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不是我认识的仙侠 > 第二十五章 毒芽(上)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毒芽(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去。”陈余生捧着酒葫芦,喝了一口淡淡道。

  江寒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去哪?”却见到陈余生已经起身走出房间,他忙不迭的往套上鞋子,也跟了上去。

  屋外,陈余生从储物袋中拿出八个木桩围成一个圈,指尖轻捻放在自己的唇边,吹了一口气,下一秒八个木桩每个延伸出来的“手”都多了一把木剑。

  陈余生忙完这一切之后,抿了口酒道,“进去。”

  江寒走到木桩中央,正疑惑着的时候,八个木桩挥舞着木剑朝着自己砍来,心中一惊慌忙躲闪,却依旧会挨上一刀。

  “你所谓瓶颈是修为无法突破,但目前你要放下有关于修炼的任何事,每天在围阵中待一个时辰,挨了多少下攻击,就爬多少次山。”

  “在围阵中你要忘掉一瞬剑诀,单凭自己的反应去躲避,当然你可以使用灵识来躲。”陈余生微微一笑看着江寒跟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他嘴角一扬,“但灵识每天只能用一次,灵力也是如此,该用在什么时候都有你自己来把握。”话罢,他转身回到屋内,任由江寒一人在围阵之中。

  江寒身子一矮,躲过横扫而来的木剑的同时,自己的腰部位置却引来三、四把剑的攻击,木剑无法伤人,但捅在身上极痛,短短一会的功夫,他的脸上满是淤青。

  一个时辰过去后,江寒满身大汗,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望着渐落的夕阳气喘吁吁,他翻身双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面前的木桩围阵,“自己眼睛跟得上,木桩每一个动作,但身体反应却无法做到同步,大脑有躲的指令,却依旧慢了一拍,况且有死角就算我能完全捕捉到每一次攻击轨迹,但却也无法做到百分百躲闪。”

  “算了,爬山去,七十一次,全部爬完估计得第二天晚上。”江寒龇着牙拖着疲惫被打肿的脚,慢慢的往山下走去。

  走到山腰,江寒忽然一拍自己的额头道:“不对,反应只是其中一环,而如何在这种情况下登山才是问题所在。”

  江寒心里清楚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别说登山光下山都会要了自己半条命,况且灵力每天只能使用一次。

  如何取舍是自己真正该考虑的问题,若是铺开灵识他的确可以做到百分百躲开,但自己只能维持一个时辰,这一切似乎也被酒鬼算到,若是登山时用来恢复自己的伤势,那么这灵力就不能断。

  真正的使用灵力超过二十四小时,这样的修炼到极致之法,他未曾听闻更别说尝试,光想象都知道,想做到这一步极难。

  不仅要极为细腻的灵力操控,还需要保持稳定的输入到经脉之中,短时间内他有自信能做到,因为灵胚肉身可以更快的帮助自己进行属性转换,但长时间使用单一一种,江寒可没有这种绝对把握。

  “看来只能边爬边摸索,想要知道最极限的时间在那,就必须要先将身体的极限达到那个极致才行。”

  “况且木属性虽说可以自愈伤势,但效果始终不如丹药来的快,若是我能有恢复的丹药就好了。”一想到这里,他一拍自己的储物袋,拿出精致的方盒,打开后软稠垫上静静躺着一枚颜色偏紫的丹药。

  这是从林鹤那边赢来的,五品灵补丹,能瞬间恢复所有伤势并且将能恢复到巅峰状态,且不说这足矣救命的功效,单论“五品”二字,足矣让天下修士疯狂,五品以上的丹师极为稀少,就连仰天宗也只有两位。

  况且五品以上的丹师是完全靠灵石堆出来的,他们所炼制成功的五品丹药,在市面上绝对有价无市!

  可见林铭的财力有多么雄厚,这么昂贵的丹药居然会给自己的堂弟一颗。

  “舍不得,舍不得。”江寒悻悻的将领补丹收回储物袋,你让他用这种足矣救命的丹药来恢复现在的伤势?这简直过于奢侈!

  “就算这么爬吧。”江寒叹了口气,将自己的灵力以涓流小溪般,平缓的流淌在自己的经脉当中,慢慢的往山上爬去。

  第一趟来回,他用了不到二十分钟,这也是之前专研出登山小技巧,他知道以什么方式登山不会累且快,身体上伤势虽不说痊愈,但也没有那么疼,脸上的淤青也消了大半。

  江寒预估自己现在的灵力仅有十分之一,在节省点,二十趟将是自己的极限,但这是以他要保持住心神,不得分心为前提的最优推算。

  第十五趟来回,时间不变,但登顶的时候,他看到陈余生同之前一样架起大铁锅,似乎又想炖自己,让他一阵恶寒匆忙下山。

  第二十趟来回,按理来说,这是江寒自己预估的身体极限,但他依旧感觉到体力充沛,灵力不知道是过于节省,到现在依旧大半灵力,他带着惊疑走下山。

  天色也已经临近深夜,这是江寒第三十五趟来回,按理来说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很累才对,但却没有反而愈加舒适。

  修为突破?并不是,江寒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之中,如蒙上乌云一般无论使用何等灵力去冲破着枳浩,却依旧无功而返。

  这到底怎么回事?江寒带着自己的疑问,开始第四十次登山,这次他留意自己灵力的损耗程度,如果江寒将自己的身体比喻成杯子,灵力则是杯中水,过去的四个时辰,他仅仅用了二分之一。

  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要知道这四个时辰里,江寒的灵力没有停止过,始终保持注入到自己的体内。

  若是换做常人,如此不间断的使用,灵力早就枯竭才对。

  硬让江寒做个对比的话,那就是一瞬剑诀,之前一击便能用一半自己一半的灵力,但如今他能做到挥出三道还有富余。

  六十趟来回,每一步走的江寒愈发害怕,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犹如一只不知疲倦的困兽,战意越战越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