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一场战争 > 第六章 群演那点破事

我的书架

第六章 群演那点破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圣都。
3月10日,早上8点。懒洋洋的太阳刚升起来没多久,斜挂在天边一角,整张圆脸白里透红,似乎还有些睡眼惺忪,有些不情愿地向大地散射着和煦的阳光。
圣都微生物研究所,大楼前,这届23个学员,一个没少,全部集合完毕,准备出发。几乎每一届的学员都会被罗征拉去苦力,挣点小钱,多少补一点经费的不足。
车上,韩茹雪还睡眼迷糊,不断地打着哈欠,对着罗征抱怨不已。
“昨晚是不是忙到好晚?”罗征关心地问道。
“一直忙到2点多,气死我了,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个程序有问题,而是另外一个程序的指令写错了,害得我白白浪费了几个小时,连水果都来不及吃。哼,不过,我也不吃亏,我走的时候,故意把他们的水果都拿走了。咯咯……”说道最后,她娇笑不已,笑声如出谷黄鹂,美妙动听之极。
闻言,罗征面露古怪之色,这是啥操作?看不懂。
早上9点,罗征他们准时来到圣都西部影视拍摄基地,这是神龙国最大影视拍摄基地之一,有专门针对古代、现代与未来科幻的拍摄场地。影视基地里面狭街阔道相连,仿古建筑与现代大楼交错,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红灯笼与霓虹灯,手摇铜铃与高音喇叭,桐油纸伞与帆布遮阳伞,唢呐与钢琴,糖葫芦与巧克力,街头杂耍与肃穆武馆,马车与电车……等等,随着镜头在不停地切换,仿佛在古代与现代之间来回穿越,有一种魔幻的感觉。大多数学员是新娘子上轿,第一次来影视基地,对眼前的一切倍感新奇,一时忍不住大呼小叫。
10分钟后,车子停在一个大型摄影棚前,旁边立着一块铭牌,写着“圣都市大盛远播影视有限公司”。一个四十多岁的高瘦眼镜男已经等在这里。他叫司马东,是这家公司的电影监制。他后面站着一个身材火辣、年轻貌美的女子,身穿紧身职业套装,白衬衫、黑短裙,丰胸纤腰凸臀秀腿,一展无遗。她叫黄娟,是司马东的秘书,刚大学毕业没多久。
司马东直接无视其他人,一边朝韩茹雪快步走去,一边面带微笑,笑呵呵地道:“小雪,我可把你盼来了。刚才坐车不辛苦吧?要是你提前说一声,我就开房车去接你了。”话里带着讨好的味道。
“东总,请不要那样称呼我,之前我就跟你强调过,请叫我全名或者韩小姐。现在我再跟强调一次,希望你尊重我的意见。”韩茹雪紧皱了一下秀眉,有些不高兴地道。
“啊哈……”司马东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我忘了。那韩小姐,现在里面请。”
进了影棚,正前方是一块巨大的拍摄场地,很多工作人员正在搭建各种电影场景,四处摆放着各种道具。一派繁忙的景象。影棚左边是一排办公室。
场景还没有布置完。
司马东看着韩茹雪说道:“韩小姐,场景应该还需要半个小时才布置好,你看,要不到我办公室坐一下。”
韩茹雪看向罗征,等他决定。罗征看到参加群演的23个学员已经被这家电影公司的化妆师和服装师等人领走了,现在也没事可做。既然制片方老总好意相邀,自然不会拒绝。
司马东不认识罗征,他之前只跟韩茹雪打交道,如今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多了一点心思。他把罗征两人请到自己办公室,看到守在门口的秦凡,若有所思。他熟练地沏好茶,给每人倒了一杯,他看着罗征,热情地道:“这位兄弟面生,不知道怎么称呼?”
罗征客气地道:“罗征,长征的征。”
“哦,原来是罗兄,好名字。我观罗兄这面相和气质,应该贵不可言,不知道在军中担任何职?”这当然是门面话,半真半假。就凭罗征配有警卫,在军中至少是个中校,另外,他在罗征身上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一股浓重的杀伐之气,这不是一般军人身上该有的。
“不过是教授罢了。”罗征当然不会说实话。
“教授?”司马东当然不会当真,不过既然罗征不说,他自然不会再刨根问底,那样太冒失。交浅言深,是与人交往的大忌。
司马东本来坐在罗征的对面,是想坐离罗征近一点,好方便交流感情,不过,刚对坐了一会,他就后悔了,罗征无形中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的手心一直在冒汗,背后也在不停地流汗。于是他借着给韩茹雪添茶水的时候,坐到另外一边,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猜测罗征至少是个少将,不然不会给他这么大的压力。
“韩小姐,我现在手中有一个好剧本,不知道你是否方便推荐给令尊大人或者令尊认识的朋友?当然,不管成与不成,以后只要剧中需要群演,我还是会优先考虑韩小姐这边,而且,我跟公司其他高层已经达成共识,下次聘请群演的费用是500万,一次性给清。”这鱼饵真香,前提是韩茹雪想办法给司马东拉来投资方,不管是她父亲或者其他人,如果拉不来,一切都是废话,所谓在商言商是也。
韩茹雪看着罗征,那意思是让他拿主意。罗征不由得一阵头痛,他又不懂拍电影,这剧本是好是坏,他也看不出来。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只要他点头让韩茹雪把这剧本拿回去,以韩山宠她的程度,不管剧本好坏,他都会投资,如果未来这部电影赚钱还好,如果亏大了,自己不是坑未来的老丈人吗?这司马东真是好算计。
罗征想了一会,说道:“东总,说实话,我们不懂电影。要不这样,这剧本我们先拿回去研究一下,过几天再回你。”
司马东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了。好货不怕人挑。那我静候两位佳音。”
三人又说笑了一会。时间很快过去了。
“嘭”的一声,黄娟推门进来,只见她脸泛羞怒之色。
“小娟,出什么事了?”司马东奇怪地问道,整个公司无人不知黄娟是自己的女人,谁吃饱撑的敢乱来?
“没有什么,东哥。场景已经布置好了,可以排演了。”尽管黄娟极力掩饰,司马东还是看出她眼中的愤怒,由于外人在场,他不好再问。
几人来到场边,一个肥胖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他是这部电影《血战为国》的导演孙奇,他跟司马东交谈了几句。
司马东转头对罗征说道:“罗兄,在拍摄前,我想再次跟你确认一遍,根据我们双方之前拟定的协议,我们本次拍摄将采用实景拍摄,直接喷射火焰和浓烟到你们这些群演身上,如果期间发生任何意外,我们制片方概不负责。这些条款内容,你现在可有异议?”
“没有异议。”罗征回答道。罗征这几年前后研发了近20种新型防护服,实际生产了30多套,对于抵抗这种低烈度的火焰喷射和浓烟,简直不要太容易。所有参演学员都人手一套。
很多人也许都会被电影里面那些逼真的场景所震撼,其实,几乎所有的电影都是剪辑版,里面的场景都是一段一段地拼凑起来的,由于人体视觉的局限性,一般是无法分辨出来,所以就会误以为电影里面很多场景都是真实的。
本次制片方之所以愿意出100万的演出费,就是因为可以采用实景拍摄,这样拍出来的效果当然不是剪辑版能相比的。
场中,各种道具一一摆开,枪支弹药、铁丝网、战壕、沙袋、火焰枪、***等等,敌我双方各就各位。这些学员的戏份大概有10分钟,今天就拍摄这一段,主要讲述我方在男、女主角的带领下反攻敌人时,遭遇了敌人各种武器的反扑,其中包括真实火焰和***的攻击,不过,男、女主角怕出意外,改用替身上。
随着导演孙奇一声“开始”指令,电影拍摄开始了。
场中各种假弹药横飞四射,火光冲天,尘土飞扬。男、女主角的替身即刻闪亮登场,振臂高呼,带头奋勇直冲,参演学员作为群演,则要跟在他们左右,衬托他们。随着男、女主角的逼近,敌人的火攻与***登场了,只见场中火焰滚滚、烟雾弥漫以及密集的枪炮声。男女主角在战场中转挪腾移,向前冲杀,多次濒临死亡,又化险为夷,随着群演学员一个个按照剧本领盒饭,男、女主角终于杀光了场中的敌人,相拥而泣。完美收官。整个拍摄时间没有超过一个小时,除了中间需要纠正几个动作和调整一些道具位置外,可以说进展非常顺利,以至于收官时,孙奇不断地喊叫“漂亮”、“太专业了”、“棒极了”。即使是罗征这样的打仗行家,都有点佩服这导演的眼光了。
“哈哈,罗兄,没有我们这次实景拍摄这么顺利,老实说,你们那些群演的专业水平真是无可挑剔。”司马东并没有拍马屁的意思,他在业界一向以眼光毒辣出名。
“多谢东总谬赞了。”罗征当然客套一番。
场中,摄影机前,孙奇正在把刚才拍摄的视频投影在前面空中,仔细地查看每一幅拍摄的画面。龙大兵等人也在旁边观看,对着视频内容评头论足,不时发出互相攻讦的笑声,嘲笑谁躺尸的姿势最难看。
孙奇仔细看了二三遍,同时跟旁边的几个工作人员也交换了意见,大家都觉得本次拍摄非常成功,正准备叫大家收工,没想到场中传来一个不和谐音。
“导演,我要求重拍。”说话的是男主角刘芒,一个英俊的娘炮小鲜肉。
“导演,我也要求重拍。”女主角宋菲,一个有些狐媚的美丽女子,也出声了。
孙奇问两人理由,两人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这事有些难办,孙奇和场中的工作人员显然都不想重拍,因为,即使重拍,未必能够超过现在的效果。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司马东在这方面要有经验得多,他把两人拉到一边,问出了缘由,然后,他把孙奇拉到一边,两人轻声交谈起来,过一会,孙奇脸色铁青地走了回来。司马东又把罗征叫到一边,没有说几句,罗征也黑着脸走了回来。
场中其他人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得一愣一愣的。
韩茹雪用询问的眼光看着罗征,罗征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一会,才低声说道:“男女主角觉得龙大兵他们演得太好了,盖住了他们的光芒,所以要求重拍。”
韩茹雪直听得目瞪口呆,这理由没毛病,真是高大上。
司马东叹了口气,刚才他并没有说服孙奇二人,事情不能这样僵着,于是,他走过去把孙奇和罗征请到自己办公室,一起商量对策。
办公室内,司马东率先开了口:“这事,说实话,我知道难为两位,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这部电影80%的资金来自飞翔影视公司,他们老板杜波一开始就指定那两人为男女主角,要我以他们两人的意见为主,不然,他随时撤资。另外,杜波的背景不简单,他目前好像跟一个军队高层的儿子关系密切。所以,我得罪不起他们。对了,他们今天早上也来过了,后来应该是有事先走了。不然,你们会碰见。”他这些话不会无的放矢,前面是说给孙奇听的,后面是说给罗征听的。
“东总,我能理解你的难处,不过,说句实话,就算让我重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拍了。除非采取剪辑加工方法,劈掉那些群演的经典动作,但这样做,会直接破坏这场实景拍摄的效果,后面公映时,一定会被眼尖的观众和同行发现端倪,那时我们这部电影说不定全毁了。”孙奇拒绝道。
罗征也表示爱莫能助,自己总不能跟那些学员这样说吧,你们演得太好、太专业了,男女主角觉得你们可以比他们演得差一点,所以,要重拍。这理由太奇葩了,神经病啊。这话,罗征说不出口。
三人一时相对无言。
突然,外面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仿佛炸天了。三人赶紧出去查看什么情况。
原来罗征三人去了办公室后,刘芒二人就急不可耐地催促现场的工作人员重新布置场景,但现场工作人员不同意,说要等导演安排才会做。龙大兵等人在旁边看得莫名其妙,就去问韩茹雪怎么回事?韩茹雪本来不想说,但也知道迟早瞒不住,就把真实的原因说出来了。众人一听,这还得了,直接炸锅了,怒气冲冲地跑过去跟刘芒二人理论,双方吵破了天,要不是有人拦着,都打起来了。
场中。
陆丽取下一张挂在胸口位置的签名照,对着刘芒,痛苦地道:“刘芒,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枉我还把你当做心中的偶像。”
刘芒目露轻蔑之色,满不在乎地道:“你随意,反正我在全国有千万粉丝,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听了刘芒的话,陆丽彻底心碎了,强忍着泪水不落下来,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把剪刀,把手中的签名照剪个稀烂。旁边的几个女学员见此,急忙靠过去安慰她。
此时,马如龙也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签名照,上面是一个青春美丽的少女,他对着宋菲,失望地道:“宋菲,你太令我失望了,我从上高中的时候就把你当做我的完美女神。没想到你的灵魂这么丑陋。”说完,他将手中的签名照扭变形,然后扔到地上,猛踩两脚。几个男学员不嫌事大,在旁边怪叫起哄,小马,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行啊你……
宋菲撇了撇性感的嘴唇,不屑地道:“就你那副熊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现在全世界喜欢我的男人没有上亿,也有几千万。你别自作多情了。”那嚣张的语气直接把龙大兵等人气坏了,他们本想直接冲过去,给她点颜色看看,但被人拦住了。
宋菲根本不当一回事,她看向司马东,用命令地语气说道:“司马东,你还不赶快安排人重新布置场景,准备重拍?如果有谁不服,直接换人。告诉你,我刚才已经通知我们杜总和钱总了,他们马上就到。”
司马东好歹也是这家公司的老总,此时被宋菲当着众人的面呵斥,顿觉脸上火辣辣的,有些挂不住,但他只能忍。他强压怒火,看向宋菲,极力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宋小姐,刘先生,我想你们刚才也看过这段实景拍摄的录像了,其实你们替身的表演已经非常完美了,我觉得根本没必要——”还没说完,就被宋菲打断了。
“我知道,但那又怎样?我就不喜欢这场戏中有人的演技比我的好。比如,那个女人——”说完,她特意指了指人群中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学员,方晓英。
方晓英本来就看她不爽,与她隔空对视,故意挑衅道:“老娘的演技就比你好,不服你咬我?”
“你——哼,牙尖嘴利,希望等一下,你还敢这么嚣张。”宋菲威胁道。
看到场中势同水火的双方,司马东也沉默了,他心知,再劝解也毫无意义了。他只希望,这个宋菲跟那杜总不是那层关系,不然,今天的事情就难办了。
场中无人说话,一时竟然安静了下来。只是,还没有过一分钟,这种宁静的气氛就被门口走来的一群人打破了。
一个目空一切、鼻子朝天的年轻人迈着八步,大马金刀地走在最前面,只见他戴着墨镜,挂着玉佛,手捏雪茄,西装头发型、黑夹克、蓝衬衣、白裤子、红皮鞋,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后面簇拥着十几个人。
这些人还没有走到跟前,宋菲就嗖的一声,小鸟投林般地扑到那男子怀里,娇声哭泣道:“钱哥,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他们欺负我。”那软糯滑腻的声音,喜欢听的人骨头立马酥软,不喜欢听的人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这女人真他妈的不要脸。”龙大兵忍不住骂道,很多人都深表同感。
那男人右手搂着宋菲的纤腰,不时捏一捏她的翘臀,浑不在意地道:“宝贝,放心,包在我身上,看我等下给你出气。”
两人搂搂抱抱地走到了众人前面,那男子看向站在司马东旁边的黄娟,做了一个舔嘴唇的动作,后者立即脸色大变。司马东正好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联想到之前黄娟的异常,不由得气血冲脑,紧紧捏住了自己的双拳。是男人都懂。
那男子仰头朝天,嚣张地道:“刚才是谁惹我小宝贝生气的,自己走出来,跪在我面前,我保证不打死你,最多只把你的双脚打断。只给你们10秒钟的时间考虑。阿虎,开始数数。”
“是,钱少。”那男子后面的一个彪悍寸头男应声道。
“10,9……”
见状,龙大兵等人都面面相觑,他们向来不嫌事大,忍不住发出嘲笑的声音。
“大牛哥,我好怕,等一下你可要保护我。”
“龙少,你看我这小身板,见风就倒,你确定?”
“剑剑,你的宝剑呢?赶紧拿出来。他们好多人耶。”
“程刀,你才贱,滚!”
“方姐,你武力高强,我可不可以躲在后面?”
“方你妹。董强,你恶不恶心,给老娘滚。”
……
那叫阿虎的寸头男没有数完就数不下去,看向那叫钱少的男子。当众被打脸,那钱少气得浑身发抖。
“好好好,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当面驳我面子。你们这几个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钱少也不装逼了,恨声道。
“钱少,我真的好怕,求你不要打死我。我每年给你多烧几炷香。”
“钱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麻烦你高抬贵手放过我。”
“钱少,这不关我事,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举报他们刚才说了你好多坏话。”
“钱少,我弱弱地问一句,你身边还需要人吗?我想跟你吃香喝辣的,装逼泡美女——哎吆,我的脚,方-晓-英,又是你?!”
……
闻言,钱少更是气得快要吐血,胸膛剧烈起伏,他知道斗嘴斗不过前面几人,也不准备再做口舌之争,用右手食指点指他们,正准备下令手下用武力征服,忽见一位清纯靓丽的美女走上前来,因为戴着墨镜的缘故,看不真切,急忙取下墨镜,再仔细一看,果然是一位娇艳欲滴的大美女,顿时心痒难耐,命令也忘下了。
来人正是韩茹雪,刚才龙大兵等人跟这位钱少斗嘴时间只几分钟,她都来不及阻止。虽然她看不惯眼前这位眼高于顶的钱少,但她也不想事情失控。
“你们给我安静一点,还不嫌乱吗?”韩茹雪喝道。
“学姐,你冤枉我们了,我们只是在跟这位钱少讲道理。”龙大兵笑嘻嘻地道。
“龙大兵,你是不是想挨揍?”韩茹雪举着小拳头,威胁道。
龙大兵等人顿时安静下来,学姐都发话了,谁敢不给面子?没看见她后面还有一个黑脸包公吗?
韩茹雪转头看向韩少,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韩少,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话还没有说完,那韩少早已推开怀着的宋菲,走上前来,捏了一下她的脸蛋,淫笑道:“美女,只要你跟着我,我包你——”话还没有说完,白净的脸上就挨了一拳,身子噔噔噔地往后猛退,差点摔倒在地上。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那钱少敢当众非礼韩茹雪,钱少那边的人也没有想到韩茹雪敢打钱少,一时间都傻眼了,没有反应过来。
钱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最先反应过来,他指着韩茹雪,猛吼道:“臭**,你敢打老子?都给老子上,除了这女人,其他人都给老子往死里打,出事老子担着。”
龙大兵等人刚才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又见那钱少竟然还敢侮辱学姐,哪里还按捺得住,嗷呜一嗓子,直接冲上去开干。
不过10秒钟的时间,钱少带过来的10几个人,除了钱少和那杜总外站着外,只有那个叫阿虎的和一个光头男还在跟龙大兵和张大牛对打,剩下的全部躺在地上哀嚎不已。钱少直接傻眼了,他手下这些人全是职业保镖,其中阿虎和光头男是飞虎队出身,平常赤手空拳随便打七八个普通保镖。对面这些人什么来路?
“龙爷,你是不是没吃饱饭,没力气了?”
“大牛哥,我觉得你这小身板有点弱,要不要我买点药给你补补?”
“贱人,没看到这两人是硬茬子吗?还不过来帮忙。”
“程刀,要不要等一下,我们练练?老子保证不打你脸。”
齐剑等人当然看出了端倪,故意挤兑他俩几句,话刚说完,一群人直接冲上去就打,没过几秒钟,阿虎和光头男也躺在地上抱头痛苦哀叫,两人浑身上下全是脚印。
龙大兵看着钱少,笑嘻嘻地道:“咦,钱少,你手下的人怎么都躺在地上啦?剑剑,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齐剑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惊讶道:“不知道啊,是不是得了羊癫疯,发病了?”
场中众人闻言也是醉了,真是两个活宝。韩茹雪现在当然不会去制止龙大兵他们,她自己都想在那钱少脸上盖个鞋底印,竟敢当众非礼自己?!
钱少只觉羞怒难当,刚才斗口不行,拼武力也完败,现在只能拼家世背景了,哼,王八蛋,你们以为自己有几斤几两,敢我斗?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绝望。
钱少将捂在脸上痛处的左手放下,雪茄墨镜刚才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他故意挺了一下胸膛,指着龙大兵,呵斥道:“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
龙大兵倒是很配合,顿敛笑容,一本正经地道:“钱少,请恕在下等人眼拙,不知您府上在何处?”
钱少见龙大兵这么识趣,一时有些诧异,他转向旁边的杜总,说道:“小杜,你来告诉这些人我是什么身份。希望别吓死他们。”
“好的,钱少。”杜总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杜总是一个大肚肥头男,50岁左右。
杜总故意咳嗽了一声,酝酿了一下气氛,才大声说道:“你们都听好了,这是大名鼎鼎的钱少、钱飞龙。你们可知道钱少的家世来历?不知道吧?说出来吓死你们。现在都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钱少的舅舅是当今掌管百万天兵天将的唐大总管。哈哈,你们没有被吓死吧?”
众人确实被惊呆了,真没想到这混蛋的来头这么大,难怪敢这么嚣张。场中没有谁怀疑那杜总敢说谎,毕竟事后稍微一查就清楚了,何况他那副狗腿、跪舔的嘴脸不像是装出来的。
钱飞龙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装逼的好时机,只见他抬头望天,双手靠背,一副高人的样子,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脸颊上有一块红肿,使他看上去有些滑稽。
龙大兵等人看向罗征,显然此事已经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需要罗征拿主意。罗征也是无语,他没有想到搞群演这么多次,今天这次竟然整出个仇人出来,自己也是醉了。当然,他没有一点要怪龙大兵他们的意思,因为他并不觉得他们做错什么。心里不由得叹口气,看来以后出来挣钱,还是要看一下黄历,算一下卦,再出门。
罗征不慌不忙地走到钱飞龙面前,和气地说道:“钱总,对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罗,罗征,长征的征。”
钱飞龙对罗征打断他继续装逼非常不满,他不耐烦地说道:“什么阿猫阿狗,不认识。”
罗征也不生气,继续说道:“没关系,我想你以后就认识了。当然,如果你等一下抽空打听一下,也会知道。”
“没兴趣。”钱飞龙更是不耐烦。
“认识这位女孩吗?”罗征指着韩茹雪,问道。
“我需要认识她吗?”钱飞龙狂妄地说道。韩茹雪听他话里的语气,恨不得又在他脸上来一拳。
“她是我未婚妻。”罗征故作气愤地道。
“那也怎样?”钱飞龙觉得罗征莫名其妙,说这些废话干嘛。
“钱总,你刚才当众摸了我未婚妻的脸,还说话侮辱了她,麻烦你现在立即给她道歉。今天这事就算了了。你觉得怎么样?”罗征严肃地道。
“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秀逗了?老子会给她道歉?真是笑死老子了。哈哈……”钱飞龙怎么觉得眼前这个姓罗的是个神经病,是个憨货,老子都把自己的家世背景亮出来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害怕、哭泣、跪地求饶吗?况且自己就只摸了一下她的脸,结果自己脸上吃了一拳,到现在还肿痛着,怎么看都是自己吃了亏。所以,他真搞不懂这个姓罗的跟自己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想干什么。
旁观的众人也是一脸懵逼。
钱飞龙正在哈哈大笑,不曾想罗征对着他脸上肿痛的位置就是一拳。
“哎哟!我CAO你妈,你竟敢打老子……你死定了……我会叫人把你们全部抓起来……老子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钱飞龙刚才又差点摔倒,脸上更是痛得眼泪都流出来,顿时气得哇哇大叫,打死他都想不到罗征竟然敢揍他。
旁观的众人更是一脸懵逼,脸上仿佛写着: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罗征对着跳脚的钱飞龙,微笑道:“钱总,我觉得你这样威胁别人不太好吧,你说呢?另外,我好心提醒你一下,你脸肿得这么厉害,现在最好去医院看一下,免得以后毁容。”
此言诛心,钱飞龙更是气得直接对罗征爆粗口,但最后在罗征冰冷的目光注视下,不得不闭嘴,要知道旁边站着的可都是罗征的人,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可不想被群殴。不过他心里已下定决心,一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立即叫人报复这些混蛋。
罗征看着钱飞龙,微笑道:“钱总,为怕你忘记,我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征,长征的征。记住了没有?另外,我觉得你等一下做决定前,最好先打听一下我,那样对大家都有好处。没事,我们就先告辞了。”真不容易啊,为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饶了这么多弯子。没办法,那个人是自己的老对手,自己任何出招都要有理有据,师出有名,还好这个钱飞龙是个草包,不用费什么劲,就把他套住了,现在就看老对手怎么出招了。
罗征跟司马东等人打了声招呼,就带着人离开了,现场也没有人敢阻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