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妖孽夫君好难缠 > 第98章:太阴纯身

我的书架

第98章:太阴纯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办妥了。”共工做了个“请”的手势,看蔚白坐下,给他倒酒,十分殷勤。

蔚白眼皮子都不抬,举着酒杯饮下。

共工续酒。

蔚白的手一拦:“够了。”

共工将酒杯放下。

“提防顾衍,他生性不定,万一跳出来搅局,计划就都失败了。”

“嗯,已经重点盯防护法了。”

蔚白站起身:“既然没事,本座先走了。”

“欸,别急。”共工拍了拍手,门被推开,十来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被押了进来,他一指这些女人,笑道:“大尊主,我的心意,不成敬意。”

凤莲华偷偷抬头瞟了下,那十几个女人环肥燕瘦,貌美如花,眼睛里散发着灼热的光,似乎期盼蔚白选她们。

凤莲华撇了撇嘴,是个男人都会动心,蔚白不是以前的蔚白了,肯定会收下吧。

没想到蔚白只是扫了扫,就淡淡拒绝了。

“本座现在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

共工疑惑:“半个月前,大尊主不是说想开开荤么?”

蔚白斜他一眼,冷冷道:“不要了。”

共工知道他不悦了,也不敢再强求,况且这些美女他搜集得也很费心,自己收入囊下倒是件好事。

“既然如此,那就不勉强了。”

蔚白推门而出。

走出酒楼,上马车,蔚白吩咐:“去别院。”

凤莲华将帷帽放下,吐了口气。

蔚白将她一捞,捞到怀里:“不必叹气,我素来专情,在没腻了你之前,只要你一个。”

说罢,又跟忘了之前的不愉快似的,去吻她。

凤莲华尤为不习惯他这种说话方式,把她当玩具似的,听着就来说,忍不住呛他:“那玩腻我了呢?你打算杀了我么?”

这个问题,好像还没想过。

蔚白捧着她的脸,一番激吻,吻得她气喘吁吁,答:“不许跟我顶嘴。”

凤莲华无语。

好吧,虽然性子变了,记忆也没有了,可处理问题的方式还是一样的,都喜欢用吻来征服她。

他要不是她的蔚白,她可以把头摘下来当球踢。

别院是朴素不起眼的,可走进去之后简直是别有洞天,精致高雅的装潢,花花草草奢华无比,白玉为桥,跟春熙水榭有几分相似。

蔚白抱着她,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凉亭,还有人工湖上的船只,还有碧绿的草地,赞许的点点头:“这几个地方可以试试。”

什么试试?

凤莲华没听明白,他已经抱着她去了华丽的阁楼。

将她放在床上,起身,帘子一拉,光线都被挡在窗外。

凤莲华立刻知道他想干什么,下床往外跑。

跑到门口处,被透明的壁障撞得跌倒在地,额头青紫。

蔚白蹲下身,平视她,眼神戏谑:“看来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你……”凤莲华心慌。

蔚白伸手,摩挲着她的脸蛋,眼眸含笑:“太阴纯身,嗯?”

他的笑宛如狐狸般,腹黑而狡猾。

凤莲华往旁边挪了挪。

蔚白握住她的脚踝,将她拉过来禁锢住,凤莲华不动声色的抖了抖袖子,针没滑下来,她又抖了抖,被蔚白捉住了手腕。

“想拿针扎我?”蔚白问。

凤莲华脸色僵滞,居然被他看穿了。

蔚白说完也怔了一下,他怎么知道她袖子里藏了针?但是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了,怎么回事?

不过此刻,他只想好好享受温柔乡,不想顾及别的,将她袖子里的针一枚一枚全部拔出来,动用内力,所有银针在他掌中化为齑粉。

“在地上也行,凉快。”

第一次因为他不知道她不是是雏儿,粗鲁狂暴,这一次他要好好疼惜她,算是补偿吧。

他压根不想知道凤莲华是不是想要他的补偿,只要他想给,她就得受着。

凤莲华昏过去时最后的念头就是:等他恢复记忆,一定要找他算帐。

狠狠的算这笔帐!

凤莲华再醒来,是被他折腾醒的。

“醒得比想象中快。”蔚白拨弄着她的唇瓣:“身子骨很好。”

“滚!”凤莲华想吼他,但声音软绵绵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她对他真是咬牙切齿。

蔚白微扬下颌:“那边有浴桶,自己去洗洗。”

凤莲华摇摇晃晃的走过去。

蔚白看她脚步不稳,皱眉,将她抱起,扔到浴桶之中。

蔚白走到三步之外,盘腿打坐,吸收功力。

凤莲华真想糊他一脸,合着他发现自己是太阴纯身,将自己当作练武的工具。

鼻尖一酸,突然又有点想哭。

她将自己好好清洗了一遍,打算从浴桶里爬出来,却不用她爬,蔚白只手将她一拎,平放在床上,不知哪儿摸来一盒药膏。

上完药,给她穿好衣服,说:“盘腿,闭眼,提气,气沉丹田……”

凤莲华疑惑看他。

他剑眉一挑:“看着我做什么?小蠢猫,快点照办。”

凤莲华心神一震,然后一一照办。

学着蔚白的吐纳之术,运了一会儿,蓦然发现自己体中有了一股浑厚的内力。

“以后记得运功。”

凤莲华点头,暗忖这内力是蔚白渡给她的么?

应该是的,她身体中没有什么内力。

他为什么把他内力渡给她?

迟疑了下,将心中疑惑问出口。

蔚白眯着狭长的眸子:“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是因为喜欢她吗?

蔚白邪笑:“因为你体力太差,我根本就尽不了兴,有了内力,应该能激战得久些。”

凤莲华脸颊瞬间红透。

他竟然是因为……这个……这种流氓的事情看她害羞,他竟忍不住逗弄她:“羞什么?明明你也很享受。”

“谁享受了。”她一直在哭好么?

蔚白凑近她,鼻息灼热。

凤莲华当即火了,将他推开,拉开门跑了出去。

结界不知什么时候撤了,她能听到他身后清朗的大笑。

凤莲华跑出去之后,在花园里游荡,摸了摸灼热的脸颊,唇角抿出一丝笑容来。

时隔半年,再次相见,他脾气变差劲了,可本性未改。

只要跟他多多相处,假以时日,必定能让他恢复。

凤莲华长吁一口气,接下来她要给林景和洛天祁写封信,让林景别冲动,让洛天祁洛天祁要是知道,一定会愤怒吧,可她没办法,有蔚白在,她就没办法违背自己的本心嫁给他。

凤莲华对洛天祁有着深深的愧疚。

算了,立后的事他还是自个儿跟洛天祁说吧,先给林景写封。

离了花园去找笔墨,磨了墨,开始写信。

刚写好,吹干,折在怀中打算放入袖子里,找了信鸽送出去,没想到信被人从手中抽走了。

“你在干什么?”

凤莲华回头,就看到了蔚白冷厉的俊颜。

她惊了一下,镇定道:“我没干什么。”

蔚白将信拆开看,看了一下,眼中的愤怒平息下来,嫌弃的将信还给她:“字真丑。”

凤莲华:“……”

蔚白环住她的肩膀,她要留在他身边,很好,还算识相。

她要是和别人商议怎么对付魂刹,或者怎么逃跑,他肯定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

这个女人他眯着眼睛,她好像真的非常喜欢他,不,是圣子蔚白,他现在充其量是替代品罢了。

想到这个,他莫名的很不爽。

“走,给你买首饰。”

她既然要留,他总得许点好处算作奖励。

女人喜欢的无非那么几样。

“啊?”凤莲华完全被他的脑回路惊呆了,刚才还不是一肚子火么?现在又要给她买首饰,她摇摇头:“我不要。”

蔚白看她拒绝,火气又上来了:“不识好歹,我给你你就拿着。”

“我一个大男人戴什么首饰?”凤莲华哭笑不得。

蔚白扫了扫她男人的装扮,笑道:“你还是不穿衣服好看些。”

“垃圾男人!”凤莲华忍不住骂他。

蔚白无端心中一动,这个称呼感觉很熟悉,是不是有人曾这么唤过他?

接着他嘲笑自己多想,这种称呼谁敢喊谁就人头落地了,这个女人倒是大胆,也敢这样骂他。

不过被她一骂,他心中没有半分不舒服,反而有什么要从心口溢出来似的。

蔚白伸手将她勾到怀里,笑容邪邪:“你再骂?”

骂就骂,怕他啊?

凤莲华又骂了一句:“垃圾男人!”

蔚白嗓音含笑:“继续骂。”

凤莲华还骂:“垃圾男人垃圾男人垃圾男人垃圾……唔……”

蔚白抱着她狠狠的吻,蹂躏一番之后,心情大好,说道:“骂得真动听。”

凤莲华真想揍他。

“我什么时候可以将信送出去?”

别院里没有信鸽。

蔚白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缕幽光,将信从她手中接过来:“给我吧!”

凤莲华交给他,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唇瓣,慢慢说道:“早点送出去,不然我怕林景会带兵打过来。”

蔚白狂傲的冷哼:“我会怕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