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是c营业了, 实际上迟砚跟徐咪两个交流很少,少到什么程度呢?
导演他们都琢磨是不是该劝两位培养下默契,很担心这两个演不出来电的感觉。
本来徐咪也担心这个, 她和俞杨吐槽过迟砚看来的眼神像在看一杯白开水, 没有感觉也没有味道, 她也不知道这个戏要怎么接。
要不咋说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对手?
俞杨安慰说放心吧,迟砚就那个德行,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很少闹绯闻?
“前两年还有同行上访谈节目去吐槽他,说跟他演戏太苦了,每天你都要重新找状态,为什么呢?因为导演说开始他能一秒深情, 只要拍完马上出戏,你给自己做的心里预设直接坍塌,他每个表情都在告诉你是假的没爱过。
你接戏之前就该跟哥哥讲,要是提前知道我就劝你想想清楚了。”
徐咪听了这话稍微放心了一点,正式拍摄的时候能入戏就好,谁管他平时是什么表情?
这个电影一番是男主,迟砚戏份更重,一开始拍的好几段都是他和其他配角的戏。
徐咪起先更多是在接受特训, 导演王平也是个人才, 不知道从哪里去找了个给高级会所训练公主的,搁那儿教她要怎么笑怎么看人,怎么才能妩媚之中还能带上矜持, 还说什么能当台柱子的走出去可能比大家小姐还要大家小姐,她不会是低俗浪荡的, 就算是交际花你也得显得昂贵才会有人捧你……
徐咪觉得她妈妈要是知道女儿在上这种课,可能会昏过去。
为了拍这部戏她付出也够多的。
好在徐咪那学习能力虽然不如迟砚来得变态, 也是数一数二的好,等到该她出场的时候,她那么一扮上,那么走起来,旁边看的眼就亮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女主角丁曼眼里根本就没有男主贺铭,她在和特地来歌舞厅捧场的日本人说话。
那日本人说好几天没来,太想念丁小姐的歌喉了。
歌舞厅的经理立刻把上面的表演叫停,有客人不满的抱怨起来,问他们闹什么?做不做生意了?
就有人激动的说:“下面有请丁曼小姐一展歌喉。”
刚还在闹的立刻激动起来,在这样的情形下,徐咪饰演的女主角开始了她第一次登台表演。
导演说过,这场戏是特别重要的,不是说八分九分就可以,必须要演到完美,让观众看到这座城里第一交际花的魅力。同时男主角在这个时候实际就被她所吸引了,决定去接近她有于公于私两方面的动机,只不过私心属于暗线,只能通过眼神含蓄的给到,不当露骨。
老实说王平导演决定去争取徐咪来演他这部戏的女主角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一场戏。
他看到徐咪在综艺上扮的花红儿,觉得就是那个感觉,惊艳全场的感觉!她可以!所以才会拜托高腾帮忙说项。
真正拍到这里了,王平还是有点紧张的。
跟他相反的是,徐咪反而不紧张了。
她款款行到台上,眼神往下面淡淡一瞥,好像在看谁又好像谁也没看,这时候,奏乐响起来。徐咪轻启红唇,唱出第一句,在旁边奏乐的没准备好噗的吹喷了。
这里本来应该唱一首类似于夜来香的那种歌,徐咪一开口,就整出了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的架势。她的神态一点儿没错,歌词也是那样,嘴型都对上了,唯独那声儿……谁听谁出戏!
笑场的演员遭到了严肃批评。
导演让再走一遍,徐咪张嘴又是京剧,配角里面好多都是忍着想笑的劲儿在装陶醉,唯独男主角,他眼神里流露出的意味特别真实。
等俞杨再次私聊过来问狗妹拍得顺利否?
徐咪大力夸赞了迟砚的演技。
“要不是知道我自己唱成什么德行我都以为他真的很欣赏我。你不知道,每次我开嗓都有人忍不住想笑,连导演都怀疑他给女主角搞错了职业,其实该把工作场所换到隔壁街戏园子去,但迟砚就没笑过的。他笑也是剧本上写,此处男主要同女主对视,并微微一笑。”
老实说,徐咪之前还没觉得俞杨特别牛逼。
看过迟砚之后,想到这两位在流量圈王不见王……俞杨能跟他打个五五开,身上能没点过人之处?
她真情实感的给俞杨吹了彩虹屁。
然而俞杨并不感动,麻溜的喊了停。
“咪啊,为了哥哥的身心健康,你拍完这部戏之前咱还是少联系两回,省得你张嘴迟砚闭嘴贺铭我迟早能给你气死过去。正好,我也多接两个工作省得回头你们电影上映票房炸了我还是老样子能给对家踩进土里。”
“……对我们的电视剧有点信心,咱们收视不会差的。”
别提了,说起电视剧俞杨又想到他最后一集跟女主一起去给妹妹上坟……
总觉得这剧播出他演的男主角也要被网暴,别到时候天天上热搜。
这次聊过之后,俞杨真就忙他的工作去了。
偶尔联系一下也就是日常问候。
徐咪除了拍这个电影之外,她十月中旬去参加了金鹰节的颁奖典礼,因为在观众投票环节大胜,徐咪一举拿下了最受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
男演员那边,获奖的就是迟砚,奖杯到手之后他俩还被要求并排站着合照了一张,这贴上论坛之后就变成了靡艳c第一次公开发糖。
也因为他俩同时得奖,外界关注起电影《等天明》。到底是导演花钱买的水军还是人家自发报道徐咪不清楚,反正这两天听到好些期待的声音,两家粉丝都觉得这次合作应该会大爆特爆,了,徐咪那个观众缘,在圈里非常罕见的。
路一鸣全家都看了颁奖晚会的电视直播,完事以后路妈袁红嘀咕起来:“咪咪好像有阵子没来咱们家做客了?”
“人在拍电影啊,拍一个谍战片,跟迟砚合作的。”
“谍战片?打小日本的?是不是在横店拍?”
“是啊。”
“就这么点距离你跟萌萌去探班呀,给她捎点好吃的去。”
老爷子听说他孙子孙女要去横店探徐咪的班,逮着路一鸣说了好多,让他有机会给老太婆打个电话,说点好听的。“记住了,一定要让你奶知道,不是咱们把她撂一边了,是人家小姑娘忙没空天天搭理咱,让她别在底下胡思乱想。”
路家兄妹买了一大堆东西去剧组探班,路一鸣去横店就跟回自己家一样,他妹拘谨一点,两人过去的时候那边正好拍到男女主在一起跳舞的戏。
路一鸣边看边在心里啧他们。
啧完扭头想和老妹儿说话,发现萌萌都捧上脸了。路一鸣拿胳膊肘怼她一下,凑过去低声问:“你搞什么?”
“呜……”
“呜什么呜?”
“我还怕咪崽跟迟砚这性冷淡搞不来,妈耶你看他们,也太甜了!”
路一鸣:???
“你昨天还说鲜仔在朋友圈里吃醋的样子就是爱情。”
“那是昨天,今天我爬墙了。”
“今天你能爬墙迟砚,明天还能再换个人。你还不如磕她和你哥哥我,你品品是不是流水的c铁打的你哥?我才是距离姑奶奶最近的男人。”
路萌本来浑身上下都在冒粉红泡泡,听到这话,她便秘了。
这段拍完之后,徐咪径直往路家兄妹的方向来,迟砚接过助理递来的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他朝来人那方瞥了一眼才坐回到椅子上。
路家兄妹把买来的小礼物发给全剧组,又和徐咪闲唠了一通,才想起老爷子的嘱托。
“姐拍完这部戏到我家玩两天吧,爷爷他们都可想你了。”
“是想我?不是想其他什么人?”
路萌就弯着眼嘿嘿嘿。
“刚才拍那段也太美了,我本来对谍战片一点兴趣也没有的,现在都很期待电影上映,姐姐这部戏肯定大爆!”
徐咪刚开始那几天压力好大,现在也找到感觉了。迟砚其实很好合作,只要你接受他话不多这个设定,别去胡思乱想,就会发现这人也挺好的,至少他会演戏很敬业。
反正这部电影没怎么在他身上卡过壳。
他那个感情递进很绝,拍的时候真感觉好像跟他心意相通了,有时候徐咪都感觉不自在。
她后来想了想,可能是因为前面三部戏要么没有爱情线,有的都只顾着撩和惨去了。顾盼当初是不走心天天瞎养鱼,邵甜就是遇人渣体质,不是正在被骗就是在被骗的路上,她还是第一次认真走感情戏来着。
幸好,恋爱对这个电影来说是配菜,到丁曼暴露被人一枪崩掉,她和贺铭之间都没有大尺度的戏,除了抱在一起跳舞之外,他俩只亲过一回。
那是贺铭最后一次去找她,在歌舞厅后台丁曼单独的休息室里,那时候贺铭知道丁曼看破他身份了,并且还愿意支持他,贺铭就想先把紧急情报送走再来找她,并在离开之前说了许诺的话。
导演说丁曼应该眼含泪意扑上去给他个吻。
徐咪倒是扑了,也吻了。
当时想的是――
咦?迟砚好像在紧张?就算是性冷淡拍这种戏也会起波澜嘛。
又一想――
不对,应该是人演技好,是电影男主角在紧张。
人家老干革命的第一次谈恋爱,紧张也是应该的。
拍完之后迟砚又在旁边喝水。
一边喝一边听徐咪同编剧老师吐槽:“我们丁曼就是太单纯,稍微多看两部电视剧就该知道她是被人立了fg,还亲呢,是我一巴掌就呼过去了。”
好吧,这水也喝不下了。
迟砚感觉有点脸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