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签到,我真是大明星啊 > 第五十七章 影后要来家里?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 影后要来家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是几天过去,虎皮直播趋于稳定,虽然其他平台效仿者也很努力。

  可作为网络直播鉴宝开山鼻祖,肖一若每天观看人数稳定在十五万人左右。

  遗憾肯定有的。

  如果把时间放在夜间八点到十二点,相信观看的人数会更多,可是肖一若不敢。

  微博的任务已经完成,他的刑法专业已然抵达专家级,可前车之鉴。

  阿拉伯语被收回,虽然目前形势直播的收入会比电台主持人高许多,要是哪天古玩知识没了,瞬间会被打回原形,本不能忘。

  周三,凌晨1.30分,肖一若下班,打了辆车直奔医院,脸上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和司机大哥有说有笑。

  没有左手的日子,很难过,四周过去,他终于能拆石膏了。

  负责自己的住院医生是让白天过去,不过肖一若非常想痛痛快快地洗个澡,正好医生晚上值班,确定现在去也OK后,他不想再等待。

  张导他们白天出去拍了外景,疲劳不堪,所以也没让人陪着。

  出租车刚在医院门口停下,忽然冲过来几个拿着相机的男人,把肖一若吓了一跳。

  只是看到他下车之后,又转身离开,还在互相聊着。

  “诶,不是安真。”

  “会不会去别的医院了。”

  “有可能,东安可有四所医院来着。”

  “要不要换?”

  “再等等吧。”

  看得出,这几人是记者,有那么一瞬间,肖一若还以为是冲着他来的,小小窃喜了几秒,难道红了?

  可事实上,记者们并没有认出这位十八线明星。

  带着微微的失落,轻车熟路地到了楼上。

  嘟嘟嘟。

  “哪位?”

  “陈医生,是我,肖一若。”

  里头传来一阵杂音,门打开了条缝。

  不是陈医生,而是位不认识的男人,用警惕的目光打量了几眼,然后伸出脑袋,看了看走道,确定后边没人之后,让肖一若进门。

  “卧槽!”

  看到房间里的情形,他明白咋回事了。

  “安...安真!”

  在陈医生面前坐着的女人,和肖一若来了个四目相对,飘逸的长发,会说话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组合起来,不是影后安真还有谁,杜鹏桌上的照片,可不就长这样。

  想起来了,好像胖子说过,影后来东安取景拍戏,没想到,居然在这儿遇到了。

  而在安真的左手,打着和他一模一样的石膏,楼下记者来的目的不言而喻。

  “你好!”小姐姐高冷地点点头。

  边上带着警惕目光的不用说,肯定是经纪人了。

  “你们不用太担心,”陈医生笑道:“小肖应该也算你的同行,他是我们东安市的电台主持人,昨晚上约好过来拆石膏的。”

  经纪人不理:“医生,现在能走了么?”

  “不能!”陈医生和肖一若同时说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 众 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三人齐刷刷地转过头。

  “刚打完石膏要观察一会,看看会不会出现其他症状。”

  “别误会,我刚来的时候,在楼下遇到了记者,应该是冲安小姐来的。”

  经纪人脸色一变,和安真低语了几句,然后出门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气场的关系,影后虽然打着石膏不说话,肖一若还是觉得有些压力。

  “安小姐,你坐着等等,我先帮他把石膏拆了。”

  噼里啪啦一阵操作。

  “啊!”

  全部拆除之后,肖一若忽然喊了一声,引得安真也转过头。

  只见他左手小臂一片黢黑。

  “这.这..这...”肖一若看着全是毛的小臂,顿时不晓得说些什么。

  “哎哟,正常现象,打了一段时间石膏拆除后,都会这样,你个大男人,长点毛怕什么?”陈医生见怪不怪,在那收拾着碎屑。

  “不是,”肖一若无语:“长毛无所谓,可这差距也太大了。”

  说完平举双手,右手也有毛,可对比起来,左手大概有三倍的长度,反差不是一丁点。

  “噗呲!”

  他转头,看见安真居然在偷笑。

  肖一若看了看她的手臂:“别笑,你也打着石膏,一个月后...”

  安真愣了愣,瞬间皱起眉头。

  “啊,不好意思。”肖一若发现说错话了。

  得到的是张冷漠脸。

  “别在乎这个了,来使使劲儿!”陈医生抓着他的手。

  一番测试,完全没问题。

  “石膏虽然拆了,不过接下去一个月,左手别提重物。”

  肖一若不停地活动着左手:“知道了医生,以前没感觉,现在完全能体会到有多幸福。”

  也许是觉得冷落了影后,陈医生找着话题。

  “你俩还挺有缘的,受伤的位置,程度都差不多,只是他结束了,你才刚开始。”

  肖一若在电台工作了三个月,见到最大的明星,就是隔壁的主持人郑秋曼。

  突然见到影后,心里不激动是假的,挺想合个影,说几句话。

  只是,目前的情况明显不适合,只能讪讪地笑着。

  那边陈医生把病历写完递了过来:“如果回去后有不舒服,可以再过来检查,正常应该没什么问题。”

  “好的,谢谢医生。”

  肖一若没有理由继续呆着,有些遗憾地起身,正准备离开。

  滴滴滴电话声响起,是安真的。

  说了几声后,她不淡定了:“陈医生,医院有后门么?”

  “啊...有的!”

  “能不能带我过去。”

  “当然。”看着她一脸着急,陈医生顾不上问些什么,连忙带路。

  肖一若脑子一抽,也跟了上去。

  七拐八绕,花了五分钟从一个小门走到了路边。

  “我还得回去值班,小肖,你帮忙照顾着点。”陈医生挥挥手直接离去。

  “啊..我!!”肖一若看着已经戴上眼镜和帽子的安真忽然有些后悔,是不是不应该跟过来。

  “你带身份证了么?”安真看着眼前的小巷子,直接迈步走了出去。

  “没带...那啥,安小姐你去哪,那边是死胡同。”

  安真脚步一顿,默默地转头。

  “要不你先说明下什么情况,或者我先送你到酒店?”

  安真摇头:“你是电台主持人?”

  “啊对。”

  “你家里几个人住?”

  “我一个啊。”

  “去你家。”

  “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