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从庆余年开始 > 第五章 乱坟岗

我的书架

第五章 乱坟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说两个小孩挖坟太过分了,但是这两个小孩可是修炼了功法的,而且一个是后天四重,一个是三品武者,这样说的通了。

  许久之后,棺材被挖了出来,范乐拍了拍手,看向坐在大坑旁的费介:“挖好了。”

  费介平静的说:“开棺。”

  “好的。”

  费介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呀?”

  范乐和范闲对视一眼,范闲奇怪的看着他:“问什么?”

  “为什么要掘坟开棺?”

  范闲笑眯眯的说:“得先了解人体,找个尸体解剖,作为学习第一步,挺正常的呀。”

  范乐也笑着看向费介:“是呀,不解剖尸体,难道杀个活人然后教学?”

  费介嘿嘿笑的喝着小酒:“开。”

  范乐和范闲同时用力,顿时棺材板轰然炸裂,露出了棺材内一具死去的尸体。

  费介一人递了一把短刀,看着尸体:“尸体还算新鲜,剖开,查查什么死因。”

  范闲那些短刀犹豫不决,不断的看向范乐,而范乐也是紧张,上辈子连只鸡都没杀过,而且又不是学习解剖学的,更别说没有手套和口罩,这样的情况他哪下的去手啊。

  费介看着二人,不由得笑了出来:“是不是害怕了?”

  范闲一指棺材:“这都是细菌,总得来个保护吧?”

  费介疑惑的看着范闲:“什么叫细菌呢?”

  范闲无语:“总之就是很脏,那好歹带个手套吧?”

  “剖尸是要在细小甚微处做文章,手套臃肿,剖尸何其不变?”

  见范闲还要说些什么,范乐接过了话茬:“范闲,这里没有那种东西,忍忍吧。”

  范闲也反应了过来,是啊,这里已经不是记忆中的世界了,他无奈的看着范乐,点了点头:“好吧。”

  坟坑中一片污臭,两个个漂亮干净的小男孩,一个小手正从一具半腐的尸体里往外拖出粘成一团的肠子,另一个正在翻看内脏。

  这一幕很恐怖,很可怕,很恶心,这让范乐胃部不断翻涌,一股呕吐的感觉不断出现。

  范闲为了转移注意力,开始和费介聊了起来:“五竹叔很厉害?”

  费介感慨的说:“可以与四大宗师比肩,要不是五大人平时出手不多,名声不显,天下宗师就应该是五位了。”

  “娘和五竹叔是什么关系?”

  “五大人是你们母亲的仆人。”

  范闲急忙抬头看着费介:“那我娘岂不是更厉害?”

  费介带着回忆之色:“你母亲确实是天下无双啊。”

  话音未落,范乐就忍不住了,场面实在太恶心,他就吐了出来,而他这一呕吐,连带着范闲也坚持不住了。

  坐在大坑上方的费介嘿嘿的笑了起来:“你们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啊。”

  范乐脸色苍白:“我们还只是四岁的孩子。”上辈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现在亲眼看到,胃里的酸水都要吐出来了。

  费介笑眯眯的看着二人,他发现,这时候的范乐和范闲,才真真正正地像小孩子,而不是时时刻刻都像有另一个灵魂隐藏在这副小小的身体里面一样。

  次日一早,范乐和范闲两个精致的瓷娃娃面色苍白的做在范府旁的杂货铺里,看着用黑布蒙着双眼,切萝卜丝时落刀却分毫不差的五竹。

  范闲有气无力的开口:“叔,我们剖了一晚上的尸体,你就给我们吃这个?”

  五竹简洁的回答:“对!”

  范乐无奈的问道:“那有没有调料?不会是干吃吧?”

  “就是干吃。”

  范乐突然好奇的问道:“这吃法我娘教你的吗?”

  听到这句话,五竹手中的菜刀陡然停下,沉默了一会儿,他开口问:“你想说什么?”

  范乐好奇的问:“我娘是什么样的人?”他对叶轻眉确实很好奇,她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女子。

  “她叫叶轻眉。”

  范乐低声喃喃:“看轻天下须眉。”

  范闲急忙问道:“还有呢?”

  五竹将切好的萝卜丝放在碗里,递给了范乐,转身朝着放在地上的纸伞走去,同时说道:“其他的,忘了。”

  范闲连忙跟了上去,从怀中掏出一本暗黄色的书籍:“这本真气秘笈是你给我的,还记得吗?”

  “这是你娘留给你的。”

  范闲看了一眼范乐,有些羡慕他可以修炼易筋经,不用修炼这本真气秘笈,不过也不在意,毕竟易筋经修炼出的内力柔和,而他修炼出的真气,较为霸道,杀伤力更大。

  范闲翻开书籍,对着五竹说道:“这本真气秘笈,我练了有点问题,不好控制,特别霸道。叔,这本真气有名字吗?叫什么?”

  五竹专心致志的刷着纸伞,回答说:“有,它叫霸道真气。”

  范闲满脸怀疑:“我怎么觉得是你现起的呢?”

  范乐在旁边笑呵呵的说:“我也觉得是五竹叔现起的。”

  范闲开口:“我这真气不加控制,恐怕对身体不利。叔,这真气到底怎么练?”

  五竹平静的站起身:“不知道,我没练过真气。”

  范乐笑吟吟看着这一幕,他倒是知道,五竹其实是个仿生物高科技机器人,几乎拥有人类的一切,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人类更强大,但没有七情六欲。

  范闲有些崩溃:“可老师说你超厉害的。啊~”

  “还行。”

  范闲突然好奇:“我娘是不是被你气死的?”

  “忘了。”

  “那我这真气问题到底该怎么办呢?”

  五竹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吃完萝卜跟我来。”

  范乐在他身后急忙问道:“那我要不要去?”范乐有些矛盾,虽然被打可以提高自己的反应,提高自己的经验,但是,被打很疼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