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1990] > 第3章 第 3 章

我的书架

第3章 第 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年头的人也不讲究什么沟通交流,素质教育,唯一信奉的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所以说三天两头都是打孩子的声音。

偷东西要打。

撒谎要打。

起得晚了也要打。

偷懒不给家里干活更要打。

韩星辰知道自己可是犯了双重严重的错误,一是起的晚睡了懒觉,二是忘记生炉子。

妈妈这是准备请棍棒先生来教育她了。

别看这么小的孩子,腿脚最好,心眼也多,跑到妈妈追不上了,再偷摸摸的回来认了错,大人的火也烧不了多久,过会儿自然而然就灭了。

所以一个巴掌印都没领到,韩星辰想都没想就发足狂奔,一边跑就一边哭,还带着求饶的声音。

有种卖孩子的既视感。

这个时候范晓娟还在后面追,就格外像个暴力狂。

她喊着:“别跑啊囡囡,我不打你。”

打人的家长都说不打,认真你就输了。

混胡同的孩子谁不知道大人们的套路啊,大家在一处玩的时候就交流过大人的各种谎言,其中一个就是“我不打你”。

等回去了,那话就变了。

也就,加了几个字而已——看我不打死你!

韩星辰跑着跑着,就一头撞进一个人怀里,看清楚来人,她跟见到救命稻草一样,嗷呜一声就往来人身上扑。

一张小脸哭的跟小花猫一样,细细的胳膊跟不要命一样箍着那人的脖子,一滴眼泪水没有,就造成了惨案现场了:“爸爸,救命,妈妈要打我,拿棍子打我。”

说完怕人不信,往后指了一下,范晓娟这才看见自己手里还拎着擀面棍了。

她赶紧把棍子收起来,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

数九寒天,男人也不怕冷,外头是一身运动套装,里面也只加了一件羊毛衫,一伸手闺女就离了地扎进他怀里,哈着热气任由小姑娘冰冰凉的手伸进他的脖子里面。

小姑娘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求饶声,夹杂着男人爽朗的笑声。

这是年轻时候的丈夫。

腰板笔直,手腕有力,年轻时候能同时抱起她跟女儿。

韩江从小打乒乓球,在省队打了半年被要到国家二队,后来又转一队,打过全运会,还打过世锦赛,退役以后分配到什刹海体校当教练,这会儿刚从国外交流了两年回来。

这年月国外回来的人很受欢迎,很快就有国企把他请过去,兼职教单位里面的人打球。

每月能多六十块钱。

每天早上很早就要起来去教人打球,到上班前回来囫囵吃个早饭就走。

此时的韩江才三十出头,意气风发,也没有啤酒肚,没有小光头,因为长期运动身材保持的很匀称,乍一看见丈夫年轻时候的样子,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男人长着狗鼻子,还会拐弯,却是闻到厨房里面的香味儿了。

各家各户的味道串在一起,但肉的味道在空气里格外明显。

他抱着女儿大跨步往厨房走:“咱们去看妈妈做什么好吃的咯。”

留下呆若木鸡的范晓娟本人。

父女两个推开厨房的门,看见案板上放着切出来丝丝匀称的手擀面,又看到灶上煮着香味四溢的骨头汤,汤底咕咚出奶白色,正散发出来诱人的香味。

韩星辰夸张的吸了吸鼻子:“是肉,是肉埃”

韩江也直勾勾的盯着那锅汤,大清早的炖肉汤,不像是妻子的手笔埃

也不怪韩江大惊小怪,范晓娟就是省,从头省到脚,一年到头也不舍得搞一顿骨头汤给孩子喝喝,到后来生活改善不愁吃喝的时候,全家人也没那个肠胃吃了。

“娟儿,这厨房里是谁用过了?”韩江走近,用勺子在里面搅啊搅。

“还有谁,我呗。”

“你还会擀面?”

“这有啥难的,我跟人学学就会。”

韩江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骨头是碎骨头没什么肉,可耐不住骨髓多啊,熬出来了精华,再过滤掉渣渣,这锅汤都能迷住几十年后的父女两。

韩江控制住留口水的冲动。

出息,出息啊!

范晓娟走到厨房里,开始准备调料。

葱花这个季节是没有的,家里现成的有酱油、猪油、盐,通通都加进去。

高汤煮的时间不太够,但丈夫跟女儿看样子都快馋死了,就先吃吧。

她动作纯熟的把煮着肉汤的锅放去旁边,就开始烧水准备煮面了,九十年代的藕煤炉子就是这点不好,开再大的火都不像煤气那样烧得快,要等上好久。

韩江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了。

等等,这女人真的是刚才抡着棍子要打闺女的媳妇儿?

不会中邪了吧。

他犹豫着伸手摸了摸范晓娟的额头。

他这才注意到,媳妇儿今天把麻花辫扎起来了,还擦了点雪花膏,身上香喷喷的。

以前不打扮不觉得,稍微收拾一下,人真美!

人正忙着呢,范晓娟一脸不悦的把他的手弹开,拉长了脸咧咧:“摸啥呢,摸啥呢,我又没玻”

这嗓子一吼,父女两个倒安心了。

特别是韩江,一副欠欠的模样:“你啥时候学会擀面的啊,哟哟哟这汤真香,我说囡囡啊,咱这辈子也能吃上你妈给擀的面,绝了。”

有了爸爸做后盾,韩星辰也不怕她妈揍了,小脑袋小鸡啄米似的表示认可。

父女两最后还来个默契一击掌。

看得范晓娟酸的哟,一直以为闺女就跟她好,其实人早就投诚爸爸了。

她倒是很想跟丈夫好好说说话,前世陪伴了一辈子的人埃

可是不能崩人设,吃完这顿面父女两个肯定觉得有怪,要是还温柔以待,韩江没准会请大师过来给她脑门上贴张符。

算了,先这样吧,要弥补丈夫跟孩子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呢。

三碗面一起煮好,一家三口就聚在厨房里埋头吃了起来。

韩江吸溜了一口。

面劲道!

汤底儿香得不行!

这要是有点小葱花撒上,人生也就圆满了。

本来还想点评一下的,结果埋头苦干,都不带嚼的一口气连汤带面的就干了个精光,然后垂眼看着女儿。

小姑娘吃相斯文,小口小口的吃着。

韩江摸摸肚子,感觉没吃饱。

范晓娟叹了口气。

跟个二哈似的永远是一副吃不饱的德行,前世她说了多少次,你吃面怎么不嚼嚼,多嚼上几口品品味道也好埃

那时候的丈夫说,年轻时候吃东西要靠抢,都习惯了。

她从自己碗里夹上来一筷子,放进韩江的碗里:“吃慢一点,又没人跟你抢,味儿都还没品出来,就祭了五脏庙。”

妻子那碗本来就少,又给了他一筷子,不就更少了。

韩江要往回夹,被范晓娟按住了。

她习惯性按照前世丈夫老年时候的份量做的,就煮得少了些,这会儿的韩江年轻体健,胃口也很好,能吃下去一海碗。

这回韩江就吃的慢悠悠的,细细品这面条的味道,一家三口几乎是同时吃完。

“好吃1他说:“我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娟儿啊,咱们过年那天能不能再吃上一顿?”

“过年不吃面,咱们吃饺子。”

韩江露出失望的表情出来,此刻面条才是他的最爱。

范晓娟:“那一锅汤,是我捡着菜市场不要票的鸡骨架跟脆骨头熬的,这要是有元贝跟金华火腿,味道会更香,还多了那么多汤呢,过年吃饺子,也不妨碍晚上咱们烫白菜吃,明儿继续吃挂面1

元贝跟金华火腿是个撒韩江是不知道。

但一贯节省的人要是大方起来,可真叫人心里怪不安的。

韩江疑惑:“这面是好吃,可你这是怎么了?”

范晓娟叹了口气:“就是觉得咱们日子过的太苦了,你真是要用体力的时候,星星在长身体,都需要营养,你看看前几天吃的那叫一个磕碜,萝卜酸菜大白菜,我都快吐酸水了。昨儿个看见彩兰给鹏飞吃鸡腿,我就想起咱们星星,都这么大孩子了才这么点个儿,我听人说吃骨头汤好,吃面食长个子,以后咱们早上不吃那没营养的粥,多吃面,星星还要喝上牛奶。”

说完递给韩星辰一个颜色。

闺女跟没看到似的,慢悠悠的喝完最后一口汤,还舔舔小嘴巴。

这年头的孩子哪里还会缺营养哦。

韩星辰其实像她,到了初中才会长个。

韩江砸吧出来别样的东西出来,他问女儿:“鸡腿好吃吗?”

韩星辰小时候是个机灵孩子,妈妈这么一说她就品出味儿来了,一边摇着小脑袋一边用小奶音甜甜的说:“婶婶买给哥哥吃的呢,偷偷躲房里吃的,我又没吃到。”

母女两个交换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干得好!

正面杠婆家人不得劲。

清新绿茶给他来一壶。

韩江心里明白了个大概,耐心问女儿到底是什么事。

韩星辰豆大点孩子,也知道这是告状的好时机,就把平日里偷偷看到的事情给爸爸说了。

什么偷偷看见婶婶给哥哥买鸡腿吃啊,哥哥家里藏着好些玩具和连环画呢,摸都不让她摸一下。

其实都是小事,但是小孩子身上的事情就没大事,而且好几次韩海也在旁边瞧着呢,竟然也没帮囡囡说上半句话。

“爸爸你下次买鸡腿,能不能也不要给韩鹏飞吃,他还骂我死丫头。”韩星辰嘟起嘴巴负气说道。

“你说什么?”韩江把筷子搁桌上,心头火蹭蹭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