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1990] > 第7章 第 7 章

我的书架

第7章 第 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大早范晓娟就醒了。

韩江已经出门了,女儿还在沉沉的睡着,早上一般吃的简单,她翻出来昨天晚上没吃完的剩饭出来。

早上有时间就做好一点,没时间的情况下买来吃或者是就地取材就好。

北方的冬天家里储备的东西无非是那几样。

家里还有个鸡蛋,她拿出两只鸡蛋敲出来,又翻出来些干紫菜,一根胡萝卜。

胡萝卜切成了小丁先放进锅里炒,再放进去米饭捣散,倒进去打散了的鸡蛋液,最后丢进去弄的细细的紫菜。

紫菜蛋炒饭刚刚炒好,小家伙就搓着眼睛走进厨房。

范晓娟一下就笑了。

才五岁大的小东西不太会梳辫子,小辫儿扎得歪七扭八的。

“先吃饭。”盛出来一碗蛋炒饭出来,小家伙还没怎么醒,本来一点胃口都没有,慢悠悠的张开嘴巴吃着,就在吃到第一口的时候,味蕾仿佛比人更先苏醒了,眼睛一下子睁大到溜圆:“好吃耶1

紫菜带着独特的清香,是她这辈子都没吃过的。

甚至可以忽略平常不喜欢吃的胡萝卜的味道。

很快小家伙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小家伙绘声绘色的说:“妈妈,你做的饭天下第一的好吃1

范晓娟一下子就笑出声来:“这么夸张。”

韩星辰比了个大大的手势:“真的是天底下第一的好吃。”

很快一碗米饭都吃完了。

以前这个家伙吃饭是最大的难题。

范晓娟笑着答应她:“那妈妈明天还给你做1

吃饭了饭,范晓娟给女儿重新扎头发,镜子里面的小美女头上就扎了从左到右的一条辫子,右边结尾又往后梳成了一个马尾辫。

额前的那一圈小辫子用不同颜色排开,架起来一座彩虹桥。

范晓娟手巧,扎得也快,可把韩星辰给惊呆了。

几种颜色很有规律的排开,各股小辫儿分出来的发量也均匀,就连孔妙妙的妈妈都不会梳这么漂亮的头发。

韩星辰的眼睛里面闪着光,恨不得马上出去跑一圈给胡同里面的小孩看看。

但是很快的,她回头塞了一把东西到范晓娟手里。

范晓娟低头一看哭笑不得,是一把剥开的瓜子仁。

她女儿实在是太太太疼妈妈了。

送去学校这一路上都在雀跃着,小姑娘蹦蹦跳跳的牵着妈妈的手,高兴的小表情快洋溢出太平洋去了。

韩星辰一直是很活跃的女孩子。

一路从胡同里走出来,不少年纪大的爷爷奶奶都在跟她打招呼,如果是放在以前,范晓娟看女儿的眼里多少有些不务正业的意思,现在才发现韩星辰竟然是个老年人杀手。

而且今天的韩星辰特别自信。

她改变了什么呢?

周围人羡慕的眼光,爷爷奶奶随口的夸奖,都能让小姑娘信心百倍。

母女两个一路走到幼儿园门口,韩星辰的脚步一下子就快了起来,几乎是小跑着朝着前面跑了过去,一路跑还一路叫着:“孔妙妙,孔妙妙1

小家伙跟献宝一样的从兜兜里面拿出来一把五香瓜子:“我们巷子里胡奶奶家的炒的五香瓜子,特别好吃。”她还真是不记仇。

她跟孔妙妙说过的,当初她也说想吃来着。

孔妙妙也远远就看到了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韩星辰今天变了。

“我不要吃瓜子,我妈妈说淑女都不在外面吃东西。”孔妙妙高傲的像一只小孔雀。

“可是可是”小团子的眼底都没了光芒,她的小伙伴今天是怎么了,她们两个还一起躲在厕所里面偷偷吃过小饼干呢,她犹豫着把手里的那把瓜子给放回兜兜里。

“妙妙,你同学在跟你说话呢。”过来送孔妙妙的是个很年轻的男人,看上去大概三十来岁,面相很温和。

男人的目光从小姑娘身上扫到母亲身上一眼,莫名觉得眼熟,又有一种到底哪里见过却又说不上来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的眼睛就移到了女儿身上。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工作,女儿都是她母亲带的,也不知道怎的,就觉得女儿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韩星辰很快恢复起精神来:“妙妙,你妈妈呢?”

孔妙妙知道哪里不对了,对面的小女孩扎着漂亮的彩虹辫子,带着一脸灿烂而自信的笑容。

其他的小朋友也在看到两人的时候,眼神投向韩星辰,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她。

孔妙妙的脸在那一瞬间就拉了下来。

她不喜欢韩星辰那样。

她就不能扎着乱七八糟的羊角辫,脸上带着不知所谓的灿烂笑容,好好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吗?

这一次孔妙妙没有露出她优雅的笑容,“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一旁的韩星辰根本没有弄清楚情况,一脸莫名的看着生着气的孔妙妙,跟在她身后锲而不舍的叫她:“你不是说要去我家玩的吗?”

孔伟也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紧跟慢跟的走在自家闺女后面,拉住她的小胳膊。

“孔妙妙,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跟韩星辰玩,就是不想跟她玩,再也不想看到她了1孔妙妙哭着说。

“妙妙1孔伟特别严厉的制止住女儿继续讲下去,拉住女儿的小胳膊对着旁边的女人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教好孩子,我一定让她给你们家孩子道歉。”

对面的女人无所谓的笑了笑。

不玩就不玩,谁稀罕!

扎了个漂亮的小辫儿就不能当朋友了?

几岁的小姑娘怎么都有这样的比较心理。

她的笑容淡淡的,让孔伟生出来一种在哪里见到过的感觉出来。

——————

周六韩江他们单位下班早,范晓娟按时出门,就看见单位好几个小姑娘冲着马路对面看。

大冷天的,韩江穿着一身运动服,站在马路上就是“拉风”两个字。

年轻时候的丈夫,常年在训练室里面泡着,浑身上下透出来的那股子精气神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娟儿。”韩江眼睛亮,远远的就冲着范晓娟挥手。

周围的目光瞬间投向范晓娟。

也不知怎的,她的脸突然就烧得慌,腿都迈不动了。

年轻时候的男人也真是帅啊,站在那里跟男模一样,浑身上下都像衣架子。

她也就相亲一次就碰上他了,那天韩江也是在公园门口这样站着,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见她没动,韩江大步走到她面前,直接拉住她的手,急吼吼的说:“周六孩子只上半天班,我刚好只有上午有课,就走的早了点过来接你们,快点啊娟儿,走快点说不定能赶上咱姑娘放学,咱都好久没一起接她放学了,你说她看到我们两会不会高兴的啥都忘了。”

范晓娟:“”

还以为你专门来接我下班

瞬间觉得旁人羡慕的眼光都不香了,脸也一下子就拉得老长。

韩江这个大直男一点也没察觉到妻子情绪的落差。

范晓娟:“”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韩江这是一路从单位小跑过来,手心里还带了湿润,靠近他都能感觉到一股子热气。

年轻时候的男人身体可真是好啊,大冬天的穿这么少点,手都是热乎乎的。

帅气,挺拔。

男人嫌她走得慢,一路上手都没松开,紧紧握住她的手,大步带着她往前走,一直到了幼儿园门口,刚好看见从里面走出来的小糯米团子。

这年头好多孩子都是自己回家,韩星辰也不例外。

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耷拉着脑袋,脸上写着大大的“丧”。

两口子蹑手蹑脚的从后面走近,待走到小家伙身后,韩江一把就把女儿抱了起来。

把正低着头走路的韩星辰给吓了一大跳,迅速开心起来:“爸爸1

又叫了一声:“妈妈1

范晓娟:“”呵呵!

小孩子的情绪来的快也去的快,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搂着爸爸的脖子叽叽歪歪的说起来在幼儿园的事情。

原来妈妈给她扎的小辫子让她成为今天幼儿园的小明星。

然后孔妙妙就臭脸了。

小孩子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囡囡,她不跟咱们玩,不是还有更多的好朋友吗,那种希望你不要漂亮才跟你玩的好朋友,不是真正的好朋友,懂吗?”

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看着妈妈,点点头。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走在回家路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范晓娟意外的人出现在面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