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一场战争 > 第五章 魔踪魅影

我的书架

第五章 魔踪魅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是东西》:世事如谜局,人人皆是棋。老师当中坐,原来多张皮。
帝都。
晚上20:30,政协主任办公室。房间内烟雾缭绕,政协主任王志强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帝都的夜景,神情落寞。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秘书慕容川刚从外面回来,他推开办公室大门,一阵刺鼻的烟味便扑面而来,熏得他眼泪直冒出来,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他一边急忙走过去把窗子打开,一边劝道:“首长,你还是少抽一点烟,不然,对你的身体影响不好。”
“抽多抽少,现在又有多大关系呢?反正已经是闲人一个。”王志强的话里满是自嘲与落寞。
慕容川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沉默不语。一个本该在两年后担任神龙国领导人职位,却在五年前被打发到这里养老,这巨大的失落感,岂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王志强以前不抽烟、不喝酒,衣冠整齐,满面红光,精神抖擞,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场,如今,他就像即将枯朽的树木,头发散乱,面色枯黄,眼神颓废,一个英雄迟暮的老人。他完完全全被击垮了。
“小川,你老实告诉我,这些年你心里有没有恨过我?”王志强平静地问道。
“首长,说心里话,要说我心里没有一点怨气,是假话,但要说恨你,那到不至于,毕竟那件事情不是你能掌控的。”慕容川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自古成王败寇,输了就输了,何必还要跟自己过不去,那不是自己往自己伤口撒盐吗?在这一点上,慕容川倒是看得很开。
“哎,你说的很对,可我终究心有不甘。”王志强叹息道。
慕容川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他帮不了他,连劝慰的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是20年的顶头上司,在他面前,自己怎么也放不开。
“今天组织部找我谈话了,将安排你到湖西担任副省长、炎都市长,明天你就可以赴任。”王志强突然说道。
闻言,慕容川大吃一惊,这意味着自己的仕途没有因为那件事而受影响,同时,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刚才自己说错话,哪怕是无心的,自己的仕途将彻底完蛋。
“首长,那我走后,谁来照顾你?”话里满是关切之情。在自己调任这件事上,王志强肯定出了很大的力,慕容川心里非常感激。
“明天组织会安排新人来接替你的位置。小川,好好干,别给我丢脸。我是输了,但你还没输。”王志强眼眶润湿,话里隐隐有一丝不舍,毕竟跟了自己20年。
“首长,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谢谢你这这些年对我的栽培。”慕容川也是眼泛泪花。
送走了慕容川,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桌上的手机铃声从下午18:00开始就不时地响起,这是家里人在催归,王志强一直没接。
五年来,他一直不服气,心中充满了怨气,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
晚上20:40,圣都龙腾超市门前停车场。圣都微生物研究所副所长卫武透过车窗,来回再三确认四周情况,在确定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和车辆后,他用加密电话立即拨打一个国外电话。
“今天什么情况?”字正腔圆的神龙国国语。
“一切如常。研究所微生物研究没有任何进展。”卫武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那罗征呢?”
“今天下午去圣都军分区搞演习。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搞这种演习。”
“你们接到正式通知了?”
“不错。他的科研课题会被停掉。他会被调走。”
“继续监视,明天按时汇报。”
“等——请等一下。”卫武急忙说道。
“还有什么事?”那边传来很不耐烦的声音。
“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卫武小心翼翼地道。
“说。”
“罗征被调走后,是否还需要继续监视?”
“你不用绕弯子,你应该是想问,我是否还会付你报酬,对吧?”
卫武不说话,算是默认了。每天只需要汇报研究所的状况和罗征的一举一动,每个月可以拿到一万鹰元,这样的好事,天底下去哪里找。
“继续监视,每天按时汇报,每月准时付你报酬。听明白了吗?”
“明白,很明白。我会竭尽全力把这件事情办好——”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挂掉了,卫武在心里忍不住骂道,神气什么,要不是老子看在这钱好挣的份上,老子会伺候你?
魔都。
斯特比高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位于魔都郊外,这原本是一家神龙国民营企业,多年前被鹰国一家公司全资收购,如今公司业绩良好,是魔都纳税大户,很受魔都都**重视。
外籍职员独立公寓,高为8层。顶层是大套间,只住着这家公司的CEO高斯先生,一位风度翩翩、身材高达、金发碧眼、年约三十的大帅哥,跟电影《009》系列的主演长得有点像,很多公司员工都误以为他们是亲兄弟。不过,有一点他们确实性情相近,都是泡妞高手,特别喜欢美女。据说这家公司的很多漂亮的女职员都跟他有一腿。
晚上20:50,高斯房间,房门紧闭,门前站着2个神色警惕的黑衣人。
“一切正常。”高斯的手机收到一条加密短信,用鹰文写的。
“继续监视。”高斯用鹰文回了一句加密短信。
西洲。圣伯纳犬国。
圣伯纳犬国是中立国家,世所公认。国内有一座举世闻名的大山——阿尔卑斯山,山的南麓有一座神秘古老的城堡,高斯城堡。这座城堡占地很广,本体建筑约有一万平方米,墙体为黑色的花岗岩石,充满沧桑感,应该有几百年的历史,看上去显得既**肃穆,又阴森可怕。城堡四周是一片茂密的丛林,有一条水泥路从中穿过,蜿蜒而下,将城堡与山下的高斯镇连接起来。
下午13:55,阳光明媚。城堡二楼的一间宽敞的会议室里,正站着一个身高超过1米8的金发男子,面容与高斯有七分相似,鼻子高挺,淡蓝色的眼睛深邃,面色冷淡,举手投足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他叫高斯•卡斯,是高斯的父亲,今年已经70多岁了,看上去才50岁。他目光灼热地盯着墙上的世界地图,东、西、赤三洲的地图上有一块疆域特地用红笔圈出来,并用罗曼语标注“圣蒂斯曼帝国”。圣蒂斯曼帝国是伟大战神庀力裘斯大帝建立的,统治了横跨东、西、赤三洲的巨大疆域,庀力裘斯家族足足持续统治了500年,自己的祖先高斯•逋斯是庀力裘斯大帝的心腹、肱骨大臣,自己家族一直誓死追随庀力裘斯家族,几百年来两个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圣蒂斯曼帝国早已灰飞烟灭,庀力裘斯家族在经历多次悲惨厮杀后,也湮灭在历史尘埃中,不见其踪,自己的家族还算幸运,得以苟活于世。谁能想到,200多年前,自己曾祖父的一次无意之举,竟将整个家族重新推上了顶峰,如今高斯家族的野心已经不限于曾经圣蒂斯曼帝国的疆域,他们想要全世界都臣服于他们的脚下。
圣伯纳犬国下午14:00,魔都正好晚上21:00。高斯准时拨打高斯卡斯的电话。
“父亲,你好!”高斯的全名叫高斯•西斯,只见他规规矩矩地站着,语气带着恭敬。卡斯是高斯家族现任族长,一向铁面无私、冷酷无情,家族所有人几乎没有人不怕他。
“可有异常?”卡斯冷冰冰地问道。
“一切正常。”
“一号项目进展怎么样?”
“新研发的疫苗还是不起作用——”
“住嘴,西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准提这个项目的具体信息,你没长脑子吗?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西斯顿时大气不敢出,汗流浃背。
“一号项目预计还需要多久才会成功?”
“可能还需要两个月时间。”
“嗯,尽量加快进度。我们等待的时间太久了。”
“是。”
“西斯,我听说你跟很多女职员搞在一起。我现在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最近最好给我收敛一点,昨天,我已经代你向古斯特家族求婚,月底会给你和古斯特•雪莉举办订婚仪式,我不希望这段时间还听到你的绯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高斯家族需要通过联姻,捆绑一些盟友,为自己的霸业服务。
“我会的,父亲。”古斯特•雪莉容貌美丽,身材高挑,有西方古典美人的韵味,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也非常符合自己心目中的配偶标准。听说父亲给自己挑选她做自己的妻子,当然满意之极,想到雪莉的完美身材,心头不由得泛起一阵阵火热。
“父亲——”
“还有什么事?”卡斯正准备挂掉电话,西斯又叫住了他。
“罗征即将回到军队,我们要不要现在派人干掉他?”西斯提议道。
“一号项目成功之前,我们都不要轻举妄动。五年前的那次行动,已经让神龙国人警觉。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明白吗?”卡斯严厉地道。
“好的,父亲。我会遵照你的命令行事。”西斯恭敬地道。
通话结束。夜生活也要开始了。西斯喜欢美女,每晚无女不欢,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自己不得不收敛一点,控制一下频率。真是太难为他了。
西斯今晚推掉了其她美女的约会,只同意接见圣蒂斯娜。圣蒂斯娜是这家公司的人事经理,这个女人简直让他欲罢不能,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娶她做老婆。她美丽妖艳,身材火爆,眼神迷离,红唇娇艳,擅长穿衣打扮,善于察言观色,很会撒娇,百般讨好自己,把自己伺候得犹如帝王一般,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晚上21:30,圣蒂斯娜急吼吼地赶到了房间,只见她身着一件紧身的半透百褶裙,露着白皙的锁骨和香肩,胸型完美,红色的内衣若隐若现,纤腰玉腿,尽展无遗。
刚一见面,她就扑到西斯的怀里,泫然欲泣地撒娇道:“亲死的,你好狠心,这几天都不理我。今晚如果再见不到你,我应该就会心碎死掉。”
“亲爱的圣蒂斯娜,我的宝贝,你应该知道,我每天都很忙。虽然我这几天没时间见你,但我无时不刻在想你。”西斯胡扯道。
“真的吗?我的王子,我太感动。现在就让我好好伺候你,我的陛下。”娇滴滴的话语中充满了柔情与诱惑。
长夜漫漫,春宵苦短,冰山赤焰一相逢,被翻红浪风雨急,一时战况激烈,蛇缠虎冲,旖旎蜜语,吼声冲天。
晚上23:45,风停雨歇,战斗终于结束了。圣蒂斯娜玉体横陈,浑身无力,她蜷缩在西斯的怀里,不愿动一下,刚才,她觉得自己一直云端上翻滚、在浪尖上驰奔,天堂圣歌在耳边禅唱,潮涌不断,真的太舒服了,自己嗓子都叫哑了。她抬头痴迷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中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个男人出身高贵,年少多金,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学识渊博,温柔体贴,再加上那方面能力超强,简直太完美了,比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还要完美。圣蒂斯娜心中其实一直明白,以她的丑小鸭身份,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嫁给他,高攀不上。所以,她从来不提婚嫁之事,只是想做他的情人,这也是西斯特别满意她的地方。
“你该走了,宝贝。”西斯柔声道。
“亲爱的,我想陪你一晚,可以吗?”圣蒂斯娜楚楚可怜地道。
“宝贝,我也想你留下来陪我。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的家教很严,如果被人发现你留宿在我这里,传到我父亲那里,我可能被迫离开你。我可不想冒这个该死的风险,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我的宝贝。”西斯装作情意绵绵地说道。
闻言,圣蒂斯娜顿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于是抱着西斯狂吻不已,几分钟后,才依依不舍地穿衣离开了。
晚上24:00,西斯坐在落地窗边,一边慢慢地品尝着红酒,一边欣赏着魔都的夜景,虽然现已深夜,但魔都四处仍然亮如白昼,光耀天空,一幢幢摩天大楼上的霓虹灯还在褶褶生辉,衬托着如梦幻般的夜景,路上依然是车水马龙,远处江面上传来的汽笛声响不停歇。真不愧是神龙国的经济中心。
“西斯,我们该学习了。”西斯脑中传来督促的声音。
“嗨,菲利斯,请让我休息半个小时,你也知道,我刚才消耗有点大。反正我一天到晚都不用休息,有的是时间。”西斯哀求道。高斯•菲利斯是智能菌体,与自己相伴而生,从自己是受精卵开始,就不断在改善自己的基因,提升自己的身体机能,开发自己大脑功能,与自己生死与共。
“西斯,说实话,我真的搞不明白,你每天浪费这多时间在这件无聊的事上,有意义吗?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给你修改这方面的基因,使你暂时失去这个恶趣味,这样你每天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我们提升的速度也会快很多。”菲利斯不满地道。
“千万别,菲利斯……我想你读了我们人类这么多书籍,应该明白这是世界上最快乐、最美妙的事情。不是吗,菲利斯?”西斯慌忙道。
“就因为我读了很多书籍,我才搞不明白你,不就是雌雄两性动物的繁衍冲动嘛,很多著名专家学者都说过每次三五分钟就足够了,你至于每次浪费二三小时的时间在这上面吗?”菲利斯很是不解。
“菲利斯,我觉得你可能对这方面有些误解……菲利斯,你不觉得每天都有一位千娇百媚的美女在你身下婉转承欢、曲意逢迎、迷恋你、讨好你、屈服你、崇拜你,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吗?”西斯诅咒那些专家男的不举、女的守活寡,没事瞎写什么,害人不浅。
“那是弱者的想法,西斯。我对你很失望,比起你那四位兄弟姐妹来,你确实差很多。”菲利斯其实很多年前就对西斯很失望,可他没得选择,一出生就注定他们两个同生共死,相伴永远。
“菲利斯,你这样说,我很伤心。”西斯有些不开心,将手中的不锈钢叉子随意地折过来扳过去。
“菲利斯,我那四个兄弟姐妹现在真的比我们强很多吗?我们现在可是无视枪炮,奔跑时速超过300公里,一跳20米高。说实话,我有点不信。”西斯询问道。
“哎,不是我打击你,你那大哥现在随便一跳已超过30米,你那妹妹可以硬抗**。这十几年来,你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面。”菲利斯无奈地道。
西斯闻言一呆,这差距显然不是一星半点,真是深受打击。
“那我父亲呢,他有多强大?”
“不太清楚,应该只要不被核武器命中,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么强大?!那我天祖父岂不是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杀——伤害他。”西斯惊呼道。
“西斯,你们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很多,可怕的多,你千万不要轻视这个世界。”菲利斯告诫道。
“菲利斯,我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西斯,你应该知道,你们人类史前曾出现多次高级文明,但都莫名其妙地毁灭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菲利斯,你到底想说什么?”
“西斯,你了解自己的身体吗?”
“我的身体,我当然了解……你不是比我更了解吗?”
“就是因为我比你更了解,我才觉得你们这个世界很不简单。”
“菲利斯,你能不能把话说得清楚一点,不要绕弯子。”
只一瞬间,西斯脑中就多了一些内容。
“菲利斯,你说我们人类一生几乎在所有方面都被基因控制,这个很好理解,比如,我们正常人的寿命一般七八十岁。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来我们人类的大脑也是被禁锢这么厉害,连我天祖父那么厉害的人,也最多只开发了30%,而我仅仅开发了20%。”西斯感叹道。
“菲利斯,你说如果我们人类的大脑功能百分之百开发出来,会怎么样?”
“穿越时空、星际旅行,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这么厉害!”
“其实星际旅行并不复杂,只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寿命,二是速度。寿命问题,可以通过修改控制寿命长短的基因链来实现,速度问题则比较麻烦,需要不断地修改人体各种基因链,以此来改变人体构造,最终使人体可以随意变换为任何物质,可以任意吸收宇宙中的任何物质为能量来源,那时人体本身就是宇宙飞船,可以任意穿梭,不需要借助任何外物。”
“菲利斯,你说得有些玄乎,我不是很明白。”
“你只需要知道人体开发的极限就是永生体,不死不灭。”
“菲利斯,说到永生,最近国际上在热炒一个‘脑机’永生的话题,你怎么看?”
“你说的是鹰国那个叫马窟窿的人搞的‘脑机’计划吧?”
“不错,听说我大哥还买了他公司的股票,赚了一大笔钱。”
“死的永远是死的,活的才有希望。把人体意识上传电脑长存,那不叫永生,那叫自我毁灭。人类想要永生,不是把人体变成死物——就是所谓的无机物,而是修改自身基因,使人体永葆活力,这个只有有机体才能做到。”
“那你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
“不好说,人心最难测。”
闻言,西斯尴尬笑了一下。
“菲利斯,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把我的基因修改好、大脑功能全部开发出来?”
“不好说,也许几百年,也许几千年,也许几万年,也许永远也做不到,也许还没有等到成功的那一天,我们就毁灭了。”
“菲利斯,我怎么觉得你有些悲观呢?”
“西斯,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族很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对手?”
“难道不是吗?”
“看来,我刚才跟你说过的东西,你都没有认真思考过。”
“菲利斯,你是不是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们是一体的,你瞒着我,有意思吗?”
“西斯,别费心机了,就你目前这点实力,就算现在让你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又能怎么样?徒增烦恼而已。”
“那我实力达到什么程度,你才会告诉我?”
“至少达到你父亲那样的实力。”
闻言,西斯的脸色直接垮了下来,他父亲之所以这么强,他是心知肚明的。当年他父亲在家族中并不突出,二十五年前,他突然让自己的智能菌体修改基因,禁锢自己的感情和**,一心扑在学习上,不断提高自己的实力,十八年后,他实力超群,被天祖父直接任命为家族族长。西斯是不可能学他父亲的,玩女人是他一生最爱,如果让他绝情绝欲,那还不如让他死掉算了。
“西斯,时间到了,我们该学习了。”
“菲利斯,我觉得今晚的夜景不错,我们可以继续欣赏半个小时,再学习。你觉得呢?”西斯嬉笑道。
“西斯,我觉得你下面那玩意的功能是多余的,所以我决定直接停掉。你觉得呢?”菲利斯冷冷地道。
“哈哈,菲利斯,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们马上学习。”西斯猛然觉得下面的宝贝冷嗖嗖的,直接弹跳起来,奔向电脑。
“西斯,记住,不要再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你每天浪费的时间够多的了,再有下次,我会直接把你那玩意的功能关掉。”
西斯不敢再吱声,老老实实地坐在电脑前,规规矩矩地问道:“菲利斯,这次,我们先输入什么搜索限定词?”
“多旋线性细胞,寒武纪。”
电脑显示没有搜索到相关内容。
“智能硅体,寒武纪。”
电脑显示没有搜索到相关内容。
“蓝金晶体,寒武纪。”
……
“细胞分裂转逆……”
……
“DNA双螺旋重组修复……”
……
“大脑神经元节点关联……”
……
圣伯纳犬国
下午16:00,一辆粉红色的精巧跑车开进了高斯家族的城堡,车上下来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少女。这位少女的容貌是如此的美丽,仿佛是谪落凡尘的仙子,仿佛是误入人间的精灵,不食人间烟火。她身高1米74,身穿白色修身长裙,金发碧眼,身姿曼妙,藕臂玉腿,杨柳细腰,走动时,娉娉袅袅,婀娜多姿,驻足时,巧笑嫣然,百花失色,风情万种,不笑时,高贵优雅,倾城倾国。
这位绝色少女是卡斯的亲生女儿,全名叫高斯•克丽丝,今年26岁,不过,看上去只有双十年华。
卡斯坐在一楼黑色沙发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儿,面无表情。
克丽丝规规矩矩地站着,给卡斯行了一个贵族礼,恭恭敬敬叫了声“父亲”。
卡斯盯着她,冷冰冰地说道:“克丽丝,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给你两天时间,处理好你跟腓鲁斯之间的事情。我想你也不希望我来帮你处理吧。”
“好的,父亲,明天我会办妥这件事情。请你留腓鲁斯一命,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克丽丝请求道。
“你也知道他是一个小人物?放心吧,我没兴趣踩死一只蝼蚁。”卡斯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后天你出发去知更鸟国,参加维多利亚女王举行的宫廷晚会,把她最疼爱的孙子巫廉王子拿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那不过是轻而易举的小事。”克丽丝又规规矩矩给卡斯行了一个贵族礼,才转身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