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都知道徐咪是个很有梗的人, 她上节目不多,但每次都能凭本事爬上热搜。
即便做了心理准备迎接她,谁也没想到本期综艺的爆点在这儿。
导演顾不得回味他功成名就之前的小幸福了, 赶紧回到岗位上, 催促摄像快拍, 麻溜的拍,别错过这段搞质量的内容。
那还用说?
专业的摄像小哥早就看出这趴有料, 虽然导演喊了停,他们设备可没全停,嗅觉敏锐的想着拍下来哪怕用不上还可以做花絮放出,也不会亏, 总之刚才那段被完整记录了下来,包括徐咪问迟砚是什么感觉,迟砚还以歪头杀的场景。
这两个看起来也太!般!配!了!
导演要求他们再挖一挖这个番茄炒蛋,给观众一些更直接的呈现,别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罗华就惊讶的问徐咪:“这个你怎么做的?吃起来有股家的味道。”
“你们看到的呀。”
“是看到了,它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时候有人想起来:“等会儿,咪啊,这菜你是不是还没吃?你辛苦做出来的你也吃吃看嘛。”
然后除徐咪之外, 另七个人全都期待的看向她。
包括迟砚, 只不过他稍稍含蓄一点。
“咪咪,来,尝一口。”
“你自己炒的菜诶, 来口大的。”
“这味道很不错多吃点。”
徐咪缩了缩脖子,为自己争取道:“我自己的厨艺水平我能不知道吗?这个菜我常吃的。”
其他嘉宾:不听不听。
“你就吃一口。”
“快点快点。”
徐咪睁着她明亮的大眼睛看向旁边迟砚:“贺铭你说呢?”
其他人一听这话贱笑起来。
“咪咪你就不懂了吧, 男人也不是随时都靠得住的。”
“今天就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这社会的险恶。”
“对!快把学费吃了!”
徐咪还在叮迟砚。
迟砚那眼神飘啊飘, 飘了好几下才心虚着假装真诚说:“这个真的很好吃,想给你尝尝。”
……
……
淦!
徐咪秒切后妈脸,一脸冷漠对摄像机镜头宣布:“王导别怪我,从今天起我们痴迷CP宣布解散,成员各自单飞。”
迟砚懵逼。
其他人哈哈大笑,笑得捶桌捶地。
“咪咪你还知道痴迷CP,会的会的!”
“不是,电影还没上映就解散了吗?会不会太快了一点?不用深思熟虑一下?”
“别冲动,听我的,你深呼吸一下,再回过头仔细看看迟砚这个帅脸,你忍心吗?”
徐咪看了,她觉得特别忍心。
可能平时看多了俞杨的脸,对这种级别的帅哥竟然有点免疫了。
固定成员里的弟弟已经演上了,他特别假的抹了把眼泪:“我在菜地里磕的CP没撑过半天就完蛋了吗?呜呜我好心痛。”
旁边人拍拍他肩膀:“差不多得了,人家迟砚还没心痛,就你戏多。”
徐咪最后吃了吗?
当然吃了。
一边嚼一边忍着不要哭,场面也很经典。
旁边几个笑得满地找头,问她自己做的菜自己吃也这样?
“咪咪你平时怎么搞的?不是说经常吃这个番茄炒蛋?是不是每次喂进嘴里就开始哭,边哭边嚼。”
“姐姐你哪天急用钱想挣外快可以给剧组卖饭的,情感剧里好多哭戏都是吃饭那会儿上,这个番茄炒蛋一摆上去,不用找状态,说哭就哭。”
“就是哭完可能吵不了架也离不成婚,两人直接重修旧好了。”
徐咪已经放弃抵抗,随他们笑去。
等他们笑得差不多了才说:“我也不是老做饭的,拍戏就在剧组吃,回去还可以点外卖。就怎么说呢?下厨还好,洗碗我不喜欢。”
“噢……”
所有人整齐点头:“明白明白,这种事我们男孩子就做了,不会让姐姐洗碗的。”
其他人是为这个点头没错。
迟砚是恍然大悟想到下次徐咪过生日,可以送她一台洗碗机哦,就不用自己洗了。
至于徐咪收到洗碗机的时候有多绝望就到时候再说,现在我们女主还不知道他有这个噎人的大计划。
这顿饭好不容易才吃完,之前做饭时没怎么帮上忙的主动承包了洗完的活,其他人把冰好的西瓜拿出来切好,吃点水果饭后闲聊。
来宣传电视剧那两个又cue到徐咪。
问:“咪姐连续三部剧都很受观众欢迎,现在接新剧有压力吗?会不会担心?”
“担心?”
“很多演员都有的吧,因为一部戏或者一个角色红了之后,会担心下个工作不好把自己打回原形,你想过吗?”
“没有。”
“从来没有吗?”
徐咪坐在小板凳上,托着腮帮子摇摇头:“我最早是去全能女友那个剧组当龙套嘛,那时候不是想红,也没想当明星,就是闲着想给自己找点事做,当时觉得演戏好像挺有意思的,拍完那部戏之后觉得是真有意思哦,之后又拍了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
我们演员拍了一部电视剧或者电影当然都希望得到观众积极正面的反馈,别人夸我的时候我也高兴,但确实没想过一定要取得什么成绩。我就想演一些有意思的角色,我拍爽了过瘾了就算成绩不是太好也OK的,没关系。”
换个人说这话可能显得做作。
仔细想想徐咪这两年,真是认真拍戏宣传期才上节目,广告代言商演活动几乎没有。
太踏实了。
几个资历深一些的都竖起大拇指:“可能就是完全专注在拍戏这件事情上,才能一直都有好的作品带给大家,这点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来宣传电视剧的那位又问:“为什么姐姐总能把角色演绎得那么有趣呢?”
因为开了挂。
但这话我又不能告诉你。
徐咪叹口气:“你问我怎么不做人哦?可我心里是想好好做个人的……就别一直问我了吧,砚哥难得来一次,你们多刁难他。”
弟弟老听话了:“那我就刁难一下砚哥,哥你觉得和咪姐合作拍电影感觉怎样?”
“很好。”
“就很好?没有具体一些的说法吗?”
“就是觉得很可爱,很有意思。”
“噢~”
“又是为什么觉得可爱并且有意思的呢?”
迟砚不好意思的笑笑,不肯说了。
徐咪当场就被这个敬业精神打动了,为了号召更多人去电影院支持《等天明》,砚哥很拼嘛!她要不是当事人之一,假如是普通观众看到这段估计真以为两人因戏生情,天知道,他们在剧组的时候几乎没话说,日常就是徐咪练练练往死里练,然后迟砚一早就搞定了坐旁边悠悠哉哉读他的书。
什么粉红泡泡都是不存在的。
徐咪才简单走个神,他们扭头问:“咪咪觉得呢?和迟砚拍戏是什么感觉?”
徐咪看看摄像机镜头,问他们:“说真话吗?”
“你还准备了假话的???”
“当然了。”
“那假话是?”
“和砚哥拍戏特别愉快,当时虽然是冬天,每天都感觉如沐春风。”
……
……
这……
所有人同时瞄向迟砚,想看他是什么表情。
表情就是疑惑中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委屈,这次都不用其他人来,他自己扭头问:“和我拍戏你不高兴?”
“别这么看我,不是哥哥你的问题,是我太笨。我们那个戏有很多舞蹈动作什么的,剧组里有专门的舞蹈老师来教,因为要跳出那个年代的感觉,我觉得我四肢挺协调啊,学得也不慢,刚有点小骄傲一扭头他坐在角角上看不知道什么书。”
迟砚说:“是订阅的杂志期刊。”
“那是重点吗?重点是我问指导老师这什么情况?人家告诉我他学好了。让别人等一次其实没什么,但我们的日常就是他天天等,我那会儿整个就是个酸鸡,我酸死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呢?太打击我的从业信心了。”
针对徐咪这番控诉,其他人完全不能感同身受。他们就笑,笑完提醒后期老师记得打上字幕,这是目前国内电视圈TOP级别女演员的血泪控诉。
“砚哥你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看书一时爽,往后合作全泡汤,姐姐下次拍剧找我,我来演你的‘贺铭’。”
*
一起来录节目的所有人都有个深刻体会,这圈子里谁都不是随便红的。
这台综艺做了好几季,虽然固定有一批观众会准点收看,现在热度其实不如最早那么高了。
尤其这一季,还没有哪集特别爆,唯一上热搜多的那期不是因为有梗,是嘉宾行为惹了观众厌烦,被嘲的。
但是这期不一样,还没进过后期剪辑,他们就觉得观众肯定会喜欢。
番茄炒蛋那一段就全是看点,之后聊的也有意思。
可能就是没有红的压力,徐咪相当从容,回答问题都很真诚,是真诚的在搞笑。
徐咪会聊,迟砚会配合。
别看他开口不多,每次说点什么都能把人笑死。
给徐咪那几波眼神控诉也很经典了。
以综艺的眼光来看,这两位来得非常成功,他们很有CP感。等结束之后,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其他嘉宾还想打趣他们。想说徐咪和迟砚私下关系一定很好,配合堪称完美。
结果就撞见徐咪给迟砚竖大拇指。
“王导还怕我俩过来大眼瞪小眼一买卖把宣传搞砸了,我就说不会,都是演员别的不行演戏谁不会呢?
昨晚录节目的时候哥哥看我的眼神哎哟那真是梦回剧组。专注里面带那么一丢丢纵容,你就是贺铭本铭,完美。”
迟砚:……
是吗?
是这样吗?
等会儿,谁跟你演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