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血战巅峰 > 第二十五章 有人要杀我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有人要杀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结束战斗的莫凌坐在了大厅中,他并没有立刻离去,由于他的战场结束的比较早,几个舍友还没有结束,所以他在等他们。
大厅中正中央正播放着一位同学的战场直播,他并不认识那位同学,据说只有学院的最强者才有资格在大厅屏幕上直播,供所有同学学习仰望。
莫凌没有去看屏幕上的人的比赛,而是拿出了手机,在手机上找到了直播观看起来。
滴嘟~滴嘟~
就在这时整个大厅的警报器突然响起来了,所有人都慌张起来。莫凌有些疑问,这是啥意思?发生什么事了?
“唉,这位同学,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会有警报声。”莫凌拍了下旁边的一位同学问到。
“我也不知道啊,看来发生很大的事情了,不然警报器不会突然响的。”旁边的人回答道。
可以看到,从外面冲进来很多人,有三个白大褂,还抬着一副担架,冲进来的还有老师,班主任,年级主任,就连副校长也来了。
“快!快!”
看来事情不小啊,好奇的莫凌也跟着向前,想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见他们都去了电子室,而此时莫凌看到一个同学有些惊慌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很显然,他是刚刚结束比赛的,被这种阵仗给吓到了。
莫凌赶紧向前拉住了他,询问道:“这位同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那位同学看了莫凌一眼便回应道:“别提了,里面可是死人了,好像是18号舱位。”
“另外,我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好像是18号舱位出现问题了,导致考生窒息而死。”
18号安全舱?好像是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所使用的吧。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吗?
“怎么样?医生,还有救吗?”
此时电子室内,班主任忍不住去问医生。
“无能为力了,她现在是窒息而死,而且,已经失去呼吸很久了。
而且经过检测,身体没有任何其他症状,初步认为这恐怕是你们的设备出问题了。
现在,我们需要把她送到医院进行检测,如果有新的结果会给你通知。”医生摇了摇头回应到。
“什么?不可能,我们都是经过安检系统的。”班主任有些失神。
死去的那名女同学正是,此次18号安全舱的使用者,窒息而死?
副校长看着离去的救护车,立刻向着旁边的年级主任吩咐道:“立刻让设备维护人员过来,检测一下安全舱。”
“好。”
很快,经过专业人员的检测报告出了结果。
“不可能!”校长办公室内,副校长看着检测报告大呼。
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偏偏是在校长出差的时候。
“安全舱竟然被修改了,到底是谁?电子室戒备森严,除了高层谁都接近不了,难道是高层有人弄的?那目的何在?”
副校长正在思考着。
“你们先出去吧,秘书,你去等待一下医院的进一步检查结果。”
“好的,校长。”
这个时候,办公室只剩下了副校长一人,想了一下,他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老安,校内出事了。”
“嗯,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会有人处理的。”电话中传来一道有威严的声音。
“老安,我需要知道实情,这件事情你知道多少?”
“…唉…好吧,等我回来告诉你,这两天之内我就会回来,你要知道,这件事关乎着东山省的上家。”
“嘟,嘟,嘟。”
副校长一愣,关于上家!该死!他攥紧了拳头,又松开了。只能无奈的一笑。
————
安全舱竟然被更改了,时间是前五天的时间。
莫凌听到这个消息很惊讶。
也就是说,应该死的是他才对,不对,是原主,他已经死了,所以我才会穿越在他身上。
可恶,到底是谁?竟然连健康检测都能绕过。
这个人应该在学校内,而且拥有着很高的权利,不然不会有人提前知道一个学生的考场和考号的。
而且还能绕过保安系统,进入电子室。
看来是学校里的人,而且还是高层,对学校很熟悉,还清楚每个同学的考场编号,可以查看秘密档案,还可以骗过监控修改安全舱。
看来自己以后要小心一些了,有人想让我死。
莫凌没有再等待室友他们,而是先回去了,他需要知道之前的原主到底有没有得罪过谁。
————
校长办公室内,副校长正坐在沙发上,嘴里吊着一支烟。
他突然想起来了,如果是五天前篡改了安全舱,也就是说,凶手不是杀得这一个考生,而是上一场。
“秘书,快去查一下,上一次考试的18号安全舱,是谁使用的。”
“好的,我这就去。”门外传回声音。
胆子真的越来越大了,竟然都敢摆在明面上了,哼。
————
上官家族,一栋别墅内。
“白将军,怎么,还不欢迎我这个晚辈吗?”
一名身穿黑色便装的男子,坐在客厅内对着坐在主位上的老人道。
“呵,没想到我这个老头子还会被鼎鼎大名的罗队长惦记着,我们上官家真是蓬荜生辉啊。”
“行了,老前辈,你就别埋汰我了,谁不知道你们上官家一门三将,更是占据了军界的半壁江山,那可是一声号令,谁敢不从。”
“呵呵,都是为国效力而已。”老者听着男子的话语,眼睛一眯。
“算了,老前辈,我今天来不是来找你们茬的,我呢,只是来找您儿子云端叙叙旧的。”男子微微一笑。
虽然上官家身居高位掌管全州的军事,但是他是属于特殊部门,不归任何人调遣,但是他却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就算在联邦ZF他也有一席之地。
再经过一句一句的客套话之后,男子便离开了这里,去了上官云端的家里。
虽然他不怕上官家,但是上官家族也不惧怕他,一个家族的底蕴始终要比他厉害许多。
“云端老弟啊,你家老爷子可真是威风不减当年啊!啧啧!”男子跟着上官云端来到了他的家里。
“行了,苍岭老兄,说正事吧,大老远的跑来,你不会是专门来叙旧的吧。”上官云端看着坐在椅子上男子有些疑问,他也不清楚,他们两个势力井水不犯河水的竟然回来这里。
“怎么?当年我们可是一个战壕出来的,咋咋显得这么生分了呢?”
“额,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我可不相信堂堂的罗队长会跑到这来叙旧。”
“好吧,好吧,我来这确实有件事,是关于你女儿的事。”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