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从庆余年开始 > 第十一章 滕梓荆(求票票,求收藏)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滕梓荆(求票票,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甲骑士缓缓离去,范乐朝着范闲说:“你去处理吧,我压阵,等有危险的时候我在出现,我相信五竹叔也会在这附近看着你的。”

  范闲点了点头,他的实力相比于范乐确实差了很多,现在的他只有七品上的身手,真气虽然霸道甚至可以与八品高手一战,但是对于真气的控制却远远不足。

  这次战斗的机会可是绝好的时机,可以加强他对于真气的熟悉与控制。

  范乐运起内力,施展梯云纵,几个腾跃之间便来到了房顶的一处隐蔽之地,观察着院内的情况。

  而范闲则是手紧握刀柄,推门而入,虽是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院子,实则外松内紧,仔细的看着院内的情况。

  范闲走了几步,眼睛盯着前方,只见一个瘦瘦高高,皮肤黑黄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正被拇指粗细的绳子紧紧的绑在柱子上,衣衫单薄,绳子已经勒出了深深的痕迹。

  老哈眼神带着慌乱与着急,虽然嘴已经被死死的堵住,但仍在呜呜的提醒着范闲,似乎让他赶快离去。

  “嘭。”

  突然,范闲身后传来了木门闭合的声音,范闲急忙转身,警惕的看着门前的一位精壮男子。

  滕梓荆穿着黑色皮质衣,衣物紧紧箍在结实的宽肩膀上,他的脖子出青筋暴起,整个人就像一棵粗壮的老柞树,浑身充满力量。

  他的头发高高束起,面庞微长,鹰钩鼻,下嘴唇颇为厚实,披着一张仿佛人造皮革的披风,不知为何却微随风漂浮,似乎披风下藏着什么。

  范闲直勾勾的看着眼前之人,开口问道:“竹笋投毒,是你做的?”

  滕梓荆不屑一笑,眼神中带着冷冽之色,也未答话,披风一甩,顿时从披风之下飞出十数把飞刀,一道道寒芒直奔范闲而去。

  范闲显然被惊讶到了,他不由得吐槽一句:“我去,机器猫啊?”

  范闲向后翻跃,连忙避开了这一波的飞刀,落地瞬间,顺势一蹬身前的车轮,借力向着滕梓荆飞去,长刀直指滕梓荆胸口。

  藏在暗处的范乐点了点头,经过五竹叔和自己对他的锻炼,范闲的战斗水平明显有所提升,现在完全可以压着滕梓荆打了。

  范乐又四处看了看,他知道,五竹肯定就在附近,他会不让范乐和范闲面对任何生命危险。

  但可惜的是,范乐实力不足,还是没能找到五竹的藏身之地。

  另一边,院子之内,滕梓荆险而又险的躲开了这一刀,却是被范闲出脚踹到,跌跌撞撞的向后倒退了四五步。

  范闲嘴角一勾,露出了笑容:“你不行啊。”

  滕梓荆面色凝重,也不答话,快速奔向范闲,腿部朝着范闲头部横扫而去。

  范闲双腿微弯,腰部成弓状,然后瞬间起身,左掌拍在滕梓荆后背。

  “嘭。”

  滕梓荆猛然被打落,刚欲起身,范闲瞬间提速,长刀抵在了滕梓荆的脖子之处。

  范闲面带笑容:“你输了。”

  滕梓荆急促的呼吸着,背后的疼痛让他神色变得痛苦,但他眼神狠厉的盯着范闲。

  范乐见范闲已经胜了滕梓荆,并将他控制住了,便施展出轻功,从房顶跃然而出,出现在了院子之内。

  滕梓荆看着眼前的长得极为相似的两位少年,都长的十分俊美,长长的睫毛,微红的薄唇,眼睛之中柔和有光,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现在对他来说,更多的彻骨的寒意。

  范闲看了看范乐:“怎么样?还不赖吧?”

  范乐笑吟吟的说:“还可以。”

  范闲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脸上布满了开心之色。

  继而转头看向滕梓荆,范闲开口问道:“菜里投毒是不是你干的?为什么不用剧毒?”

  滕梓荆胸膛剧烈起伏着:“我要杀得就是你们二人。”

  范闲有些奇怪,疑惑之间开口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杀我呀?”

  滕梓荆看着范闲,有些仇恨之色:“鉴查院密令,诛杀国贼。”

  “你是鉴查院的人?”

  滕梓荆冷哼一声:“杀了我一个还有下一个,鉴查院要杀得人绝不会让他活着,至于其他的,你们两个休想从我口中挖出半点消息!”

  范闲古怪的看了看一旁范乐。

  范乐没好气的说道:“你看我干嘛?把给你的那块腰牌拿出来给他看看不就行了?”

  范闲在腰间摸索了一会,拿出了一块奇怪质地,上面带有繁杂花纹的腰牌,放到了滕梓荆面前。

  滕梓荆目光一凝,直勾勾的看着腰牌,惊声说道:“鉴查院提司腰牌?!哪来的?!”

  范乐面色平静:“鉴查院三处费介是我们老师,这腰牌也是他给我们的。”

  滕梓荆眼神中带有怀疑之色,范乐摇摇头也没给他解释,而是说道:“看在你并不知情,加之并没有对府里下剧毒,这次我们也不为难你。”

  范乐自然知道这假密令是谁传的,这滕梓荆也是可怜人,而且他是庆帝和陈萍萍共同挑选出来的人,也算是自己人,范乐当然不会和他计较。

  想想庆帝与陈萍萍布的局,花了十几年时间,就为了从肖恩口中问出关于叶轻眉的秘密,这就让范乐不寒而栗。

  但范闲还是好心的跟他解释说:“我们的母亲早死,我们在范府只是私生子,并无名分,从小到大连儋州都没出去过,爹也没来看过我们。”

  “我就想说,我们俩私生子是怎么有资格卖国的?难道就因为我们长的帅?”

  范乐踢了踢他,吐槽的说道:“你长得帅?有我帅吗?”

  范闲笑嘿嘿的没说话。

  这时,滕梓荆瞪着眼睛:“你们是私生子?”

  范乐微微颔首:“这鉴查院密令恐怕是有问题,有人想借鉴查院的手来杀我们两个。”

  范闲突然插嘴:“我也问你一个问题,范府规则极严,你初次露面,是怎么就能冒充成老哈侄子?是不是周管家给你做的掩护?”

  滕梓荆面色不停地变幻,最终一咬牙,点了点头:“对,是他....”

  PS:小白多更一张,求票,已经在准备签约事宜了,所以大家放心投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