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从庆余年开始 > 第三十六章 抛诗(上)(求票票,求收藏)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抛诗(上)(求票票,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众人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贺宗纬明白,他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赢了,他便能在郭保坤身旁站稳脚跟;输了,名声一落千丈,自此仕途无望。

  但是现在不答应也不行,不答应就打了郭保坤的脸,郭保坤一样不会放过他。

  一咬牙,贺宗纬故作洒脱,实则心中暗暗记恨范乐:“当然是依照郭公子所言。”

  “好,既然如此就别再废话了!”范乐淡淡的开口:“开始吧。”

  郭保坤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朝着李弘成微微拱手行礼,笑着来到起始之处。

  ........

  另一处的亭阁之内,李弘成已经派了丫鬟将此处的消息传给了姑娘家们。

  这在群姑娘家之中,柔嘉群主年纪最小,身份最为尊贵,小姑娘穿着淡黄色长裙,白皙的肌肤,极为漂亮的脸蛋,一双清亮的眸子。

  柔嘉正坐在范若若的身旁,看到郭保坤和范乐要进行诗斗的消息,掩嘴轻笑:“真有意思。”

  柔嘉眼神中闪烁这莫名之色,她的看着范若若:“若若姐,一直听你说你那二位哥哥有大才,现在终于能见识见识了。”

  范若若丝毫不担心两位哥哥的处境,在她看来这两位哥哥可是能够比肩文坛大家的,小小郭保坤算什么?

  ..........

  这边郭保坤已然踏出第一步,他似是思索,时而皱眉,时而面色颇喜。

  一步,两步....五步之后,郭保坤眼睛越来越亮,脸上露出喜色,说:“兴之所至也!”

  不过在范乐看来,郭保坤这些行为完全是故弄玄虚,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一脸惬意的闭上了双眼,享受鞋日光浴。

  随后便听到郭保坤骄傲的声音传来:“云清楼台露沉沉,玉舟勾画锦堂风,烟波起处遮天幕,一点文思映残灯。”

  在场众人纷纷拍手叫好,也不知有几分真意。

  范乐微抬眼帘,有气无力的说道:“别再互相吹捧了,就这诗丢不丢人?前两联平仄不对,不押韵;全是词藻堆积;通篇写景,主题不明;没有投入丝毫感情。”

  见范乐将自己的诗贬低的一文不值,郭保坤气急,便要上前与他争辩:“你....”

  贺宗纬连忙出来打圆场,争辩没用,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他反驳范乐:“郭公子转瞬成诗已然不易,虽有瑕疵却已经极为不易。”

  “到你了,别说这么多,拿出你最好的一首,一会儿输了别说我们欺负你。”范乐摆摆手,直接打断了贺宗纬的话。

  贺宗纬气恼,却并未继续说些什么,长呼一口气,大声吟诵:“东望云天岸,白衣踏霜寒。莫道孤身远,相送有青山。”

  虽然贺宗纬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诗写的不错,明显就比郭保坤的诗高一个档次,平仄相合,押韵,既写景也言志。

  “还不错。”范乐微微颔首,确实写的挺好,他继续开口:“当年傲气,现在低声下气。”

  贺宗纬终是压制不住心中怒气,讥笑:“范公子口舌犀利,不知赌输后会不会遵守约定,磕头认错。”

  “你来还是我来?”范乐瞥了一眼身旁的透明人范闲。

  范闲苦笑一声:“我先来吧,肚子疼,急着上茅厕,赶时间。”

  站起身来,范闲缓缓走到桌案之前,径直坐下,提起笔,没有丝毫犹豫,笔尖落下,开始写了起来。

  片刻后,诗成,范闲朝着世子李弘成问道:“世子殿下,茅厕在哪?”

  李弘成指了指一处:“就在后院,从这出去一会儿就到。”

  范闲离开了亭阁,开开心心的上茅厕去了,对付郭保坤和贺宗纬之流简直毫无压力,毕竟他脑海中可是有着数百首传世之作。

  王府的仆人大声吟诵: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此诗一出,众人皆惊。众人围在那仆人面前,看着范闲留下的诗,拍案叫绝!

  一阵喝彩之后,众人皆是在细细品味其中滋味,郭保坤和贺宗纬的脸上时青时白,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范乐笑眯眯的看着二人,开口说道:“怎么样?二位能不能写出比这更好的?”

  场内众人顿时想起,郭保坤和贺宗纬还与范乐二人存有赌约,众人将目光投到郭保坤和贺宗纬身上,幸灾乐祸的等待着二人开口。

  郭保坤仍不死心,不甘的说道:“刚才只是范闲所做,你却还未做诗,胜负还未见分晓吧?”

  “行吧。”范乐淡淡的开口:“方才我那弟弟做的诗,有些于景不合,我在给你个机会,诗题由你来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记得,输了要磕头认错啊!”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郭保坤面色难看,转头看向了贺宗纬,他需要一个有难度的诗题,即使让人说胜之不武,也不绝不能磕头认错!

  也没让范乐等待多久,贺宗纬微微笑朝着范乐说道:“范公子,写一首边塞诗如何?”

  范乐明悟,原来这二人打的是这般主意,认为他没见过边塞之景,也不懂边塞的苦寒,将士搏命征战沙场,所以选了一个边塞诗。

  “准备好磕头认错吧!”范乐轻笑着说道:“郭公子是堂堂宫中编撰,又是礼部尚书之子,贺先生也是京都颇有名气的才子,我想二位应该不会不守承诺吧?”

  听到范乐语气中充满笃定的意味,郭保坤和贺宗纬不由的惴惴不安,小声呐呐:“当然会守承诺。”

  范乐跪坐于案前,提笔出砚如利剑出鞘,落笔入纸如刀锋入骨,手腕不断在纸上滑动,一股豪迈洒脱的气息跃然而出....

  PS:感谢TenParty剑邪200书币的打赏!!感谢一直支持!

  感谢知秋一叶丶200书币的打赏!感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