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1990] > 第1章 第 1 章

我的书架

第1章 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990年冬

寒风呼呼刮了一宿,到临天亮才停下,又下了一场鹅毛大雪。

紧跟着从屋顶到院子,铺着的都是厚厚的一层白,屋外传来孩子们撒欢的声音。

范晓娟依靠在墙壁上静静的看着周围。

墙上的挂历上写着大大的数字——1990。

她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又回到了出国前的那几年,那年下了好大一场雪,屋外垂着冰凌子,一根一根的。早上女儿起来生火,煤球炉子怎么都发不着,就在外面一边哭一边扇扇子,她走过去一看炉子里面冒着黑烟,当时真是厌烦死这个地方了,死活要出国,丈夫怎么劝都劝不祝

推开了窗,窗外是个小院子,院子中间种着的一棵石榴树,这个季节只剩光秃秃几根枝丫,可一到十月份,石榴果子爬满树,像一树的小灯笼,女儿就跟个小猴子一样背着小框子,蹭蹭蹭爬上树摘果子,这家送一个,那家送一个的,最大的一个留给妈妈,剩下的一筐子石榴就都是她的了。

直到几十年以后,女儿还念叨着,国外的石榴就是不如老家树上摘下来的果子甜。

她心说外头卖的长途运输过来,都是捂熟的水果,那能好吃吗?

国外的月亮不圆,水果也不甜。

韩星辰这是想回国了。

女儿嘴上不明说,心里还是惦记着回国,她在这边饮食不惯,肠胃老闹毛病,老外还喝冰水,从过来以后就搞坏了肠胃。

老伴操劳了一辈子,年纪大了一身老年病,嚷嚷着西医看不好,不如中医针灸理疗如何如何。

中餐馆这边都靠着丈夫主厨,他身体差了站久了都腰疼,于是决定结束生意,全家人达成一致回国,辛辛苦苦经营了二十几年,最后算下来这些年的存款,共计一百万美金。

一百万美金啊,范晓娟觉着好多,她觉得自己总算能扬眉吐气。

揣着这些钱,全家就能过上好日子。

到了京市才发现,国内已经飞速发展起来了,满城都是高楼大厦,出租车走在京市的环线高速上她都分不清东南西北。

找中介一打听,一百万美金,在京市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想买个三房还要往南五环靠。

这还不算完。

对不起,您有京市户口吗,没有的话需要交足五年社保或者纳税五年,不然连购买资格都没有。

范晓娟当时就想吐血。

当年她家在京市的一个四合院里占了一排主屋,位置就在北二环雍和宫边上,她拉着丈夫女儿去那边转了转,周围都改造出来了,可胡同还留下来了几条,他们当年住着的地方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她忍不住感慨:“看看咱们家以前住在这里,当年要不是我当年非要出国”

这话怎么都说不下去了。

女儿韩星辰从小就懂事,反而安慰她道:“没事的妈,人都有命数,可能咱们家就没有发财的命。”

丈夫韩江也说:“是啊,当年跟咱们一样出国的人还少吗?”

走出那个巷子,她瞥见丈夫偷偷在抹眼泪,年轻时候俊朗的丈夫因为长期操劳变得岣嵝,近一米八的汉子,才五十几岁看着就格外的苍老。

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颠锅炒菜闹得手腕有腱鞘炎,一到下雨连毛巾都拎不动。

女儿呢,小时候活泼开朗的,去到国外以后语言不通,又被新同学歧视。

后来就慢慢不说话了,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点主意都不敢拿,什么都是听妈妈的。

闺女越懂事,丈夫越表示理解,她这心里就堵得慌,换现在的话来讲她这人性子就是作,丈夫又是个耳根子软的,也听她瞎掰掰。

要是有个人骂她一顿也好啊!

被两人哄着,她心里就越发憋得慌。

回到宾馆躺下,就觉得心塞心梗呼吸不畅,紧接着听到急救车到来的呜呜声,结果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就看到这幅景象。

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范晓娟捏了一把脸,疼的呀!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衣裳,外面也开始热闹起来,周围响起邻居们生炉子做饭叮叮当当,卖早餐的出摊吆喝,出去倒夜香倒垃圾的人相互碰撞时的埋怨

院子是个一进院,早年她跟她妈租住在这里,后来跟韩江结婚,韩江仅有的七千块钱积蓄买下来这里当婚房。

卧室不大,她跟丈夫住着一张一米五的架子床,女儿还是睡着小时候的钢丝床,两床就靠在一起,挤得是密密麻麻。靠墙边上是一套九十年代很流行高矮组合的柜子,高柜里面放衣服,矮柜上面放着一台1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在当时已经算是工薪家庭的标配。

她披上大棉袄子,穿上棉裤下了床,一脚就踩到了坑里面。

她这一低头,差点笑出声来。

这要是梦境,也太逼真了一点,她家床底下是有个坑,当年韩江搬家具的时候磕的,当时可给她心疼的哟。

丈夫曾经豪气万丈的说,等咱们有钱,换上水磨石,怎么磕咱都不怕!

可这事儿丈夫做不了主,她是节省惯了的,一直舍不得换新,总想着屋子都这么破了,凑合凑合也能过,结果这一凑合就是几十年,从京市到罗马,她就从没大方过一次,一辈子过得扣扣搜搜,按照丈夫的说法啊,等到你妈大方起来,那得下辈子了。

她绕过小坑,找来了双棉鞋穿下,还是觉得冷。

她重生前的那个年代,生活条件都改善了,集中供暖,就没遭过这种罪。

时间过得很快,人生中一大半有记忆的日子,都是在厨房里面度过的,如今再回想起来,没出国前的那段日子是她最怀念的。

她刚一起身,钢丝床里面的小小人也醒来了,韩星辰揉了揉眼睛,含含糊糊的喊了一声:“妈妈。”

韩星辰从钢丝床里爬了起来,呢喃的要往她身边靠,趴在她胸口蹭了蹭,眼睛还没睁开呢,手指放在嘴里吮吸着:“妈妈,我嘴里那颗糖还没吃完,等我吃完了马上起来生炉子。”

梦里的糖不花钱,还管饱。

她这是在梦里面吃糖了。

女儿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满足。

也不知道多久,女儿都不跟自己这样亲近了。

嘴里说着很懂事的话,心却好像离得很远,她记得小时候女儿一直都亲她的呀,可后来有事也不跟家里说,都往心里憋着。

钢丝床床底特别软,而且已经五岁的小姑娘在里面翻个身都别扭。

很多年以后女儿说起钢丝床就是她童年阴影,小小年纪就经常腰酸背痛的,她想睡硬板床。

“来,咱们床上去睡。”范晓娟把女儿抱上架子床,她刚起身里面还是暖和的。

小孩子觉多要多睡才能长个子,以前她不懂这些,总喜欢用大人的标准要求孩子。

这大冬天的,这才几点,哪个孩子起得来?

床上还有妈妈起床时候留下来的味道——香香的。韩星辰感觉自己做了个美梦,梦里面妈妈没有叫她起来生炉子,还给了她一颗糖,可这颗糖怎么吃都不甜。

今天梦里面的妈妈又是一个漂亮的好妈妈,翻了个身又饱饱的睡过去啦。

哄睡着了女儿,范晓娟走到高柜那处拿衣服,下了雪衣服自然要穿的厚一点。

刚走近,就看见镜子里面一抹纤细的身影。

腰细腿长,肤色白皙,五官也明亮立体了起来。

是啊,她年轻的时候也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一个。

她拢了拢睡散了的头发,高高的束起来马尾,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胖棉袄,肥裤腿,也没能让她的姿色减弱几分。

好嘛,真回到几十年前,重新再活一次,那受的这些苦也是值得的。

出国前她也没用过什么护肤品,冬天最多买个雅霜擦一擦,皮肤也养的很好,出国以后厨房里面待了几十年,还不到三十五就变成了个黄脸婆,擦再好的护肤品都不管用。

丈夫说皮肤是养出来的。

后面的话他没敢说,谁敢忤逆家里的太皇太后呢。

收拾好,范晓娟就拎着煤炉子就出了门。

九十年代各家各户都用煤炉子。

家里一般用藕煤,也叫蜂窝煤,八分钱一块,一天到晚用下来至少需要三块,她习惯晚上临睡前闷熄掉,第二天早上再起来再发,每天可以省下来一块藕煤。

于是第二天早上就要发煤火。

用碎木屑先发起火来,再点着更大一些的木柴,等火发起来了再放前一天焖掉的藕煤进去,等上一会儿烟熏雾绕的,费老大功夫才能生好。

早上她要忙的事情老多,一家老小的饭菜,生火就成了韩星辰的活,为了生火她得早早起床,一天懒觉都不得歇,而这会儿,老二韩海一家子都在床上挺尸呢!

很多年后再回忆起生火的日子,都是一场场噩梦。

经历过一世的范晓娟现在想来自己脑子真是有毛病,一天省下来八分钱,一个月也只有两块四,就为了这点钱她就让女儿做了一辈子的噩梦。

以后家里都生着火,再也不叫女儿起早床了。

想着这事儿就推开了灶房门。

家里本来就两间房,一间做了客厅,一间是卧室,另外在边上搭起来一小间做灶屋,里面除了做饭还兼顾各种功能,堆着一面墙的藕煤。

她刚一走进去,就看见屋子里面冒出来一个人影。

鬼鬼祟祟的。

屋子里面黑布隆冬的也看不清,她当是偷东西的贼,一把揪住对方的衣服往外一拉。

很轻,还是个小孩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