就能免疫甚至反噬将令征召。

  但兵级不能,无论多么强大,只要将令发动,就算是要自杀,也根本无从抵抗。

  所以接下来他便认真地询问了多个问题。

  “你是谁?”

  “象老人的下属。”

  “此处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三个道士突然出现,其中一个是羽衣境修为,余下两个都是脉轮境,象老人迎上了羽衣境道士,敌不过,战死。

  余下之人迎上那两个脉轮境道士,也敌不过,现在尸体就躺在那边……”

  “那你为何还能活着?”

  “在最后一刻,象老人动用将令能力,命我躲藏在水井当中,因此得以逃出一命……”

  ……

  最后。

  乌古轻易地便信了李邵是象老人特意留下的一个幸存者。

  不是相信李邵,而是相信将令之能。

  至于为何单单留下李邵?

  由于象老人已死,他也不可能去问一个死人,所以只能自己暗自猜测。

  并脑补了一个完美的答案:“或许是象老人预料到自己必死,所以特意留下一个下属汇报这事……”

  乌古伸手按了按额头。

  白色脉轮关闭。

  那道奇特的波动随之消散。

  元盛的意识重新退回脑海深处,并自觉将身体操纵权交了出来。

  乌古根本不觉眼前之事,一指地上的殷雅道:“这个黑血蝇的宿主是象老人的心血所在,应该与你一样,特意被保护下来的。

  我接下来要去兴汾郡禀报此事,你就带着这个宿主去往我的领地。”

  黑血蝇?

  看来这就是那个红头黑身苍蝇的名字了。

  而象老人他们之所以停在红脉林,也就是为了这个东西。

  “呃……”李邵摸了摸后脑勺道:“我还不知大人的名号,还有大人的领地到底在哪儿?”

  “吾名乌古。”乌古顿了一下道:“领地的话,你听我的名字就应该想的出来,是在乌古镇,你只要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下走,就能到了。

  好了,时间宝贵,我看你想将这个宿主从底下挖出来,却因自身不得法,一直僵在这里,就由我来助你。”

  说着,背后一双大翅膀猛地一扇。

  梆的一声,那座屋檐忽然就飞了起来。

  一股带着沙石尘土的旋风飞舞,李邵下意识眯起了眼眸,等再次睁眼之时,却已发现乌古的身影早已升上半空。

  “记得将其成功护送至乌古镇。”

  乌古的声音从天上传下。

  说罢,也不待回应,双翅微微一震,便化为一道白芒从天空迅捷飞远。

  李邵脸色淡然地望着白影远去,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

  孝灯断桥。

  乌古因为着急去往兴汾郡,一路上都是狂扇背后翅膀,极速飞行。

  天空也没什么障碍物,就算有,也只是一些小鸟罢了,遇见直接撞上去也无什么大碍,反正最后碎的肯定就是飞鸟,而自身是不会受什么伤的。

  所以飞的很放心,很安心。

  但没想到。

  嗖!

  刺耳的破空声响起。

  “不好!”

  乌古脑海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就感觉左翅一痛。

  撕拉!

  一道足有手臂粗的箭矢不知什么时候穿在了左翅之上。

  “该死,是何人偷袭!”

  乌古脸色铁青,勉强控制身形,落在地上。

  旁边草丛当中悠悠走出两道身影。

  一道身影是个黄衣男子,五官长得局促,小眼睛半开半闭地眯着,显得十分丑陋。

  另一道身影是个胖胖的青年,方头大耳,小得可怜的鼻子塌在鼓起的颊肉之间。

  “大人让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还以为是多次一举,但没想到,真有兔子会撞进来啊!”黄衣男子哈哈笑道。

  “不,这不是兔子。”胖青年摇头道。

  “哦,那是什么?”黄衣男子好奇道。

  “是一只飞雁!”胖青年认真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一左一右围住了乌古。

  “该死!”

  乌古咬了咬牙,看了一眼自己后背。

  左翅之上的伤口还没愈合,反而有着扩大的趋势。

  “我明明是将级,就算受了伤,也应很快就能恢复才是。”

  乌古勉强使自己冷静下来,声色俱厉道:“你们到底在箭上做了什么手脚!”

  原本黄衣男子和胖青年还在旁若无人地争论着到底是兔子还是飞雁,此刻听到乌古的疑问,齐齐转了个头。

  “兔子,你猜!”

  “飞雁,你猜!”

  乌古气得脸都红了。

  “啊!我要杀了你们!”

  ……

  李邵拎着一个五花大绑的身影正朝着乌古镇方向行去。

  突然。

  一股莫名的波动从远处传了过来。

  “同样的招式对我是没用的。”

  李邵轻轻一笑,苍青流光不知从何处涌出,瞬间覆盖全身上下。

  波动一遇流光,就被阻遏下来。

  “果然,将令对于将级的灵力,是无效的!”

  再等待一会,飞雁气机蓦然消退下去。

  “终于死了。”李邵叹了口气,意识缓缓从元盛身体中离去:“甲三,接下来便按照乌古所言,去乌古镇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