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签到,我真是大明星啊 > 第九十四章 老狐狸

我的书架

第九十四章 老狐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八位老板,既是朋友,也是竞争者。

  去电视台的人数有限,还是会有人淘汰,谁都不会希望是自己。

  心情也是有点矛盾,作为朋友嘛,能多赚钱的人是好的,可作为对手...

  多少都会有些私心吧。

  肖一若确实在挑起竞争,你们想来,我欢迎,但要表现出价值。

  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他打开手里的纸张。

  刘老板的答案是四千元,只差了三百。

  啪啪啪,大伙鼓掌。

  “老刘可以啊。”

  “就很棒!”

  “就差三百呢。”

  三百元,对于一件古玩来说,差异不算太大,显然,刘老板算是成功。

  肖一若的本子上记录了快一页,节目嘉宾和单纯鉴宝有很大不同,你表情,动作,说话的方式等等,都要考虑,毕竟要面对全国观众的。

  “有些事提醒大家,”他没着急喊下一个:“以后呢,那些行话咱们可以适当减少些,不是不用啊,比如开门,品相,掌眼这些没问题。

  坑子货,铲地皮,埋地雷这样的尽量不说,能明白我意思吧。”

  “一时半会可能改不过来。”有人说道。

  “得习惯。”肖一若认真地说道:“有些黑话在电视上不适合,你要改不了,后期导演会剪掉,等于没有镜头。

  到时候你们录了一整天,喊上亲朋好友观看,结果没两句话,不尴尬么。”

  众人点头:“那是得注意。”

  “行,下一个。”

  “肖老师,你不帮忙看看?”刘老板指着瓶子问道。

  “你们都分析完了,而且也是正确的,我没啥好说,邓老板,请吧。”

  八字胡在众人当中,范最足。

  手上戴着的绿宝石戒指,脖上的珠串,脚底下的帆布鞋,隐隐透出高人的感觉。

  “这是个明朝嘉靖时期的瓷瓶,款式是当时最为流行的葫芦瓶,当时对外交往和贸易的扩展,瓷器也作为主要外销产品而大量倾注于国外市场,从而刺激和促使其品种和花样迅速创新...”

  这次肖一若没有坐着,在其他人看完之后,也上了手,一番观察后:“可以写价格了。”

  拿到八字胡的纸条,抬头,和对方微微点头。

  那边的七个人这次商量的时间比较长,似乎有着不同的意见。

  肖一若看着有点乱:“怎么了?”

  “我们有些分歧,我觉得这瓶子没啥问题,嘉靖时期的东西,大概五六万的样子,不过,陈老板说这东西有点问题,不像是嘉靖的东西。”

  “哦,”肖一若没说话,倒是八字胡笑了:“老陈,说说看。”

  说是老陈,其实年纪估计三十出头,有些谢顶,笑容一直挂在嘴上。

  “邓老板,您别生气,我也许是看错了。”

  “别啊,有看法可以提。”肖一若鼓动他。

  “得儿,那我说说看。”老陈走到瓶子边上:“明朝的东西应该没错,只是我觉得不是嘉靖,这手法和嘉靖风格类似,唯重大器,造型繁杂而拙笨,风格浑厚敦实,葫芦瓶也属于代表之一,所以很难分辨。

  但是,这瓶子胎釉上看着有些不对,胎质较细、空隙较多...

  再说纹饰,万历时期瓷器纹饰采用双线勾勒填色,轮廓线条较硬,如用硬笔所绘,由于回青料晕散现象严重,青花填色往往溢出线外,简单来说,就像小朋友画的一样...

  还有底足处理不太规整...”

  老陈说的时候,其他老板在边上观察,每个点几乎都对上了。

  有些人脸上露出尴尬。

  很简单啊,嘉靖,万历虽然都是明朝,前者的东西如他们所言,能值几万十几万不等,可要是万历,同样的东西,大概只有几千。

  价格差别也就算了。

  最主要,这是邓老板选的东西,把万历说成嘉靖,不是看走眼了么。

  肖一若收起笑容:“陈老板,你有几分把握?”

  “七分吧!”他想了想说道。

  肖一若点头:“有没有其他人和陈老板一样看法的?”

  几人互相看看眼色,有三人举起手,其他则是在犹豫。

  啪啪啪,有人鼓掌,却是邓老板自己。

  肖一若配合着打开了纸条。

  上头没有价格,而是五个字。

  “万历的瓶子!”

  众人惊讶的同时,心里不免骂了声老狐狸。

  这八字胡是反其道而行之,人家是尽量找真品,他倒好,不仅证明了眼光,还帮着测试了一番。

  “肖老师,你刚才上去喽一眼,是不是觉得东西不对?”有人想起。

  “对!”肖一若没有否认:“这两时期的瓷器风格特别相近,如果平时接触的不多,搞错挺正常的,陈老板很优秀啊,这么短时间内就看出了。”

  “实不相瞒,我吃过亏的。”老陈倒是没有什么洋洋得意:“几年前,打眼赔了几万,后边花了点心思研究了下。”

  还认为是嘉靖的那几人脸色有些不好。

  肖一若安慰:“别在意,术业有专攻,更何况古玩,用博大精深四个字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种类多,物品杂,很少有人可以精通所有,不要有心理压力。”

  老板们虽然在点头,心里很清楚,这一轮,肯定是八字胡邓老板和爱笑的陈老板分数比较高。

  而经此一事,似乎让其他人都认真起来。

  剩下几个藏品拿上来之后,每个人都看的特别认真,各种讨论,就算十有八九确认了,也会留些余地。

  对此,肖一若非常满意,他是巴不得老板们竞争来着,只有你们使出全力,我才好鉴别优劣。

  一个多小时过去,八样物品全部甄别完毕。

  最值钱的,是邓老板的葫芦瓶,估价八千,最有争议的是其中一位老板拿来的玉镯。

  价格上不是最低的,但,不属于文物范畴,明显就是现代加工品。

  正当这位老板担心被涮下的时,肖一若知识让众人将物品归还,然后一起上了电视台的小巴。

  “有没有实在没空的,可以下次再参与。”

  车上,肖一若问道。

  没有人吱声。

  生意肯定要做的,可用一晚上的生意来争取个上电视的机会,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下午要去考科目一,祝我成功吧,别补考太丢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