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从庆余年开始 > 第十八章 初入范府(上)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初入范府(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范乐嘴角抽搐了几下,神马东东??神仙鸡腿姑娘??

  鸡腿姑娘还不够,还要是神仙鸡腿姑娘?

  不过,看样子这位林婉儿确实是极为漂亮,要不然范闲也不至于变成如此模样。

  范闲突然惊叫一声:“哎呀!”

  范乐无语:“又怎么了?”

  范闲另一只空闲的不停的拍着额头,着急忙慌的来回踱步:“我忘记问名字了,这可怎么办呀?”

  听见范闲的话,范乐笑眯眯的挪揄道:“别想了,不是说我们还有亲事吗?”

  范闲急眼了:“这我可不管,就算挖地三尺,我也要在京都找到这个女子。如果对方还没有许人家……不对,就算与别家的混蛋有了婚约,老子也要抢过来!”

  “至于我的婚事我不愿意娶,谁都别想逼我!而且,不是还有哥你吗?”范闲慷慨激昂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说到最后一句,范闲明显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范乐没好气的说道:“为了找你的鸡腿姑娘,瞬间就把我买了,你也是真够可以的。”

  说完,范乐露出了怪怪的笑容,如果范闲没见到林婉儿,极力将婚约推给范乐,结果发现婚约的女方就是林婉儿,该多有趣。

  范乐暗暗点头,林婉儿是范闲的,我没兴趣,真的!

  轻咳两声,范乐开口说道:“走吧,车夫该回来了,我们也该回范府了。”

  范闲有些疑惑:“你说,这车夫把我们带到这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范乐摇摇头,知道现在也不会告诉你。

  范府座落在京都东城,离天河街还有一段距离,也看不到皇宫。这里住着的都是达官贵人,并没有平民百姓立足的余地,所以显得比较安静。

  冷清的一条大街上,隔着十来丈就有一座府门,每座府门外都安静地蹲着一对石狮子。

  缓缓驶到范府前,马车在正门前停了下来。

  听到轻叩马车的声音,范闲掀起了车帘,看着面带微笑的侯公公。

  “到了少爷。”侯公公在旁边静静地等着,待二人从马车上走下来,侯公公在此开口:“马车会还到后门,烦请二位少爷自行进府。”

  范闲注意到了他话语中的用词,疑惑的问道:“还?你不是范府的人?”

  侯公公笑呵呵的没有说话,朝二人拱手行了一礼,转身上了马车,渐渐驶向范府后门。

  范乐淡然开口:“没在意这些东西,以后肯定都会明白的,现在我们还是先进府吧。”

  范闲点了点头,左手拿着个鸡腿,右手拎着个长箱子,跟着范乐走到范府正门之前。

  将手中的箱子放在地上,范闲重重的叩了两下门,大声喊到:“我是范闲。”

  静默了片刻,咯吱一声,侧门被推开了,里面的小丫鬟迎了出来。

  小丫鬟好奇地看了看范闲和范乐,发现眼前两人竟生的如此漂亮,小丫鬟面色微红,朝二人微微行礼:“二位少爷,这边请。”

  范乐笑眯眯问着丫鬟:“走侧门?我们那个二姨娘的意思?”

  小丫鬟嗫嚅着:“是二夫人的安排。”

  范闲眼中带着有趣的意味,看了一眼范乐。

  范乐笑吟吟的,轻轻开口:“走吧,这是下马威呀。”

  跟随着领路的小丫鬟,一路往里,只见庭院渐深,内有假山平草,花枝浅水,景致颇为精雅,沿路看到这仆人和丫鬟做事均是敛声敛气的,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范乐也不由感慨,这未见面的二姨娘柳如玉手段可真是了得,她在后院午睡,在前院的仆人和丫鬟竟然都要小心翼翼的。

  不像范乐知道这些,范闲看到这一幕觉得十分古怪,不由得开口问道:“院里为何没人说话呀?”

  小丫鬟轻声细语:“二夫人在午睡。”

  “他在哪午睡?”

  “后院。”

  范闲惊讶:“后院午睡,全府不敢说话。”

  范乐笑吟吟的说:“我们这个二姨娘可是厉害的紧呀。”

  小丫鬟听到范乐的话语,有些紧张,声音不由自主有些放大:“少爷,您别这么说。”

  这时路过她身边的仆人连忙提醒:“嘘,小声点别说话。”

  越走越深,竟是还没有到内院,范乐不禁有些赞叹于范府的豪阔,这比澹州港那处的别府不知大出了多少倍。能在京都寸土寸金之地,拥有如此大的府邸,不愧是庆帝对从龙之陈的赏赐啊。

  有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处宽敞之地,这里似乎是一处大大的花园。

  “你给我站住!”

  一声暴喝传来,接着便看见一位穿着灰色长衫,脸上带着些书生之气的中年人,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体形微胖,左边脸上长着一颗小小的黑痣的少年,少年给人颇为傻气的感觉。

  此时的少年面色微红,手中那些个粗木棍,气喘吁吁的追着前方的中年人,听着他的一声大喊,中年人不情不愿的停下了脚步。

  范乐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少年,猜都能猜到这少年是范思辙,不过这范思辙倒是没什么心机,而且也只是贪财了些,但这不能算是大缺点,至于其他方面坏的毛病并不多。

  范闲有意思的看着这一幕:“这少年就是我弟弟?那他追的那个人是谁?”

  小丫鬟点了点头:“是,前方那人是府里管账的师爷。”

  “他为什么要追账房啊?”

  “二夫人正在午睡,应该是趁机讨钱。”

  范乐面带微笑:“我们这弟弟挺有意思的。”

  在三人谈话之间,那管账的师爷有跑了起来,范思辙气喘吁吁的看着师爷离开的方向,不甘心的表情流露在脸上。

  范乐似乎为了他着想:“赶紧去追,不追没钱了。”

  “说的对呀。”范思辙刚刚抬脚,似乎想到什么,转过身来,看着眼前长相并无太大差别的二人。

  “你拿个鸡腿干嘛?”范思辙别的没关心到,却是一眼就看到了范闲手中油腻腻的鸡腿。

  走到他的面前,范闲将鸡腿一伸,一本正经的说:“这可不是鸡腿,这是个姑娘,一个漂亮的鸡腿姑娘。”

  范思辙问了问鸡腿,满脸问号,他看向范乐:“喂,你听懂了吗?”

  范乐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

  .......

  PS.笑脸伸手要票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