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行业制霸 > 32 气得找妈妈

我的书架

32 气得找妈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后一段时间,钱炜的矿上依旧没有出产像样的金矿石,终于在硬扛了三个月后,资金耗尽,停工了。

柳萍在得知儿子将餐厅全部弄丢后,瞒着钱董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刚到家又得到金矿停工的消息,心里七上八下的。

“小炜,这事要是被你爸知道了,你知道什么后果么?”柳萍叉着腰质问着儿子,“你天天都在干什么呢!?”

钱炜跟犯了错的孩子似的耷拉着脑袋。

“妈,那该怎么办,没想到那个臭傻逼有这么大的能耐!!”

“啪!”

柳萍一个耳光抽在了钱炜脸上!

“这要让你爸知道了你那个哥哥的能耐和你的无能,你接班人的地位就不保了!!你意识到事情多么严重没!!!”

“那…那该怎么办,妈,你帮帮我……”钱炜慌了。

“餐厅丢了就丢了,毕竟是小玩意!!可你连金矿也……” 柳萍皱眉来回踱着步思考着,“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金矿振作起来,这样就算你爸以后知道了也不至于大动肝火!!”

“可新矿区总也产不出像样的金矿石,倒是我们废弃的矿被他们接过去后,却猛出高品质的金矿,真是奇怪。”钱炜委屈的摸着被抽红的脸。

“把你和他们签的承包合同给我看看!”柳萍没好气的伸手说道。

钱炜忙找出承包合同递了过去,柳萍瞪了自己儿子一眼,翘着二郎腿一页页的翻看着。

“要不咱把狗背山旧矿的开采许可证去注销了吧,这样他们就开采不了了!”钱炜讨好的说道。

“你是瞎了吗!?”柳萍用手指重重的戳着承包合同上的内容,“你这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因乙方责任导致采矿终止,则乙方按照甲方每月的平均产值,赔偿剩余承包年限的损失!!”

“这……”

“知道他们月平均产值大概多少么?”

“大…大概一个亿多点……”

“什么!!??”柳萍大惊,“竟有这么多!?”

钱炜慌张的点了点头。

“这么高的产值?”柳萍摸着下巴思索着,“不行!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矿夺回来,不然你爸要知道了非得气死!”

“可是妈,按照合同赔偿的话,二十年承包期,我们得赔两百四十多亿才拿的回旧金矿呢。”

“不可能用这么蠢的办法!”柳萍狠狠说道。

“那还能怎么办?”

“你就不会动动脑子!?”柳萍将合同扔到了钱炜的脸上,“如果他们发生严重的事故,比如说矿难,他们的开采资质就会被吊销,那我们不就有理由收回来了么??”

“啊??出事故??”钱炜摸了摸脑袋,“可我打探到,他们矿井下作业相当规范啊,所有支撑结构都是进口钢材,非常牢固。”

“你就别管了,我来想办法,你个废物真是要把我气死……” 说着柳萍转身掏出了电话,走进房里重重的甩上了房门。

这一日张大昆正在自己的矿上检查报表,这时赵工头正好路过,和两个矿工抬着一个筐子向洞口走去。

“老赵,这是抬的啥呢?”张大昆问道。

“哦,刚送来的炸药管,明天矿下有个地方要进行小范围的爆破作业。”

“炸药?”佳佳表弟是侦察兵退伍,一听炸药兴趣来了,“来给我看看,好多年没捣鼓过这些玩意了。”

“看吧,我正好歇一会。”说着赵工头放下了筐子。

“是串联起来电子引爆吧?”佳佳表弟在筐内翻弄着,拿起两个炸药管在手上掂量着。

“对呢,起爆器一会再去拿。”赵工头随口答道。

“嗯!?”佳佳表弟忽然眉头皱起,拿着两根炸药管不断的换着手掂量着。

“怎么了?”赵工头问道。

“不对!”佳佳表弟吸了一口凉气,有些吃惊的说道,“这不对啊老赵!这两个炸药管在手上的分量和其他的炸药管不一样,不对劲不对劲……”

“啊?哪儿不对劲了?”

“这分量……”佳佳表弟手上不断的来回换着几根炸药管掂量着,“不对,就这两根不对劲,这分量不像是火药填充!”

“哟,这可开不得玩笑!”张大昆说道。

“先别运下矿去,拿锯子来!”佳佳表弟严肃的说道。

赵工头慌忙从工具房内找来锯子,佳佳表弟接过,很快锯开了一根炸药管,掰断后,里面并未见有火药,却被填塞着一团泥状的东西。

“这…这是…泥巴?”赵工头大吃一惊。

“泥你妹!!这特么是硝基甲苯烈性炸药!!”佳佳表弟吼道。

“什么!?”张大昆和赵工头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要是在下面引爆了,整个矿道都会被炸塌的!!会死人的啊!!”佳佳表弟喊道。

“怎…怎么会……”

“这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啊!”佳佳表弟严肃的望着张大昆。

“多亏你看了一眼!”张大昆拍了拍佳佳表弟肩膀,盯着赵工头,“这批炸药管在哪里买的?”

“是一家专门供应矿用炸药的公司,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他们那里采购的,都很熟,打个电话订个货,两三天内就送过来了。”

“刚送来的?”

赵工头猛点头。

“人呢!?”

“刚…刚离开,开一辆黑色的皮卡车。”

“追!!”说着张大昆和佳佳表弟忙钻进汽车,驾车飞速向下山的方向追了过去。

张大昆丝毫不心疼他那辆S600的汽车底盘,一路的火花带闪电,终于在山脚下的公路边将那辆黑色皮卡车截停了,愤怒的佳佳表弟一拳砸碎了皮卡车的驾驶位窗户,一把将司机从车内拖出来。

“说!谁让你来害人的!”佳佳表弟将司机按在地上,先扇了两个耳光,然后一把掐住了他的下巴,“不然我把你打的半身不遂你信不信!?”

司机紧咬着牙关,将头偏到一边去,硬扛着就是不出声。

“别那么粗鲁……”张大昆阴笑着走上前来,开始伸手解司机的裤腰带。

“老板,口味那么重?”

“滚一边去!”

当司机的裤腰带被解开,裤子被张大昆开始向下扒的时候,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你脱老子裤子做什么!!”

司机挣扎着想捂住自己的裆,无奈双手被佳佳表弟弟死死的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慌张的扭动着屁股。

“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你扒的精光,绑在公路边的树上让过路的车辆慢慢欣赏,嘿嘿嘿……”张大昆已经开始扒他的内裤了。

“别…我说……”司机崩溃了,挣脱了佳佳表弟,死命的拽住自己的裤子。

“说!!”

“是…林哥让我干的!”

“什么林哥鸟哥的,说名字!!”佳佳表弟开始扒他的上衣。

“他叫徐林!”

“你特么的随便说个名字我怎么知道是谁,想糊弄我们是不是?”张大昆一把将他裤子拉到了脚跟。

“别……”司机快哭了,慌乱说道:“林哥就是那个很有名的亿达集团的老板娘的司机……”

“柳萍的司机?”张大昆吃了一惊。

“对对对……”司机鸡啄米似的猛点头,哭丧着脸说道:“我欠了林哥二十万的赌债,林哥说让我给你们送趟开矿用的炸药管就可以把赌债抵了。”

“老板,柳萍是谁?”

“先放他走吧。”张大昆起身对佳佳表弟挥了挥手。

佳佳表弟松开了手,司机迅速的拉上了裤子,裤腰带都来不及系好就钻进了车内,开着皮卡一溜烟跑了。

“这个贱人!竟然想用这么恶毒的手段来陷害我,还好被你识破了,不然得出人命!”张大昆狠狠的说道。

“到底这个贱人是谁啊老板?”

“钱炜的老娘!”

“啊?他玩不过你就找他老娘来整你?”

“哼,打不过就找妈妈……”张大昆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