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签到,我真是大明星啊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四线主持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三章 四线主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夜之间,肖一若从默默无闻的十八线小主持,成为了主持界的新星,媒体记者不吝赞美之词,天花乱坠地一通夸奖。

  而这次带货也被《群众日报》官博点名表扬:

  为什么金话筒带货,效果如此之好?

  很简单,群众相信燕视,相信选手,相信作为供货商。

  网络带货屡屡暴雷,老艺术家为了金钱,晚节不保,只有粗制滥造作品的也敢自称为演员,卖的酒被戏称为交警也查不出酒驾,只坑家人不坑路人的网红...

  花样层出不穷,假货横行,迟早将自取灭亡,网络并非不乏之地。

  金话筒选手们出发点是寻找的确需要帮助的农户商户,将中间的利益让出给消费者...

  经此一役,肖一若不再是十八线主持,而是直接上升到了四线。

  其实,所谓十八线,是大伙的戏称,在分级上显示的是其他,通常都是新人。

  拿下金话筒冠军,让肖一若微博粉丝正式突破百万+的数量,知名度同样大大提升,之所以还在四线,他目前没有固定节目。

  获奖很重要,节目更重要,前者像是考试,获得好成绩,证明你有能力,后者则是实操,你得把能力发挥。

  肖一若不着急,他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一步一步来吧。

  心情舒畅地看完网络上的报道,他和两位选手去到了电视台,准备下午的录制。

  比赛已经结束,互相之间稍显紧张的气氛消失殆尽。

  如今,三人都是朋友。

  一开始肯定互相根本不认识,但一百多号人,只留下三个,现在依然成为好友,说说笑笑,气氛轻松。

  作为东道主的郑先泰大手一挥,准备结束之后,带两人吃吃逛逛。

  下午的记者见面会和节目录制都挺顺利。

  毋容置疑,肖一若做为冠军,得到的关注也最多,都能理解。

  顺便还宣传了下还在准备中的新节目,会不会播出,也不晓得。

  晚上十点半,三人的金话筒之旅,正式结束。

  说来也好笑,肖一若来了两次燕京,从头到尾呆了近半个月时间,还是头一回见识首都的夜景品尝美食。

  郑先泰是合格的导游,走到哪,说到哪,听的肖一若和张思睿连连点头。

  特别是钻入各式各样的胡同,听说里头都是哪个亲王,哪个大员居住,如今,却成为普通的居所,颇感神奇。

  第二天,肖一若便是自由身,订的是晚上的飞机票。

  如果不是节目正在筹备中,他又是主持人,电视台不介意给他多放几天假。

  早上起来先收拾好行李,接着打了个车出门,挑选了些水果,去到了安真所居住的小区。

  挺麻烦的,的士不让进,还得登记,打电话给业主。

  小姐姐开着车出来接他,是的,开车。

  两人许久未见,都挺开心的。

  “不错不错,没让我失望,能拿下冠军。”安真拍拍他的肩膀。

  “所以你是有多不看好?”肖一若笑道。

  “也没有啦,毕竟和其他相比,你经验不太足,获胜算是爆冷。”

  “逆袭对吧。”

  “没错,你什么时候回去?”安真熟练地驾驶着电动车,她要不来接,找不找的到是一回事,走大概的至少二十分钟。

  “八点多的飞机。”

  “这么着急?比赛都结束了,你不留下来玩几天,不是还抱怨没好好看看燕京么?”

  “我倒是想,”肖一若下了车:“台里还有挺多事,我得回去。”

  安真白了一眼:“拿了个冠军,就变忙了?”

  “新节目,我是主持人。”

  “要不要我去给你当一期飞行嘉宾?”

  “算了吧,你的通告费怕不是够我们半年的费用了。”

  “你不会讲价么!”安真乐了。

  “还能讲价么?”肖一若眼睛一亮。

  “不能!”安真正色。

  哈哈哈哈,两人安静了三秒后同时爆笑。

  安真的居所是在这个高档小区的别墅区域,三层楼的小洋房,占地面积肖一若估不出,和邻居们距离挺远的。

  四周是一人多高的围墙,上头有些枯死的植物,想来春天的时候,必然是一片花团锦簇。

  通过大门之后,是一条一米宽的石子路,庭院里干干净净,左手边有个小池塘,仔细一看,有条人工打造的小溪环绕整个院子,里头有各色的锦鲤在游动。

  右边则是个葡萄架,下方摆着几个沙发,茶几上放着的是围棋。

  “你会下围棋?”肖一若走了过去。

  安真老实地摇头:“不会,设计师的理念。”

  “行吧,有钱人的想法和一般人不同。”

  安真没有否认,她的确是小富婆,这里的小指的是年纪,片酬八位数,随便个代言,普通人不吃不喝得赚几辈子。

  燕京闹中取静,这么大套别墅,肖一若根本不敢去问得花多少钱。

  问,就是买不起。

  进入客厅,整个是北欧风,蓝白色调为主,最显眼的,无疑是客厅背景墙上安真自己的照片。

  没有任何背景,小姐姐穿着白色长沙坐在那,左手臂压在膝盖上,下巴顶着手臂,看着镜头,眼神颇为魅惑。

  “wow!”

  听到肖一若的感叹声,安真笑了。

  “好看么?”

  肖一若点头:“真好看,你正常起来像是换了个人。”

  “这么说话的。”安真怒道。

  “完全不同的美法。”肖一若的急中生智救了他一条小命。

  花了十来分钟参观了整栋别墅,给他的感觉就是大,但不豪。

  里头许多装饰,出自安真的想法,有专门的瑜伽室,有温馨的小影院,有朋友聚会的小酒吧,以及可以烧烤的后院。

  肖一若和她一比,简直是渣渣。

  安真是在燕京电影学院毕业,早在高中时期,就被大导演陈一新选中,年仅十七岁的她拍摄了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直接爆红。

  接着是各项代言广告作品如雪片般来临。

  安真很有自己的想法,她愿意拍戏,但,不是现在。

  全国有名的电影学院都来家中游说,希望她考自家学校,一番挑选之后,最后进入燕影。

  正当所有人在想,她能否再度翻红时,安真却静悄悄地和陈一新导演二度合作,直接拿下了威尼斯电影节影后皇冠。

  那会,她才二十不到。

  文艺片获奖,商业片大卖,红地毯绝对的主角,只能说,开挂一般的人生,你无法去比较。

  肖一若和她一比,才哪到哪。

  之前,心里还想过,自己以前默默无闻,突然发飙,会不会被人怀疑,你有问题?

  可看了安真,呵呵,牛逼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搞不好,那几个首富都是穿越而来,只是你不知道。

  显然,安真没有经常接待朋友的习惯,参观完毕,再次回到客厅,她才想起来要给肖一若倒水。

  不想她麻烦,肖一若只要了杯热水。

  屋里有暖气,很舒服,羽绒挂在一边,透过客厅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外头的风景。

  “你平时吃饭咋办?”刚才经过厨房,灶具上是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她肯定不会做菜。

  如今女生不会做饭挺正常,肖一若一贯的想法是,自己不会的东西,不要强行要求其他人。

  不知他人事,莫要瞎几把发表评论。

  “外卖!”安真干净利索地回答:“偶尔自己做点。”

  “你做啥吃的?”

  “上回你介绍的自热火锅啊。”

  “行吧。”肖一若咂咂嘴:“那咱们中午吃啥?”

  “金针菇啊!”安真理所当然:“我买了两份。”

  “货到了么?”

  “嗯?对哦!”安真一愣。

  她订购了两箱没错,可是还没到货呢。

  肖一若无言以对。

  “这个...那个...要不我买点?”安真极不好意思,这事闹的。

  她想了两天,要尝尝肖一若的手艺,结果,把最重要的事给忘记了。

  “要不,还是点外卖吧。”

  看他不言语,安真弱了气势。

  “你是主人你说的算。”

  小姐姐麻利地找到外卖软件,好在,她还记得肖一若是客人,点餐的时候咨询了他的意见。

  等待中,肖一若了解到,安真家里条件也很不错,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已经习惯了经常不在身边的日子。

  燕京的房子属于投资兼居住,平时有个阿姨来打扫下卫生,一个人特地找人做饭,有些矫情。

  忙的时候,几个月也不一定回来住一次。

  肖一若第一反应,好亏。

  这房子要出租,一个月至少2万起,几个月,那就是他一年的工资。

  只是,安真不小心说出买这套已经赚了快千万,他直接闭上了嘴,思想还是跟不上有钱人。

  “电影拍完了,准备再接一部戏么?”

  安真摇摇头:“怎么可能,正常来说接下来的两年不会再接戏。”

  “为啥?”

  “这次拍的电影上映最早是明年,有可能是后年才会和影迷见面,”安真耐心地解释:“娱乐圈也是存在饥饿营销。

  除非是流量,才会时不时需要刷个脸,参加个节目啥的,否则,很容易被忘记。

  但到了一定高度,便不需要了。

  观众影迷不会因为一段时间看不见而失去兴趣,反而会更加期待。”

  安真说这话的时候很平淡,没有炫耀的意思,肖一若也能理解,她有这个资格,二十来岁,国内国际大奖拿了好几座,拍出的作品叫好又叫座,妥妥的票房灵药,无数金主拿着支票求她拍戏。

  “宁缺毋滥,是我和公司共同的决定,对于演员来说,名声累积不易,如果不挑好的剧本,很有可能几年的努力,只要一两部作品,就能消耗殆尽。

  每次看剧本,我都头疼,就算剔除不符合条件的,到我这里还是有不少。”

  安真眉头微皱,似乎想起看剧本的日子。

  “除了剧本外,还得看导演,看投资,看档期,需要在意的事项特别多。

  演员们不高产是有原因的,要对自己,对影迷负责。

  我也算运气好,接的几部戏都还不错。

  所以接下来,还是得战战兢兢,慎重选择。”

  肖一若点头表示理解,他不是演员,饥饿营销还是懂的,宁愿放慢步子,也不赚快钱。

  如今娱乐圈里有不少演员就是急功近利,每部作品出来评分都是三分四分,平时靠着跑综艺赚钱。

  没有对错。

  每个人的选择方式不同,大家都是过一辈子,没有谁有经验。

  人家的过法你也无权评判,只要不犯法,怎么开心怎么来。

  看不顺,不看便是了,非得骂几句,也不至于。

  毕竟对方就算死了,也和自己没关系。

  “那你无聊的时候都做什么?”闲聊嘛,自然是什么都可以说。

  安真指了指头顶:“练练瑜伽,然后打游戏,平时我挺宅的,基本不怎么出门。”

  肖一若心想你想出门也不容易吧,要是被认出,那就麻烦了。

  “你呢?”

  “我?”肖一若歪着头:“我一直都挺忙的,就是工作,接下去要准备新的节目,休闲嘛,偶尔打两把手游,看看电影,其他好像也没什么。”

  “没生活,只有工作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肖一若不懂安真为什么有勇气来吐槽自己,好像她也没好到哪去吧。

  “诶,对了!”安真想起了什么:“我下个月有个活动,是去学校来着,主题是关于咱们民族文化,你是主持人,有没有简单点,却又可以让人记忆深刻的桥段可以让我表现表现。”

  “唔...”肖一若想了想:“汉字是咱们民族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吧。”

  安真点点头。

  “你跟着我念,喉,舌,齿,唇。”

  小姐姐照做。

  “啥意思?”

  “你感受下,念这四个字的时候,是从哪里发出的声音。”

  安真很聪明,喜笑颜开:“诶,我之前咋没发现了呢,这个不错,我要了。”

  其实,还有个段子肖一若没敢说,那就是“菊”。

  愉快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感觉没呆多久,就到了下午,安真得知他要打车回酒店,再赶往机场之后,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全程接送。

  她倒是有空,只是真不敢。

  要是被拍了,十张嘴都说不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