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从庆余年开始 > 第三十二张 世界旅游卡(求票票,求收藏)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张 世界旅游卡(求票票,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微微一愣,范建转身朝着书架又去,边走边叹息:“他让我失望了太多次了。”

  “哦?为何失望?”

  “文也不成,武也不就,整天游手好闲,简直是一无是处!”谈起范思辙,范建的语气中像是压抑着怒火。

  “范思辙还是有些优点的,并非一无是处。”范乐摇摇头,他并不赞同范建的看法,虽说商贾之术在这个时代难登大雅之堂,但却也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哦?”

  “范思辙的筹算能力很强,商贾之术也极有天赋。”

  “可是,那终究不是正道啊。”范建心中还是认为读书做官才是根本。

  “不,父亲大人,您错了,母亲的商号不也是一样由小做大,最终成为皇室掌管的内库?而且范思辙痴迷于赚钱,为的就是得到您的认可,您是户部侍郎,手下是天下钱财,他要赚钱,就是想向您靠拢。”

  范建神色微微改变,显然他认可了范乐的话,却面色平静的说道:“走吧。”

  “去哪儿?”听到这话,范乐有些奇怪。

  看着范建没有说话,反而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范乐在他的身后轻轻一笑。

  “起来吧。”范建看着跪在地上的范思辙,声音平缓:“无缘无故的让你跪着,你不想知道原因吗?”

  范思辙起身后,转身欲要离去,听到范建的话,苦着脸说道:“肯定又做了什么意思,惹您不高兴了呗。”

  “你想要什么?允许你提一个要求。”

  范思辙惊喜的看着他:“真的?!提什么都行?”

  范建严肃的脸上有些笑容:“嗯,你说吧。”

  “爹。”范思辙缓缓走到范建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跟您推-牌-九。”

  范建愣住,他看了一眼范乐,没想到刚接触没多久,范乐就能如此了解范思辙。

  “推牌九?”范建复述了一遍他的要求,他也没想到范思辙居然会提这样的要求。

  “对,可得玩钱呀,爹。”范思辙一脸财迷之色。

  范乐好笑的看着他,同时也发现了,柳如玉作为范思辙母亲的无奈。

  范建古板的脸上露出好笑之色:“好吧,你先去大厅里等着。”

  “是。”范思辙高兴的朝范建行了一礼,屁颠屁颠的朝大厅跑去。

  看着范思辙和柳如玉离开,范乐继续开口:“那滕梓荆您也要放了。”

  “此人之前在刑部留档,而且与你们一同回京,恐怕是另有居心。”

  范乐笑着说:“这您可以放心,他不会对我们不利,这点我有把握。”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你后院带人吧。”范建微微颔首,解决了这些事,他便转身离去了。

  很快,范闲回府。

  得知自己日思夜想的鸡腿姑娘就是那位林家群主,范闲高兴的快蹦了起来。

  范乐打趣他说道:“怎么样?要不要接受这个婚约?或者让我去与那林家郡主成亲?”

  “不不不。”范闲连忙拒绝,尴尬的笑着:“大哥不喜欢这种事情,还是由我去吧。”

  范乐也没继续跟他扯下去,转而开口:“明天记得打扮好些,毕竟那林家郡主知道你的身份了,又知晓明日我们会去参加诗会,所以她也肯定会去。”

  “还有,你去后院把滕梓荆带回来吧,之前父亲派人抓了他,我已经跟父亲说过了,你可以直接把人带走。”

  “好,我这就去带人。”范闲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后院走去。

  而范乐突然想到,此时范思辙他们应该在要推牌九,要不要去看看呢?

  算了,范乐摇摇头,还是去抽次奖吧,自己的计划也要开始了,提升自己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房间之内,范乐调整好状态,看着自己的属性面版:

  宿主:范乐

  品级:后天九重前期

  功法:易筋经

  武技:梯云纵,独孤九剑(小成)

  神通:无

  抽奖次数:1次

  拥有物品:八面汉剑,空间戒指*1,过期辣条(1包)。

  范乐搓了搓手,脸上的表情完全像一个赌徒,又像一个虔诚的祈祷者,他嘴里喃喃:“我要当欧皇,我不要当非酋,欧皇,欧皇.....”

  “开始抽奖!”

  “叮!恭喜宿主获得随机世界旅游卡(30日)。”

  范乐一呆,原来还可以其他世界,这系统好给力呀。

  心潮澎湃,范乐顿时对光明的未来充满了向往,其他的世界有着无限的可能,功法,神器,圣药,圣女,魔女.....

  虽然同时也会伴随着危险,但想要提升实力,哪有不伴随危险的?

  范乐早就已经明白,自从踏上了修行之路,最重要的一字便是“争”。

  长呼一口气,抛开杂念,盘膝修炼起来。

  夜幕降临,一轮弯月高悬,天上缀满了亮闪闪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挂在黑色的画卷之上。

  范若若来到了范乐的房间内,很明显就可以看出,她心情很好。

  范乐微微一笑:“怎么样?一起玩推牌九是不是很开心?”

  “嗯,确实开心。”范若若露出明媚的笑容:“刚才在玩推牌九的时候,没有严肃的气氛,爹对范思辙也没有一句重话,感觉很温馨,特别像是一家人。”

  若若遗憾的说道:“只是刚才,大哥和二哥都不在。”

  “像一家人多好,以后还会有机会的。”范乐轻笑着。

  “我是想说,大哥,你和二哥一来,整个家就像变了一样,特别好。”若若一脸钦佩的看着他。

  还没等范乐说话,范闲急急忙忙的推门进来:“哥....”

  ....

  PS:感谢TenParty剑邪588书币打赏。感谢!

  感谢球的球球100书币打赏。感谢!

  感谢失眸100书币打赏。感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