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签到,我真是大明星啊 > 第八十八章 职场生活小技巧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职场生活小技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杜鹏为晚上的值班做足了准备。

  风油精带了两瓶,蚊香不可缺少,得知头天晚上两个摄影师被冻成狗后,和招待所老板商量着,将被子拿上了车。

  除了吃饱晚饭外,还买了一堆零食,包括剩下唯一一盒自热小火锅,小镇上没得卖。

  在天黑之前,一行人等乘着小巴再次抵达了桃花坞。

  三人帮运物资的时候,摄影师李师傅将几台机器换了电池和位置。

  “哎,我还希望帐篷不见了!”张导抱着床被子进到小别墅内,有些失望地说道。

  “帐篷不见,可能有小偷吧,”肖一若笑道:“诡怪啥的要帐篷干啥。”

  “你说,晚上咱们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有人盯着。”

  杜鹏刚说完,同时被两人训斥:“别瞎说,人最可怕了。”

  十平米的客厅收拾出了一半,两顶帐篷在围在角落,还有找了几张桌椅做了隔断,莫名地让人有种安全感。

  杜鹏似乎有些不大满意,在那调整着位置。

  “小杜,你先整理着,我和小肖去外头帮忙。”

  “好嘞。”

  光是上个半坡,杜鹏已经满头汗,两人也不忍心让他再运动,万一瘦了咋办。

  摄影机用的都是gopro,不管移动还是啥的都比较方便,不到半小时,全部搞定。

  老李干完活,没有带一丝留念,上车离开,肖一若和张导站在山顶,吹着风,很是惬意。

  “马上要下雨了。”

  “挺好的,那人不是说了,头一次异常就是下雨天。”

  刚才到的时候,乌云还在天边,这会快到头顶上了,野外的摄影机都拿到了室内,希望渺茫。

  随意聊了几句后,两人回到了小别墅中。

  杜鹏手挺快,除了帐篷一个人搞不定,其他东西都收拾完毕。

  三人一块笨手笨脚地把帐篷支起来,外头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瞬时间,外头白茫茫的一片,能见度只剩下几米。

  好在,选择的位置离窗有些距离,否则,现在肯定狼狈不堪。

  陈姐的电话跟着过来,知道三人没问题后叮嘱着要是没法住说一声,让车辆回来接他们。

  既然下大雨,便可以光明正大地休息。

  杜鹏在角落先将蚊香点起,接着拿过包,取出一张塑料薄膜往地上一铺。

  薯片,瓜子,牛肉干,几听啤酒。

  张导笑眯眯地拿起啤酒打开,三人一碰,美美地喝了一口。

  “舒服啊!”杜鹏长叹一声:“啤酒,还是干完活之后的第一口最好喝。”

  肖一若表示同意:“张导,咱们这样上班,让领导看见了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都住在野外的帐篷里了,够认真了。”张导笑了笑:“其实,多数领导还是挺好说话的,咱们这行都要有点底子,完全不懂行的来当领导的很少。

  我是导演,你是主持人,撑起节目的两大支柱都在外头,没啥好说的,你不是有周副台长的微信么,拍张照片,发朋友圈,让他看看。”

  “会不会太刻意了?”肖一若有些意动。

  “有什么刻意的,领导那么忙,哪看得过来,不得主动表现,尤其是你这样的新人。”

  杜鹏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我来拍照,你俩摆个姿势吧。”

  张导左右看了看,拿起台本,肖一若跟着他走到窗户边上。

  两人商量了几句摆起了pos。

  张导右手指着外头,似乎在说些什么,肖一若则是在聆听。

  “诶好,这个姿势不错,再来一,好好可以了。”

  杜鹏将照片发给肖一若:“我多给你发了几张照片,你凑个九宫格。”

  “行。”

  杜鹏选的照片还是挺多样化的,高速,乡道,和平镇,以及桃花坞。

  “文案要用啥呢?”肖一若问道。

  “又不是写小说的哪知道这个。”杜鹏表示不会:“应该让陈姐来想一个。”

  “我工作,我快乐?”张导建议。

  “诶...这个真刻意了。”肖一若摇头,还是要面子的。

  “工作使我快乐?”

  “有啥区别。”

  “我热爱工作?”

  “张导,你休息吧。”杜鹏一脸嫌弃:“你直接写首次出差,新的体验。”

  肖一若感觉还行,发了出去,陈姐和刘悦秒点赞,速度够快的。

  三人重新坐了回来,杜鹏有些遗憾。

  “要是能升堆篝火,真有点野营的感觉。”

  “谁烧山,谁坐牢。”张导笑道。

  “不至于吧。”

  “你们不知道,以前农村许多地方都有类似的标语,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少生优生,幸福一生。”张导喝了口酒,脸上露出回忆之情。

  等着他们搭话呢,却发现杜鹏拿着手机和肖一若聊着。

  “你看这个女人,神经病吧。”

  张导凑过去一看,是个朋友圈。

  “好无聊啊,要不来骂男人吧。”

  “这是极端主义么?为什么要骂男人。”杜鹏忿忿。

  “谁啊?”

  “忘了啥时候加的了。”

  肖一若拿过手机:“不熟是吧,那我回了。”

  “来!”杜鹏伸出右手,请开始你的表演。

  啪啪啪啪,肖一若打上了几个字。

  “你爸是个傻逼。”

  哈哈哈哈哈,两人忍不住大笑。

  “牛啊!”

  结果就是,对方回了一句:你有病啊。

  杜鹏再想说话,已经被拉黑了。

  他倒是无所谓,是谁都记不得了,拉黑就拉黑吧。

  外头的雨越下越大,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直到天黑。

  天一黑,苦头来了。

  屋里用的照明是拍摄用的,特别亮,就算关掉其中多数的灯泡,在雨夜里依然显眼。

  估计方圆几百米的昆虫都被吸引过来,围着等不停地绕圈。

  只得将灯移到另外个角落,否则,有的苦头吃。

  绿瓶的风油精还是管用,全身擦了一遍,基本不会被叮。

  唯一不足的是有些无聊。

  下雨出不去,忘记带副扑克牌,手机只能面前接打电话发发信息,刷短视频就缓冲。

  张导喝了点酒,化身话痨,两个年轻人只得硬着头皮听着。

  好不容易熬到了十点多,各自回到帐篷中睡觉。

  地板有点硬,不过还能接受,肖一若很快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被尿憋醒。

  看了看手机,凌晨一点多,回了回神,左右两边的鼾声打出了3D环绕的感觉,雨不晓得啥时候停了。

  穿好鞋,他走出了破败的别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