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从庆余年开始 > 第三章 拜师费介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拜师费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瞥了眼身旁的范闲则是躺着修炼霸道真气,这让范乐好不羡慕,躺着修炼,啊,多好啊,困了还可以睡觉,哈哈哈。

  “你们就是范乐和范闲?”

  床前陡然出现一个人,那双眼睛里全是冰冷的颜色,瞳子里染着一丝不寻常的褐色,年纪有些苍老了,颌上的胡须都开始发白,棕黑色像是盘曲老树根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有些猥琐。

  范乐与范闲对视一眼,范乐装出一副欣喜的模样:“你终于来了。”

  “是啊,你终于来了。”

  这人有些无语,砸吧下嘴,问道:“我谁啊?”

  范闲理所当然的说:“你是我爹呀。”

  “我不是你爹。”

  范闲跟他据理力争:“你就是我爹。”

  旁边的范乐这话是说不出口的,反正他知道这人是京都鉴查院的五处主办费介,是来教他们用医术或者说是毒术的。

  范闲一指桌子上的茶壶,对着费介说:“她给你准备的。”

  费介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给我准备的什么呀?”

  “竹叶茶。”

  费介拿起小茶壶对嘴吹了起来,喝完一副满意的模样:“谁给我准备的呀?”

  范闲:“我娘。”

  费介好笑的说:“胡说八道你,你出生那天你娘就死了。”

  “她一直在啊,她在哪啊?”

  范乐一指费介身后:“她在那!”

  费介面色大变,几位震惊的模样,急忙转身看去,而范闲手持瓷枕,猛然跃起。

  “嘭”

  在卧室里响起一声脆响,费介满头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

  范闲手里拿着半碎的瓷枕,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下这个家伙,掂了掂手中的残枕,举起小胳膊,又要狠狠地朝着对方砸了下去。

  范乐拉住他:“在砸下去他就要死了,现在晕了先去找五竹叔,看看他是敌是友。”

  范闲急忙点头:“对,我去找五竹叔,你在这看着他。”

  “好。”

  范闲来不及去穿鞋子,急忙跑去范府旁边的杂货铺,找五竹去了,而范乐笑呵呵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倒在地上的费介,低声说道:“谁让你半夜三更的出现,吓了我一跳,更别提范闲了,活该你有这一劫。”

  ........

  范闲带着五竹来到伯爵府里,范乐笑呵呵的朝着他喊了一声:“五竹叔。”

  五竹微微皱眉,似乎很疑惑这两个小孩子为什么好象对自己的身份很清楚,那难道是伯爵府里的老夫人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他?

  五竹也没多想,看了看正倒在地上的费介,他试了试脉搏,发现依旧坚强的跳着,他平静的说:“没死,还活着。”

  倒在地上的费介面部露出挣扎的表情,似乎想要睁开眼睛,这是感觉很费力,眼皮很沉重。

  一旁的范闲大惊:“遭了,要醒!”说着就抄起身旁的椅子,作势要砸下去。

  范乐急忙说道:“别砸.....”

  可还没等范乐说完,手快的范闲就手中的椅子就砸了下去,砰的一声,委屈的费介又跪了。

  范乐无奈的抚着额头,看着范闲呆萌的问:“为何不要砸?”

  范乐还没说话,五竹似乎有些同情:“他叫费介,是京都鉴查院第三处的主办,他是自己人。”

  范乐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范闲,有些无语:“听见了吧?说让你等五竹叔说完,再说了,有五竹叔在这,他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吗?”

  范闲带着担忧之色:“这可怎么办,我前前后后砸了两遍,他不记仇吧?”

  话音未落,范闲不由的吐槽:“自己人怎么长的这么猥琐。”

  ..........

  费介这些年一直呆在京都监察院三处里,四十几岁的老头了,一般只是配配药,已经处于还有十几年就退休的状态了,这次如果不是一位陈萍萍托他前来澹州上课,他是断然不会离开京都的。

  他看着面前两个小男孩儿,发现他们都是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那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夹愧疚与畏惧。

  费介感觉后脑一阵疼痛,面容痛苦,不由得伸手去摸了摸,却看到手上有着一滩血迹。

  他将手伸到二人面前,看到罪证被暴露了出来,范闲讪讪地笑着说:“你被人砸晕了。”

  费介嘴角抽搐,面色难看,盯着范闲:“是你吧?”

  “不是我。”

  费介看向范乐,范乐急忙说道:“更不是我。”

  “不是你们是谁呀?”

  随后,在范乐与范闲的带领下,费介破开五竹的小杂货铺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范闲一指屋内正站着面朝他们的五竹:“是他砸了。”

  “五大人?”费介瞪大了有些浑浊的褐色双眼,看清那仆人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费介怪怪的说道:“五大人,京都一别您风采依旧啊,我还是会常常想念您的。”

  蒙着眼的五竹平静的问:“你怎么来了?”

  “范大人跟院长让我做范乐和范闲的师父。”

  范乐假装奇怪:“我爹让你来的?”范乐说出来范闲的疑惑,范闲也是好奇的看向费介。

  “范大人没时间来儋州,还是一直惦念着你。”

  范乐笑吟吟的看着费介说的话,面色丝毫不变,谁也不知道他怎么想得;而他身旁的范闲则是撇了撇嘴,丝毫不信的模样。

  “说来也是因为我行事鬼祟,五大人砸了我一下。”

  五竹平静的的说道:“不是我,他砸的。”说着五竹指向了站着的范闲。“不是一下,是两下。”

  费介转头看向范闲,只见范闲不好意思的揪着小手,惭愧的笑着。
sitemap